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十龙夺嫡 > 第五百一十四章落幕 大结局

第五百一十四章落幕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五百一十四章落幕(大结局)
  
      弘扬,竟然是弘扬!那个发出叫好声的人竟然是群臣们以为已经死去了的弘扬,群臣们立时呆住了,全然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大家伙昨儿个全都见过了“弘扬”的遗体,可面前这位身材高大的青年却明明就是二阿哥弘扬。
  
      “你……”弘历脸色“唰”地白了一下,不过很快便恢复了过来,一脸子激动状地从监国阿哥的位子上站了起来,冲上前去,口中道:“二弟,你没事,太好了,太好了,哥哥还以为你不在了,白白担心了一场。  ”
  
      弘扬站着没动,不过跟随在他身后的几名大内侍卫却闪了出来,挡住了弘历拥抱弘扬的企图,那几名大内侍卫虽没开口说话,可脸上那冰冷的神色却明白地宣告了弘历的不受欢迎。
  
      “有劳大哥惦记了,小弟感激不尽。  ”弘扬不动声色地回了一句,接着扫视了一下围了上来的群臣们沉着声道:“诸位大人,圣驾已至畅春园,请诸位大人即刻进园面圣。  ”
  
      弘扬的话如同一枚重磅炸弹般将群臣们全都炸傻了——这才刚接到扬州报马,说圣上驾崩,转眼之间不单死去的弘扬好好地站在了面前,圣驾更是已然到了京师,这一连串的戏剧性场景变幻之快,饶是群臣们都是见识过人之辈,也搞不清楚究竟是怎个回事,个个面面相觑,一时间全都呆立在那儿。
  
      马齐不愧是老江湖了,率先回过了神来,满脸子惊疑之色地看着弘扬道:“二阿哥,须知此事重大,开不得玩笑。  那青龙崖刺杀是怎么回事?还有扬州报马从何而来?圣体躬安?”
  
      “马大人,一切见了皇阿玛自然见分晓,诸位大人请罢。  ”弘扬并没有回答马齐的一连串问话。  只是客气地摆了下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尽管众臣们心里头疑问甚多,可圣上有召却又不得不去,没奈何也只能各自按下满腹的心思,跟在弘扬身后,行出了乾清宫。  刚走出皇宫的大门,群臣们惊异地发现不但是宫内善扑营全面戒备,宫门外的大街上也布满了荷枪实弹的九门提督衙门士兵。  整个京师已然处于全面戒严状态。
  
      完了,一切都完了!根本不需要面圣,一瞅见眼前地架势,弘历便知道自己完了,心中满是绝望与不甘之意,临上轿之前,弘历仰天长叹了一口气,乘着众人没注意。  低声对一名长随吩咐了一句,这才苍白着脸进了轿子,随着众臣们一道由京师军区的士兵们护送着往城外的畅春园而去。
  
      平日里就是戒备森严的畅春园此时简直成了兵的海洋,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们在园外来回巡逻,岗哨、关卡众多。  一起子重臣们的大轿子离着园门口老远便被拦了下来,一番搜查之后,只能步行入园。
  
      “臣等叩见圣上。  ”刚走进烟波致爽阁,群臣们迎面便瞅见正高坐在上首、嘴角含笑的胤祚。  忙抢上前去,各自磕头请安。
  
      “免了。  ”胤祚淡淡地挥了下手道。
  
      老马齐眼瞅着胤祚无恙,禁不住老泪纵横地道:“圣上平安归来,这真是我大清之洪福也,上苍有眼,天佑我大清,老臣,老臣……”马齐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一起子朝臣们也都是激动得咽泣起来。
  
      “罢了,朕还死不了。  ”胤祚自嘲地笑了一下道:“朕不死,有人可是要失望了罢,嘿,四哥您说呢?”
  
      允缜地脸色刷地变得铁青,咬着牙不吭气儿,胤祚却不管允缜是否接口,淡淡地笑了一下。  接着说道:“四哥着实大才。  若是能用之正途,却也未必不能成就一番事业。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胤祚此话一出,群臣大哗,人人侧目、议论纷纷,唯独允缜一声不吭地站在那儿,脸色早已灰败不堪。
  
      允祉、允祥、允禵这三王心里头早已猜出了个大概,知道老四这回算是彻底载了,心里头虽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情,可要他们出头为老四说情却压根儿不可能,这等谋逆大罪躲都来不及,他们又怎可能自个儿往上凑,不但不敢开口为老四缓颊,甚而退开数步,拉开了与允缜之间的距离。  一起子朝臣大多也是这等心思,忙不迭地抽身退步,将允缜孤零零地露将出来,唯有马齐略一发愣之后,犹豫地问道:“圣上,这……”
  
      胤祚摆了下手,示意马齐不必多说,笑着说道:“四哥不想说,朕也懒得说,朕只问你一句:尔知罪否?”
  
