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剑客的宿命 > 第216章 终点所在

第216章 终点所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知道自己的过失,马上勇敢承认,且毫不犹豫的加以改正,这是世界上最难做到的事情,豪杰之所以为豪杰,圣贤之所以是圣贤,便是完美做到了这点。行事用心光明磊落,并参透此关,世间将省得多少杀戮纷争,省得多少遮掩装饰的丑态!
  但如果说世间有一类群体不但没有做到上面这些,反而朝着反方向——死不认错,越走越远的话,那一定是这个时代的日本武士们。
  他们的做法通常是:我知道我错了,但你不能知道,更不可指责,否则便杀了你;我很愧疚,你又很强,杀不得,那好办,我臣服,我自杀。总之,休想让我真心实意的道歉悔改。
  和解?不存在的!
  但世间之事又有谁能定义他人的对错?每个人所处地位不同,经历的环境不同,知识结构不同,对于同一件事的看法往往不可调和。或者说哪怕在这个时间、空间维度中所谓正确行为,放到十年、百年乃至千年之后,谁又敢保证一定是正确的呢?
  如此一来,矛盾在所难免,而深知自己和对方秉性的武士们,一言不合便拔刀相向便成为了日常:既然深知自己和对方均无法被说服,那就从肉体上消灭你,或被你消灭,仅此而已。甚至不能以利益交换而稍有妥协。
  以井伊直弼为代表的幕府高层和以小松中岗为代表的底层武士浪人群体,便是在这样的底层逻辑下展开一幕幕的残酷杀戮,不完全覆灭一方,必不能善罢甘休!黑船事件,也只不过是这种矛盾爆发的导火索。
  不过,或许有些人挥刀真的是为了这个国家舍生取义,但更多人却是为了一己之私,尤其值此天下大乱的时刻,或打着尊王攘夷、或打着公武合体旗号的浪人们,喊着各种各样他们自己都不甚明了的口号,光明正大的冲进商铺、民宅烧杀抢掠,也便成了这群魔乱舞时代对普通人民伤害最大的祸首。
  不管是空山一叶还是佐奈,都觉得当下的世道比几年前他们出走江户时要更为血腥,有时即便行走在官道之上,路旁的尸体也比行人要多得多,可见幕府对全国的控制力已经衰弱到何种地步。也不知如果让小松中岗这种志士得知井伊直弼打算快速签约,再腾出手肃清各路妖魔鬼怪的决定后,是否会对自己执意破坏的行为产生疑虑。
  由于脸上的肌肉完全扭曲,原本还算清秀的小松头戴一顶虚无僧的天盖罩住整个头部,但不带佛珠,不持禅杖,反而光明正大的在腰间插着大小两柄象征着身份的武士刀,让人一眼就可知,这位多半是个因某种不可描述的原因被幕府憎恶的存在,再加上身旁三位两大一小同样持刀大摇大摆的斗笠客,这种组合如果不遇到多管闲事又成群结队的官差,几乎可以在这世道横行无忌。
  此行的终点便是江户。
  “小松桑,一直没有问你,你们有31人,打算在哪里集结呢?不会是各自行动吧?”佐奈忍不住问到。自从那日目睹小松中岗所作所为后,佐奈对其致名誉而不顾的逃跑行为有了彻底的改变,心中也十分敬佩,再也不把他当做“俘虏”看待,言语间也多有尊敬之意。
  “空山夫人,实不相瞒,萨摩藩原本有另外两位伙伴要与我一同前往江户,但其中一人临行前改变主意,另一人在离藩过程中被抓,所以只有我自己了。想来其他伙伴的情况相差不多,最终能成功抵达江户的……唉。”小松忍不住叹了口气,友人背叛、前途未卜,让脸上的伤痕远远比不上他心中的痛苦,沉默了一会,继续详细说道:“我们当初约好,在浅草寺汇合,用御守把各自消息挂在神社外第三课树最大树枝的顶端。第一是为了避免走漏消息,其次是幕府很多高官有在做出重大行为之前,前去祈祷上香的原因,在那里截杀总要更容易一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