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剑客的宿命 > 第93章 逃跑计划 8000字大章

第93章 逃跑计划 8000字大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就是那里!”川田章吾指着前方一栋孤零零的房子道。从外观上看,与其说这是一家诊所,不如说更像一个杂货铺子,代表着医疗的歪歪斜斜的红十字被扯得七零八落,随意仍在院内草丛中。原本还打理的不错的青草小径上满是厚底军靴的脚印,可见岛内民众也并不是那么心甘情愿的搬迁。
  此时的七原因为背着典子一路跟来,体力早已到了极限,之所以没有掉队,是因为光子的威胁,也是他本人潜在的意志力远比表现出的软弱性格要强大得多。
  七原如行尸走肉般的继续前行,川田章吾拉住他道:“等等,我先进去探查,如果没有危险……”“不用了,里面没人,走吧。”空山一叶摆了摆手,率先走了过去,光子盯着川田“哼”了一声道:“一叶君说没人就一定没人,你们这些中学生又懂什么,他的强大是你们不可想象的!”
  川田半信半疑的跟在最后,但依然没有放松警惕,做出标准的战术动作,防备可能到来的危机。
  空山一叶推开门,并没有陈腐的气味。再看地上的痕迹,显然前主人离开的时间并不算久,屋内到处都是散落的杂物,还未来得及把房间收拾干净。这对于崇尚整洁、擅长打理的日本家庭简直不可想象!可以看出,主人离去的时候很匆忙。众人稍稍整理一下房间,川田帮着七原把仍在昏迷中的典子放到床上。
  直到此时七原才真正松了一口气,随即白眼一翻,倒地昏迷不醒。川田吃了一惊,赶忙上前想要检查一番。“不用检查,脱力,昏过去了而已。”只听空山一叶开口道:“这小子早在137步之前便以没知觉了,潜力不错。如果不是背后的女人让他觉得已经安全了,我想他应该还可以再挑战一下极限,这对他有好处。”
  川田章吾惊讶的望着空山一叶,心中疑惑越来越重——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难道他在故弄玄虚?不,绝对不是!这个男人强到可以在自己全神贯注的时候,正面夺走自己的枪……
  对了,他是用空手把自己的手腕划伤的!偷偷看了一眼已经结痂的两只手腕,细长而笔直的伤口,划破表皮、不伤肌肉、深浅一致……即便自己用最锋利的刀,用尺子比着划也不可能做到!
  要知道自己可是上一届br法的优胜者,亲手杀死的人数,比自卫队那些所谓精锐战士还要多得多。
  而且为了报仇,又拜托叔叔以前的战友对自己进行特训,这一年来地狱般的日子,让他觉得现在去法国当个雇佣兵都是合格的。但就是眼前这个男人,竟然让自己生不出反抗的心思,这已经不是身体或技巧上的差异了……
  “喂,你要是再发呆下去,典子这个傻瓜可就真的要死了,虽然我并不在乎她的死活”,光子指着脸像熟透的番茄一样通红的典子说。
  川田章吾回过神,把散弹枪背在身后,在屋内开始翻找。他先找到一把橡木做成的椅子,抽出后腰的斧子,粗暴的把椅子砍成碎块;又从屋外找来一些石头扔在地板上,快速用石块堆出来一个小型土灶;把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铁锅架在上面,拧开一瓶水倒进锅里;又找到几本散落的到处都是的病历,放到灶中点燃,随后把椅子碎块一块块的码上去。就这样,一个简易的锅灶便形成了。
  空山一叶看着他熟练的动作不置可否,光子虽然心中暗暗佩服这个转校生的效率,但还是忍不住打击道:“我说,川田同学,你是要准备煮饭吗?可惜,我们的食物不是面包就是饼干……”
  “闭嘴!”川田不耐烦的打断光子,他对于空山一叶是敬畏,但对光子这个不良少女,自从转入b班之后就一直对她没有丝毫好感。
  他一眼就能看穿外表像天使一般的光子,其实是个十足十的恶魔!那种特殊的、只有同类才能感知的漠视人命的眼神,让川田章吾了解到,相马光子也曾杀过人,而且不止一个。如果不是为了计划不能被其他无所谓的事干扰,他早就找机会教训教训这个不良少女了。
  光子噘着嘴,委屈的看着空山一叶,似乎在说:一叶君,他欺负我!
