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诸天玩家在线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北凉听潮亭下

第二百五十三章 北凉听潮亭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北凉王,徐骁。
  
      离阳一统天下,虽然各地略有叛乱发生,但大局已定。
  
      北凉王实至名归,在冬雪还未飘落的时候,消息传入北凉。
  
      整个北凉沸腾。
  
      整个冬天,北凉百姓心热如火。
  
      北凉王府龙盘虎踞于清凉山,王府还未彻底建成,但已显大气磅礴之相。
  
      作为王朝唯一的异姓王,在庙堂和江湖都是毁誉参半的北凉王徐骁作为一名功勋武臣,可谓得到了皇帝宝座以外所有的东西,在西北三州,他就是当之无愧的主宰,只手遮天,翻云覆雨。
  
      难怪朝廷中与这位异姓王政见不合的大人们私下都会文绉绉骂一声徐蛮子,而一些居心叵测的,更诛心地丢了顶“二皇帝”的帽子。
  
      只是这数月以来,坐上北凉王的徐骁却是忧心忡忡。
  
      这个北凉王,不好坐。
  
      北凉以北是北莽。
  
      北莽兵强马壮,他坐镇北凉,最主要的任务便是抵御北莽的入侵。
  
      军事上,他不当心。
  
      一辈子的军旅生涯,早已经运筹帷幄,便是北莽举国大军来战,也不过是恶战一场,死战不退罢了。
  
      只是,朝廷给他的第二个任务,却是颇为棘手。
  
      那个亡国皇帝,在武当山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大黄庭入道,已然是半步陆地神仙。
  
      当日杀不得,现在更难杀了。
  
      不说妻子生产在即,不能动武,便是吴王妃产后恢复到了巅峰实力,大概也不过是半斤八两的实力,谁也奈何不得谁。
  
      “陆地神仙!陆地神仙!这西楚亡国,出了一个陆地神仙,出了一个儒圣……唉!天道难测,乱世未平啊……义山,这偌大的天下,北凉如何自处?”
  
      徐骁站在清凉山观潮亭上面对满湖大雪,身边站着个文弱书生,面对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凉,各有忧色。
  
      离阳马踏江湖的计划搁浅了,便是准备好的牵制徐骁的“白衣案”也不敢再启动。
  
      顾剑棠一死,这能战之人,也就只一个徐骁了。
  
      这对于北凉来说,却也并非好事。
  
      离阳势弱,北莽势大。一统九国,战死了多少勇士,耗去了多少财力,正该是休养生息的时候。而北莽盘踞北方草原,兵强马壮,有百万铁骑,全民皆兵。若是爆发战争,北凉必是要冲,死战之地。
  
      这是外患。
  
      内忧,则是西楚的那个亡国皇帝,短短数个月,已经是半只脚踏进了陆地神仙境,若是作乱复国,北莽应势而攻,不堪设想。
  
      首席幕僚李义山单薄的身子站在风雪中,紧了紧狐裘。他随徐骁南征北战,统一了整片山河,所谓“太上立德,其次立功”,立下了莫大功勋,可称书生平世的典范。
  
      但是这还不算什么,在随后近二十年时间里,李义山自困于听潮亭一楼,为北凉基业扛鼎,使北凉真正立足于两国之间。面对随时可能发生的凉莽大战,李义山替北凉奠定了一个坚固而扎实的基础,此可谓书生治国。若是北凉替中原抗住北莽百万铁骑,李义山绝对是居功至伟。
  
      这个人,有大才,胜过十万铁骑。
  
      “事在人为,那人朝着北凉而来,我看也并非是为了报仇,或者为复国奔波。我观他从郢都,一路到武当山,再入北凉,西楚曹长卿显然也并不清楚他的行踪,与西楚复国势力毫无联系。他来北凉的目的,显然和登武当山的目的一样……”
  
      “你是说……”
  
      徐骁看向听潮亭,楼内藏书万卷,珍本孤本无数,不乏失了传承的武学秘笈。
  
      但这并非听潮亭的全部,亭下镇压的老怪物,才是这座亭子建起来的原因。
  
      而听潮亭面前这片浩荡的大湖,湖里的老魁亦是纵横天下的老怪物。
  
      徐骁和李义山面对大雪沉默了良久。
  
      “这两个老怪,现在……不好说,不好说!我去准备一番,义山,你也小心些,最近不要呆在听潮亭了,去军营里吧!”
  
