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剑客的宿命 > 第88章 逃与杀 继续5000字大章

第88章 逃与杀 继续5000字大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海潮的味道随着微风飘了过来。以五月的夜晚来说,气温稍嫌低了些,但也不是无法忍受。不过睡眠的时候如果不多加注意,反而会造成体力的消耗吧。
  跑出校园的七原秋也发现外面一个人也没有。既没有看守的士兵,也没有他满心期待、在外等候的同伴。难道大家都照北野武所说的,找地方藏起身来了吗?为什么!明明可以一起想办法度过难关的!岂可修!
  七原秋也一贯温和的表情有些僵硬。要是大家东零西散的话,岂不是称了那个混蛋的心意吗?班里的情侣和要好的伙伴们大概约在某个地方会合吧?对了!最起码也要等其它的同学出来,首先是中川典子。她的腿受伤了,也不知要不要紧……
  “七原同学……”一个娇柔虚弱的女声传来,七原吃了一惊,回头看去。
  “天堂同学?你怎么了!”
  天堂真弓【女子十四号】脖子上赫然扎着一根长约二十几厘米的弩箭!这是……什么啊?
  “如何是好……这是什么……咳咳……疼……”天堂真弓脚步一软,跌倒在七原秋也面前。
  天堂真弓【女子十四号】,死亡。
  “天堂!天堂!”摇晃着已经毫无声息的女同学,七原秋也心中既愤恨又悲凉,怎么会!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刚刚走出学校,大家就开始自相残杀了吗?明明天堂真弓只是个毫无威胁的温和女生,平时与班中其他人也没有发生过矛盾啊!难道只是因为弱小就被杀吗?!
  亲眼目睹又一个女生死在自己面前,七原秋也有些崩溃,原本应该尽快找地方藏身,可是因为过于悲伤,竟然呆在原地不知所措。
  一只弩箭“嗖”的一声从七原耳边擦过,插进已经成为尸体的天堂真弓大腿中。
  七原吓得连滚带爬的向后褪去,高坡上,一个体型庞大的男生扭曲的脸出现在视线中。原来正是当初带着一脸惊慌表情,最早出发的赤松义生!正端着弩弓冲自己狂奔而来。
  七原感到自己的脸色都白了。错不了,是这个家伙拿着武器,杀了天堂!
  七原下意识的把手中的手电狠狠砸到对方脸上,赤松义生被砸的一个踉跄,脚下不稳,一声惨叫从坡上滚了下来。七原转身想要立刻逃跑,正好见到中川典子正屏住呼吸看着这幕场景。
  “中川,不要过来,快逃!”秋也感觉脑子里就像被火苗炙烤,正在一点、一点燃烧着,让他混乱无比。
  赤松义生这个原本憨厚高大的同学,竟然埋伏杀死了天堂,那么,班中那些远比他凶狠的男生会做出什么残忍的事情,七原已经不敢想象!他立刻站起身,跑向中川典子,握住她的手一头冲向树林。
  至于方向?哪有时间考虑这么多,不论如何,七原秋也一秒也不想再待在这个地方。扶着中川典子一瘸一拐的身体消失在林中。
  赤松义生慌乱的在草丛中找来找去,嘴里无意识的喊着:“啊啊啊!我到底在做什么?”头部刚才被袭击,让他在滚落的过程中丢失了手中的十字弩,在这种时候,丢掉武器就等于丢掉性命。
  他拼命回想着所有的一切,回想自己放过一个个看起来很难对付的同学,急急忙忙装填第一根箭矢射杀看起来很好欺负的天堂真弓。
  当弩箭插进她的脖子中时,自己竟然有那么一丝……快感?!不不,我不是变态,我只是想要生存!都是这个游戏逼的!
  没错,杀害自己的同班同学是不对的行为。但反正再怎么努力也没有用,时限一到大家都得死。不过……或许自己还有希望……
  一想到那些与自己有相同想法的、张牙舞爪要加害自己的同学们,他庞大体型中蕴藏的更为庞大的恐怖感始终萦绕不去,仿佛黑暗中到处都是杀手,时刻埋伏在自己随时会给自己致命一击一般。
  因此,他选择了一个对自己最安全,同时也是最有效率的方法来减少敌人的数量。这并不是经过深思之后的结果,而是一股自内心发出的本能,反正对他而言没有所谓的敌人或朋友,所有人都是他的敌人!
