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剑客的宿命 > 第156章 土遁!来自忍者的刺杀 将近5000字,明天还有5000多

第156章 土遁!来自忍者的刺杀 将近5000字,明天还有5000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屋顶一人,内屋一人,门外三人,小巷一人,才区区6人而已,难道仅凭这几个人就敢来刺杀我?在等待上菜的期间,空山一叶开始集中精神感知周围的环境,很快,他便找到了埋伏他的具体人数和位置。
  “呼吸极轻,尤其是小巷中的那个,其次是屋内和屋顶,门外的三人只听呼吸,还不如小五郎武艺精湛。”空山一叶默默分析道,虽然对方不曾有任何动作,但他可以瞬间判断出谁是对他威胁最大的那个。
  这几个人的武功还远远没有达到威胁他生命的程度,空山一叶决定暂时不打搅这场男难得的改善伙食的机会。
  与葱段一起穿在细细竹签上烤的焦黄酥脆的大块鸡肉,上面淋着酒居屋老板秘制甜酱汁,散发着一股由葱香、肉香、酱香合成的诱人香气,一口下去,鲜嫩的肉汁在口腔中奔流,配合恰到好处的甜咸口感,简直是对舌尖和胃囊的双重犒赏!
  没想到在这处偏僻的居酒屋中会出现如此绝味,让空山一叶回忆起后世他经常光临的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在美食的作用下,似乎被埋伏的危机感都减轻了许多。
  桂小五郎连吃三串,还舔着嘴唇眼巴巴看着盘子中最后一串看起来更加诱人的鸡肉丸子。在空山一叶的伸手示意下,忍不住抄起竹签一口撸进嘴中。
  “太美味了!这才叫食物嘛,改天请大野馆长也来一次,让他也见识一下,省的道馆每天的饭菜做的让人难以下咽。松子大姐,再原样上一份。赶快把老师的酒热好,快快。”小五郎塞得满满的嘴并不耽误说话,看起来这个技能已经练习的相当熟练。
  “来啦来啦,酒马上烫好。”不多时,松子老板娘一手端着盛放串烧的托盘,一手端着酒,用远比平时更优雅的步伐走了过来。在小五郎目瞪口呆下,温柔的为空山一叶斟满酒杯,亲手递到空山一叶手中,又绕到他的背后,略显干瘪的胸脯就要蹭到空山一叶后背。
  但不知为何,每次贴近空山一叶时,她便会生出一种“再向前挺一寸便会立刻丧命”的强烈感觉。“不,不是感觉,这是事实,贴上就会没命的!”松子老板娘内心无意识的大喊,虽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一见这位英俊的大人,便像控制不住身体似的产生浪荡行为,但欲望和生死之间,她还是选择了后者。只能万般无奈的安心做起的日常的服务工作。
  空山一叶端着酒杯,像是在思索。从直觉上,他感觉老板娘的靠近让他感到毛骨悚然般的危险,但并不是抗拒老板娘本身,而且在他仔细探查下,这个干瘦的老板娘并没有任何武功,这种奇怪的感觉还是第一次出现。
  不过这种多次救了他性命的敏锐直觉,让他选择按照直觉行事,每次老板娘想要贴住他的身体时,便控制一层淡淡的杀意锁定老板娘,使其不敢接近。
  酒也是如此,只要靠近嘴唇,便会产生和老板娘一样的感觉。这种情况他可以肯定——酒中有毒!
  对方看来不是武士,武士没有这么多心思,如果换做是任何一家道场想要埋伏自己,哪怕依靠人多势众,也只会摆开车马刀剑定胜负,绝不可能采用下毒这种卑鄙方式。
  因为一旦让人察觉到这种做法,不光下手的人身败名裂,肯定会被勒令剖腹,就连道场也会因此而受到相当严重的惩处。
  这是属于规则不允许的行为!
  那么,不是武士,就是忍者了。
  空山一叶有些好奇,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遭到传说中的忍者的暗杀,不是说他们很能忍吗?让他们多等一些时间吧。空山一叶慢条斯理的享受美食,那瓶毒酒看起来也被他一杯杯喝光,不过是不是真正进了他的肚子,只有他自己知道而已。
  这顿美食从申时几乎吃到日落,在桂小五郎不断提醒下,空山一叶才施施然起身,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他并没有把爱剑插回腰间,而是就那么提着走向店外,快要走到门口时,在桂小五郎耳边轻声说:“守在门口,绝不可出门。”小五郎大惊,立刻握住刀柄环顾四周。
  “屋内还有一个,你负责拦住,拦不住也不要硬抗,交给我处理,注意不要受伤了。”说完,空山一叶不再理会小五郎,径直走向店外。
  刚刚走出店内五步,街角扛着扁担的脚夫突然从扁担下面拽出一根长长的铁链,一边坠着拳头大小的铁球,一边绑着一把锋利的镰刀,从空山一叶视线死角发动了进攻,镰刀的锋刃带着铁链飞向空山一叶腰间,只要被缠上,镰刀就会扣住他的后腰,只要握住铁链用力向后一拉……
  与此同时,空山一叶正面急速飞来一颗圆球状的物体飞到他的面前,混合着火药、研磨的极细的石灰,以及其他一些粉末的瞬间爆开,把不宽的小巷笼罩着一片朦胧的烟雾中,跟着烟雾弹一起的是两把直刃忍者剑的劈砍,与镰刀一起,三个人形成一个三角形,几乎同时出手。
  这还不算完,在空山一叶感知中,一直藏身在屋顶的忍者,从屋檐下洒出漫天的四角手里剑,且角度异常刁钻:三颗封住空山一叶退向店内的后路、五颗锁定他从头到脚的全部躯干,甚至每一颗的速度都各不相同,力求让他不能一次躲避。洒出手里剑后,这名忍者又迅速掏出吹管含在口中,下一波的暗器偷袭似乎也已经准备好了。
  店内的小五郎目呲欲裂,悲声大喝道:“老师!”如果换做是他面对这种袭击,绝无生还的可能,也许手里剑刺进身体前,便已经被杀死了,那些多余的暗器只能当做鞭尸之用。
  一片烟雾掩盖了空山一叶和三个忍者的身影,在短促的、几乎连成一线的三声惨叫后,从烟雾中蓦然伸出五把长船长光,每一把剑都刀背精准的击在手里剑的齿中央,只发出一声清脆的“嘡啷”声,手里剑便以几乎数倍的速度倒飞而回,快到完全看不到踪影,五道黑光噗嗤一声,深深没入房顶上蒙着面巾的忍者人体中,一声不吭的跌落在地气绝身亡。
  一切只在不到一秒内完成,甚至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眨眼间四个人便已经被空山一叶反杀。
  如果有慢镜头的话,就会发现空山一叶在烟雾弹爆炸之前轻轻闭上双眼,在镰刀袭向腰间时,用长船长光的刀柄尾部将其磕飞,同时拔出太刀,一点、一抹、一刺,用极其洗练的方式瞬杀三人,同时与从背后袭来的手里剑拉开一个剑身长度的距离。最后以一种挥出残影的速度,击飞五把手里剑,反杀释放暗器的忍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