      就算再绝望欲死,只要是个人就一定会有求生的侥幸心理,沉默了一阵子之后,允缜心中的求生**到了底儿还是战胜了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冷笑了一声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臣不服!”
  
      “不服?嘿,那好,朕就叫你死个明白。  ”胤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猎人打着了狐狸之后的得意笑容,饶有兴致地打量了跟自个儿斗了一辈子的允缜一番,这才心满意足地开口道:“弘扬,你四伯说他不服,那你就拿出些证据来让你四伯死也死个明白好了。  ”
  
      “儿臣遵命。  ”弘扬出列磕了个头,恭敬地应答了一句,起了身,看着允缜道:“四伯之罪有四:插手内侍,安排党羽于帝侧,图谋不轨,其罪一也;妄动无名,意图操控太后,窥视大位,其罪二也;密布党羽,挑动兵变,其罪三也;勾结匪徒,意图谋害朝臣,其罪四也。  有此四罪,法不容情。  ”
  
      “哼,荒谬,可笑!此构陷之辞也,有甚稀奇之处。  ”听完了弘扬地话,允缜心中猛地一沉,可依旧不肯就此放弃,兀自嘴硬得很,这也难怪,要是这四大罪坐实了,那就不是圈禁那么简单了。  出籍、赐死都算是轻的了,搞不好全家都得被架上刑场的。
  
      弘扬并没有再多说些什么,只是喝了一声道:“带上来!”但听门口一阵脚步声响起,数十名大内侍卫押解着十余名被捆成了粽子一般的人犯走入了房中,一起子大臣们立刻从其中认出了数名熟悉的面孔,有胤祚身边听用地小太监李海全,也有太后宫里地主事高澄海,还有几名大内侍卫也看着眼熟得很。  至于其它人虽已被打得皮开肉绽、可身上的衣衫还能辨认出是军官的样子。
  
      “四哥,你地老部下大半都到齐了,怎么,不上前去打个招呼?”胤祚面带微笑地看着允缜道。
  
      这起子垂头丧气的人犯一露面,允缜便知道自己彻底输了个干净了,也不再抱任何的幻想,一双眼红得像要滴出血来一般死盯着胤祚,放声大笑起来。  好一阵子之后,才幽然道:“成王败寇,这也无甚可说的,本王也是龙子龙孙,为何不能有如此想头。  嘿,可惜了些,本王到了底儿还是输了,只是本王不明白输在何处。  请指教。  “
  
      不明白?那就对了,你小子要是都明白了,那败的人只怕就是咱了罢。  胤祚眼瞅着允缜终于服输,心情大快,不过却没打算多解释,冷笑了一声道:“朕没有跟尔解释地必要罢,四哥既然认了罪,朕也不会拿你怎样的。  四哥收拾一下,跟八弟一道做伴去好了,回头朕会给你旨意,你回罢。  ”
  
      按允缜所犯下的罪行,此等处罚已经算是很轻地了,原本以为圣上必然大开杀戒的朝臣们此时都暗自松了口气,各自上前称颂不已,啥子宽宏大量、恩泽天下之类的屁话满大殿响个不停。  唯有允缜独自一人默默地转身走出了烟波致爽阁。  被京师军区的官兵们押解着送回了雍王府。
  
      雍王府此时早已是岗哨密布,四处都是战后的烧痕。  匆忙打扫过地王府里虽已不见了尸体,可那一摊摊的血迹还是那么鲜艳,叫人触目惊心,允缜面色灰败地在倒夏门下了轿子,也不管身后拥上来负责看管他的士兵如何举动,低着头便走进了自家王府地大门,也没理会沿路上往来搜查地官兵,一路向着书房走去。
  
      身心皆疲地允缜只想跟唐国鸣好生聊聊,只想知道自己究竟败在何处,然而这个愿望也落空了,唐国鸣根本就不在书房中,只有一封信静静地摆在书房地书桌上,那上头写着“雍亲王亲启”,落款正是唐国鸣本人,允缜没空去多想为何自个儿的书房能保持完好,也没去多想唐国鸣究竟去了哪儿,默然地坐了下来,拿起那封信,苦笑了一下,将信揭开,只是匆匆一看,脸色立时如同死人一般,手一僵,信如同秋叶一般飘落下来,那上头只有一行文字——某“鸿鹄”是也!
  
      且不提允缜如何懊悔、愤怒,就说允缜离开之后,胤祚挥退了群臣,唯独将弘历、弘扬兄弟俩留了下来,也不说话,只是冷眼看着哆嗦个不停的弘历,眼里头满是愤怒之意,好一阵子之后才冷着声道:“弘历,你可知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