      “那人真要杀人,百万大军也没用啊!王妃待产,还是不要让这些俗事惊扰了胎气。归根结底,我北凉巅峰战力终究是略少,容我想想……容我想想……江湖事,不好谋之,直接掀桌子,谋个屁啊!”
  
      ……
  
      北凉铁骑踏破六国,掠夺了六国朝廷和江湖豪门的典籍,皆在听潮亭的藏书楼里。
  
      这里不仅进门难于登天,里头更加危机丛丛,与拥有“天下第二”坐镇的武帝城和剑仙辈出的吴家剑冢并称三大禁地险境。
  
      武帝城是有一个睥睨天下高手的老怪物。
  
      剑冢是有大批一生一世只许用剑甚至只许碰剑的枯槁剑士。
  
      而北凉王府,除了明面上的北凉铁骑护卫,还有无数隐匿于暗处的不出世高手。
  
      其中不为世人所知的便是亭下镇压以及湖中铁锁束缚的两个老怪。
  
      一个老剑神,春秋十三甲之首的“剑甲”李淳罡,曾经的陆地神仙。
  
      一个旧南唐遗民,最强剑客之一,喜欢吃剑,吞无数名剑入腹号称“吃剑老祖宗”的隋斜谷。
  
      除此之外,投靠的江湖高手亦不知多少。
  
      诸如韩崂山、徐偃兵,贴身护卫,皆为指玄境。
  
      还有个缺了门牙的老仆,看似普通,还贪酒,其实也是个高手。
  
      最初的无名小卒徐骁自打上阵第一天,便几乎不卸甲不下鞍,二十多年似没个止境平步青云,足以让徐骁这个“人屠”去豢养不计其数的门客、说客、侠客和刺客,赐予重金美婢或者名利权位。
  
      听潮亭武库建成后,更有各色武痴前往求学,心甘情愿为北凉王卖命镇宅。
  
      正常人谁敢去拔徐骁的虎须逆鳞?
  
      便是武当山,因为靠近北凉,掌教王重楼多少也要看徐骁的脸色。
  
      大军围山,可不是说笑。
  
      气象巍峨的听潮亭底下,一红甲女武神抬头上看,望着亭顶,眼神里露出些谨慎、小心,还有些隐藏的很深的怕怕。
  
      这听潮亭说是亭子,其实是一座正儿八经的阁楼,攒尖顶,层层飞檐,四望如一。
  
      “小娘子,这里不是你能闯的地方,速速退去,俺老黄好说话,若是老韩和老徐出手,那可真是辣手摧花啊!”
  
      湖畔,乌篷船被大雪覆盖,一个戴着斗笠的中年人喝着劣酒,独钓寒江雪。
  
      还不是老黄的老黄,咧着嘴,缺了门牙,歪瓜裂枣,但膝上放着一口长条状紫檀木匣。
  
      “你是黄阵图?”
  
      身着红甲的芈虞问道。
  
      “咦,你知道俺?”老黄露出疑惑的表情,张口道:“不对啊!你怎么可能知道俺?”
  
      芈虞回忆着高仁为她介绍的北凉王府里的高手,说道:“你这剑匣中本有天下十大名剑中的六柄,早年曾挑战王仙芝,留下其中之一。夫君说,我可以拿你来修炼……”
  
      “嘿嘿……”老黄笑了,没了门牙有些漏风:“你夫君口气……”
  
      话说到一半,笑容僵在脸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