  “你在干什么?”身后传来一个疑惑的声音,同时捡起了他遗失的弩弓。“这是你的吗?”新井田和志捡起那把弓问到?
  那是属于我的武器!赤松义生嚎叫着冲了过去,想要抢过来,但被慌乱的新井田和志一箭射进胸口,瞬间毙命!
  赤松义生【男子一号】,死亡。
  新井田和志浑身发抖呆在一旁。掉落在赤松义生身旁的十字弓,他只是顺手捡起来,原本并没有打算杀人,也根本没有杀人的胆量的。
  不过,看到赤松义生向他冲来,手指却反射性地扣下了扳机。
  哆哆嗦嗦的看着地上的尸体道:“这、这不是玩真的吧……”惊慌的爬起来,提着十字弓落荒而逃。
  七原秋也和中川典子幸运的找到一处岸边的山洞,不善运动的两人此时早已筋疲力尽,加上不断折磨着中川典子的腿上的伤势,让她觉得立刻死在这里,也许要比接下来经受更大痛苦要轻松的多。
  “让我看看你的伤势。”七原逐渐恢复些体力,第一件事就是要给典子处理伤口。见识到同学间残酷杀戮的他知道,以典子的伤势,绝不可能有生存下来的机会,自己能保护得了她吗?如今也只能尽力了!
  七原取出典子包中的手电筒,仔细检查着典子的伤口。
  伤口在小腿肚的外侧,由上往下,深约一公分、长约四公分左右的一道子弹擦伤。伤口边缘因为失血而显得有些发白,血仍然不停细细留着,可以看得到伤口深处粉红色的肉。
  正常情况下,这种伤口不但要立刻注射破伤风,还要严格消毒后进行缝合处理。但现在……七原翻遍两人的背包也未能找到一粒药品。两人的武器更是悲催:他的是锅盖,典子的是望远镜。
  还有比这更倒霉的武器吗?如果这能叫做武器的话!
  七原有些绝望,但口中还是安慰道:“没事,我马上帮你处理一下。”忍住悲痛,找出一块干净的衣服撕开,仔细把伤口缠绕住,虽然聊胜于无,但最起码可以让伤口慢慢止血。
  “真弓她……那是……赤松同学,”典子的声音听来有些颤抖:“做的吧?”
  七原手中动作一顿,随后恨声道:“这个畜生!混蛋!竟然对真弓下手!”咒骂了一阵,七原逐渐冷静了下来,说道:“我打算将大家集合起来,想办法离开这场游戏。但很多人都已经疯了,现在应该找到三村和杉树,将他们团结起来,你觉得如何?”
  “我看不可能了,”典子弱弱的说道:“你或许不喜欢我这样说,可我真的觉得其他人很可怕……”回忆起自己在学校被其他女生关在厕所里,被她们肆无忌惮嘲笑的经历,典子心灰意冷。
  “那么我呢?”七原问道:“我也可怕吗?”“不不,我只相信秋也,抱歉,我可以向国信一样叫你秋也吗?”
  “国信……”想起惨死的好友,七原不禁悲伤的低声念着好友的名字。
  “对不起,秋也,我……”
  “我答应过国信,要带他照顾你。”“谢谢你,秋也……”
  
  “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并且,没有条件,只是为了偿还你的恩情。”空山一叶有些无奈的沙哑声音传来,其中夹杂着尴尬、愤怒,甚至有些激动。
  这句话,空山一叶已经说出过三次?还是四次?说到他自己都有些不耐烦了,但他又实在不知该如何拒绝光子的服侍。
  他们找到一座被居民遗弃的仓库,虽然看起来很破旧,但最起码可以遮挡住夜半凉风和寒露。
  随着一堆篝火、两团干草、几块面包的补充,这个简陋的避难所,竟然有了几分温馨的味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