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剑客的宿命 > 第285章 各自的命运 4000大章

第285章 各自的命运 4000大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空山一叶一家看着收拾好行装一身远行打扮的雪代巴,此时天色尚未大亮,如果不是空山一叶感知到在门外踌躇的女子的话,说不定便要错过了。
  “你和剑心是不是已经……”佐奈眼睛一亮,女子过于的状态显然瞒不过她,不过让她诧异的是为何雪代巴会独自出现在这里。
  “一直以来,感谢诸位前辈的照顾。”雪代巴柔柔行了一礼,“所以在临行前最后拜会一下前辈们,还有……如果绯村桑找来,请转告他,我很好,让他放心。”
  “既然如此为何……”佐奈反应了过来,点了点头,“看来你还是无法彻底释怀啊!你要回到江户的家乡吗?”
  雪代巴点了点头。
  “当下的世道可不怎么太平,小心被山贼劫走当夫人。”雾子呲着牙吓唬着。
  雪代巴微微一笑:“没关系的。我会到旅宿等缘,哦,他是我弟弟,虽年幼,但自幼修习武艺,一般人不是他的对手。”另外,我也想知道剑心最后是否平安……雪代巴默默的想到。
  看着雪代巴默默远去的背影,佐奈感叹道:“也不知剑心醒来发现自己的女人不见了会是何等心急,他会不会一怒之下去找那些忍者的麻烦?”
  空山一叶点了点头:“即便这女人不走,这蠢小子今日也会去杀了那几个忍者的。”
  雾子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雀跃的说:“我们去暗中帮忙吧,忍者都是些狡诈的家伙,小剑心做了那么久农夫,或许都已经忘了如何用剑了,万一出什么意外可就……”
  “哼,如果他死在这几个三流忍者手上也不值得再救他一次,不过反正现在也无事可做,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去散散心,记住,不要出手。”空山一叶看透了雾子的心思,不过天寒地冻的,他可不想带着佐奈钻进深山老林里挨冻,何况算算日子,那家伙也应该快到了……
  剑心眼前站着一位身形异常高大的忍者。
  这种身高体型在忍者中可相当少见,毕竟忍者以偷袭埋伏为主,身材相对瘦小不但敏捷性高,而且便于藏身,更让剑心诧异的是,此人提着一把相当独特的兵刃:长柄巨斧。虽然威力巨大,但只有横劈、竖斩两种攻击方式,而且无论出手速度和收招间隔都是巨大的破绽,习剑稍有所得便能很轻易的对付这种对手。
  剑心默默摇头,如果这家伙不是诚心来送死,那就一定有别的埋伏。在狭小的空间使用如此沉重长兵器,对手还是自己这种以速度闻名的剑客,不是送死是什么?
  这名忍者双手持巨斧反架在身后,犹如一台人形坦克般朝着剑心冲了过来,面对凶恶的横劈,剑心相当轻松的向后跃走,刚刚想要反击之时,却见巨斧忍者身形随着斧头转动,利用惯性转了半圈,虽然背对剑心,但巨斧的柄尾却狠狠向着剑心戳去。
  果然并非那么简单,剑心再次向侧方闪过攻击,不过,就在他立足未稳的瞬间,头顶上方突然出现一个四刃利爪——正是当初杀死片贝的那位忍者。
  两人配合相当默契,利用巨斧的威势让剑心不愿用刀轻易招架,利用长柄武器的特点压缩剑心移动空间,不求伤敌,只求把他引入埋伏。
  如果面对一般剑客,这种战法说不定早已建功,但剑心嘴角微微一翘,持刀的右手不动,左手扭腰抽出胁差向上飞射而去,看动作正是飞天御剑流奥义之一:飞龙闪,只不过由射出刀鞘变作射出短刀。
  几滴鲜血从头上低落,埋伏在树上的忍者歪歪斜斜一头栽下,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只见那把短刀直直钉在他的咽喉之中,从后颈穿出一截,忍者挣扎了几下便气绝身亡。
  高大忍者见状竟然并未如剑心想象中一般愤怒追击,反而撒手放下巨斧向着一旁奔去,剑心怎么可能让他逃走!
  只是刚刚迈出一步,剑心便毫不犹豫的向着相反的方向逃去。
  身后一阵剧烈的爆炸似乎让整座山都晃了一晃,那名启动埋伏的高大忍者已然尸骨无存。如果不是强烈的直觉告诉剑心,这种程度的爆炸哪怕不死也会被震成重伤!
  “好险……”剑心呼出一口气,忍者果然是一群危险的家伙,不过既然这种程度的埋伏都已经用掉了,那诸如竹签、钢丝、套绳之类小手段应该不会再有了。
  “接下来……”剑心望了望山头的寺庙,毫不犹豫的大踏步而去,那里还有最后一名敌人,希望你不会提前跑掉,利用无辜的巴制定了这种恶毒计划的你,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并没有让剑心失望,一个壮硕的老者静静立在雪中,不过,当看到缓步而来的剑心身上似乎没有任何伤势时,老者大吃一惊!
  “怎么会?!不可能的!拔刀斋,你明明应该没有任何战斗力的,哪怕我的三位手下敌不过你,此时的你也应该五感断绝奄奄一息了,为什么!饭塚背叛了?不,难道是……雪代巴失败了?”老者不明白这个天衣无缝的计划怎么可能出现如此重大的失误,如果按照计划进行,当拔刀斋知道自己杀死了心爱女人的未婚夫、心爱的女人是为了报仇才接近他的话,此时应该已经心丧若死,再也发挥不出半点实力才是。
  “你们这群混蛋!”剑心低声吼道,想起雪代巴几欲自尽的痛苦、想起她的不辞而别,剑心便从未像现在一样如此想杀死一个人,“巴的命运已经如此悲惨,为何还要利用她!”
  “女人啊……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爱与恨的距离像一张纸一样薄。”老者感叹着自己的失败,虽然不曾了解到具体情况,但从剑心表现来看,雪代巴应该已经彻底原谅了拔刀斋,并顺利的移情别恋,所以才会主动坦白的吧。
  “闭嘴!不许你这样说巴。”剑心恼火的喝道。
  “哼哼,难道不是吗?她的未婚夫不惜豁出性命也想让她得到幸福,但她是怎么做的?与杀夫之人苟合在一起,如此不知礼义不知羞耻的女人真是世上少见!”老者极尽嘲讽之能,让剑心怒火大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