  空山一叶宠溺的拉过光子,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光子立刻软到在他的腿上,就像一个受到主人爱抚的猫咪一般,半闭着眼睛,一脸享受的表情。被川田章吾呵斥的不快,早已抛到九霄云外。
  空山一叶沙哑的嗓音有一种说不出的温和:“我只擅长杀人,怎么救人一窍不通,还是看川田的吧,他应该是个值得信任的人。”空山一叶冲着川田点了点头,示意他没关系,不要在意光子的话,按照自己的节奏来。
  川田微微欠身,表示对空山一叶信任的谢意。他拉开七原的背包,找出一块棉布领巾,撕成条放进锅里。然后转身开始在楼上楼下各处角落寻找药品。
  一会的功夫,还真被他找到不少好东西:几根缝衣针、几卷棉线、半个塑料袋的不知名药品、大半瓶威士忌、一盒食盐,甚至还有半袋大米和一小缸腌菜!
  锅中热水正咕噜咕噜不断沸腾着,他把一根针、一卷棉线放进锅里,为了更好的消毒,又倒了一些盐进去,用不知道哪里捡来的筷子搅拌着。
  煮了一会后,他把锅端了下来,把里面的东西用筷子认真的夹到一个医用托盘内,咬牙在滚烫的热水中把手清洗干净,然后摸出沉在锅底的钢针,端着托盘走到光子面前。
  “你,把中川同学的伤口揭开,用瓶威士忌一点点浇在伤口上清洗。”川田对光子命令道。
  伏在空山一叶膝盖上的光子把眼一咪,立刻从一只慵懒的波斯猫变成了浑身炸毛的野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除了空山一叶,谁能命令她,谁又敢命令她?!
  川田毫不畏惧的跟她对视,丝毫没有妥协的打算。而空山一叶也淡淡的看着这一切,就像那些看到自己的子女与年纪相似的伙伴们打闹一样,并不打算发表意见。
  最终,还是救人心切的川田妥协了,他把托盘放到地上,把钢针叼在嘴中。恨恨的瞪了光子一眼,转身拿起威士忌,开始为典子清洗伤口。
  伤口周围的血污、杂物立刻被冲走,重新露出里面的嫩肉。剧烈的疼痛让典子的腿不由自主的想要胡乱蹬踏,但立刻被空山一叶的一只大手紧紧按住。看到空山一叶的手握在典子裸露的皮肤上,光子嫉妒得几欲发狂!
  这个装可怜的婊子!一叶君是我的!啊啊啊,我要杀了她,杀了她!
  光子的手几乎已经要摸到手枪,但仅存的理智还是让她停下动作。她咬牙切齿的趴到典子腿上用力压着,勉强冲空山一叶一笑:“一叶君,你也很辛苦的,让我来吧。”然后轻轻抬起空山一叶的手,嗔怪似的白了空山一叶一眼。
  川田瞥了瞥光子,似乎没想到这个自私自大的少女也有关心人的一面,不过,一点也不了解女人的川田显然误会了什么……
  川田熟练的把棉线穿进钢针,又把针放进火苗上烤了一下,开始仔细的把典子右腿肚上的伤口用粗糙的棉线缝合上。
  随后找出几个白色药片碾碎,均匀的洒在缝好的伤口上,最后用热水消毒过的领巾代替医疗纱布压住伤口,把伤口仔细的包扎了起来。
  手法熟练而稳健,看起来像是做过不少次类似的事。“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医疗能手。”光子有些诧异。
  “我可是医生的儿子。”川田随口答了一句,转身在那个装着药品的袋子翻出一瓶注射用的液体,和一个未开封的注射器,随后把药液抽进注射器内。
  “闪开,她还需要退烧。”川田示意依旧趴在典子身上的光子走开,走上前扒开典子的水手裙和白色的小内内,露出半边雪白的臀部。
  “哼!宽宽扁扁,没我的翘,更没我的圆!皮肤也没有我的光滑细腻。也只有死掉的国庆,还有七原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处男才会喜欢,一叶君一定不会这么没眼光。
  但是,好像眼前这个川田章吾也对这个丑女人另眼相看,那个混账北野武似乎对她也格外不一般……一叶君不会的,只有我和一叶君才是天生一对!
  光子不动声色的挡在空山一叶面前,看着典子的臀部,心中除了鄙视,甚至还升起一点莫名的危机。再一次升起“是不是找机会偷偷杀掉她”的念头。
  川田重新为典子整理好衣服,长舒了一口气。又从口袋拿出印着“wildseven”品牌的香烟,递了一根给空山一叶,见对方轻轻摇头拒绝后他把烟叼在嘴里,用一个磨损的很是厉害的“zippo”火机点上火。
  也不知是从小诊所里翻检出来的,还是自己带到岛上的私人物品。他美美的吸了一口,从鼻孔中喷出长长的一道烟雾,紧绷的表情立刻舒展开来,脸上的伤疤看起来都不再是那么狰狞。
  随后拾起剩下威士忌,靠坐在窗边的地板上,一口烟一口酒,开始享受起这难得的悠闲时光。
  就在这时,七原抽了抽鼻子,悠悠转醒,惊慌的四处大量一番,看到呼吸已经平稳的典子正在身边沉睡,才松了一口气。七原拍了拍发胀的头,然后站起身,认真的对着三人一一鞠躬,嘴里真诚的说道:“谢谢你们,如果不是……”
  “用不着,七原同学,就算想让一条狗效忠,至少还要喂给它肉骨头,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跟三村谈合作的事吧。”光子分外看不起七原这种懦弱的中学生,语气一直很是不屑:“如果以后你还是这种毫无作用的废物表现,就算找到了离开这座岛的办法,我还是会悄悄干掉你,免得逃跑时大家被你拖累。”
  七原愤怒的看着光子,但在光子咄咄逼人的注视下,还是有些颓然的低下头。
  “哼!真是没用的家伙。”七原的表现让光子越发看不起,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这次,就连一贯维护着他们的川田也没有再帮助七原说话。其实他也不是很看好七原和典子能够逃离这里,对于这个游戏的残酷程度,他可是最有发言权的人。
  越到最后,剩下的人就越难对付,更何况这次岛上还有一个喜欢虐杀同学的杀人狂桐山和雄。这也是除了他之外,这座岛上最厉害的人。
  不……川田看了一眼空山一叶,他现在才是最厉害的那个,如果不是因为相马光子,他应该可以轻松杀光全部同学,获得最终胜利!
  七原低头沉默一会,就在众人以为他会默默走开的时候,他低声道:“我很软弱。在教室里亲眼看着最好的朋友国信死在面前,那个时候我不敢拼命,懦弱的退缩了;离开学校后又遇到赤松义生,当他拿着弩弓瞄准我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脚都迈不动了,就算在他倒地的时候,也不敢冲上前去,只能拉着光子逃跑,连与三村汇合都顾不得了。”
  七原的话音低沉而悲伤:“大木立道的斧子、元渊恭一的手枪也让我惊慌失措,还有雪子……眼睁睁看着雪子和由美两个女孩子被虐杀,我也毫无作用,只知道胡乱发脾气。”
  七原留下眼泪,用袖口狠狠抹掉,抬头大声道:“但是,但是除了那个杀害了雪子和由美的桐山和雄,我依然不会主动去猎杀别的同学。你们可以说我懦弱,但为了活下来,就要杀死那些朝夕相处的同学,我后半生也不会过得快乐,还不如就此死在这里!”
  “呵呵,没有人会救你的,七原同学,还有你的小情人典子。不过请放心,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们死亡的样子,我一定会在你们的头上盖上一件衣服的……”七原的真情流露不能打动光子分毫,已经冷酷到骨子里的少女,对一切空山一叶之外的性命漠不关心。
  七原不理会光子的嘲讽,继续坚定的说:“是的,我不会主动杀人,但我也不会再继续逃避!我要带着光子离开这里!”
  “就凭你?不要笑死我了,七原同学!”
  “川田同学,你也认为很困难吗?”七原把希望放到了川田那边。
  川田吐出最后一口烟雾,又抽出一支烟点燃,摇了摇头:“你应该问‘你认为有可能吗?’七原。那我就会告诉你,可能性非常小。你说呢,空山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