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镇国王妃 > 第一章 前尘

第一章 前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雪冷霜欺刃锋寒,边关铁马泪不干。
  戊连山的雪今年格外的大。
  风雪卷着粗粝的沙粒呼号着敲打各家的窗棂,时有被积雪压折的枯枝落在低矮茅檐屋顶。
  土房虽已老旧,也能遮蔽各家男女老少就着炕上的一丝余温酣睡。
  戊连城祝家堡的军户们却被阵阵刺耳锣声镗镗镗的催逼起来。
  青壮男人们抖抖嗖嗖的胡乱套着破旧袄子,缩起脖子抄手挤在自家门户外头呵着白气揩鼻涕。
  身后躲着蓬头垢面的婆娘儿女扒了门缝往外看。
  “屯长,这黑天半夜的,狗入的鞑子又犯边了?”
  曾经做过一任堡丁头的祝老瘸子仗着一把年纪,还有在校尉手下当兵的儿子,抖着花白胡子惴惴不安的朝凶神恶煞的屯长发问。
  “球!今儿不是狗鞑子犯边,是你们祝家堡子里出了勾当。”
  屯长不耐烦的将祝老瘸子推搡到一边,往地上狠狠吐了一口唾沫,凝着冰泥的地上冻起了一团白沫。
  一群人惶惶的看着几个五大三粗的兵卒扑进祝老沙家破败的门户里拖出两个人来。
  祝老沙的长子祝福连和他婆姨祝肖氏。
  祝老沙的婆娘祝婆子哭天喊地的扑了上去,挥舞着手试图拽屯长的裤腿:
  “屯长,都是乡党,乡党!我大娃也是打鞑子出过力的汉子,犯了啥事要半夜三更擒他?
  就是要擒他,又抓我儿媳妇弄啥,她一个哑巴婆姨能有什么罪过?”
  四周的黑暗被火把照的通亮一圈,映着雪光。
  瘦长汉子一张脸在光影里明明暗暗看不清神色。
  那婆娘也任官兵反扣着一声不吭,连挣扎的动作都没有。
  屯长躲开祝婆子挥舞在靴脚边不依不饶的手,示意跟随的兵卒把老婆子拉起来。
  接过一个火把凑到祝福连跟前照他的脸。
  火光下的汉子约三十出头,虽然黄瘦,却眉浓鼻挺,紧绷的唇和下颚线条分明,颇有几分行伍人的英气。
  屯长皱紧了眉头厉喝一声:“祝大郎,你也莫怪我不念乡党情义!自家犯下啥事你心里清楚,你这个婆姨到底是个啥来历?!
  将实话跟我说了,也好在校尉那里给你撕掳下。”
  周围的人顿时一片嗡嗡哄哄的窃语,所有的目光都盯在了福连婆娘身上。
  那女人本来是垂着头的,听了屯长问她丈夫的话,突然抬起头来朝着自己男人甜甜的笑了一笑。
  一群丘八就是一惊。
  这婆姨生的实在太扎眼了,瓜子脸儿皮子雪白。
  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又大又亮,丝毫不因贫寒而变得浑浊。
  颊上一个梨涡深深的,随着这一笑荡漾起来。
  有兵卒开始发出轻轻的吸气声。
  屯长的眼神从冷酷变得火热,上上下下从头到脚仔细打量着女人。
  祝老大的婆姨祝肖氏,屯长也略有耳闻。
  早年间祝老大十五六岁从军打鞑子,一去便是近十年。
  回来后虽然伤了一条胳膊,却带了个怀孕的哑巴婆姨回来。
  据传那婆姨头发乌黑皮子雪白,纤手小脚的。
  跟堡子里那些粗手大脚,满脸黄红的糙妇人们完全两个样。
  为此堡子里的祝三姑盘腿坐在大榆树底下叼着烟袋摆茶话。
  这个婆姨定是鞑子大官的小婆,官话叫妾呢。
  鞑子大官打输了仗跑了,把个如花似玉的小妾丢下,让祝大郎捡了个便宜。
  又有祝七姑不服气,说她是瓜怂吃黄豆——屁崩的多。
  那大官能找个哑巴妾?就算是,丢下了还能落到祝大郎穷兵蛋的手里?
  要她说,没准是戊连城其他堡子的女娃被抓了吓哑巴了,是个可怜人呢。
  好事的几乎都去问过祝大郎和祝婆子。
  祝婆子只知道她儿打仗救下了这女子,家里人都被鞑子杀了没活路,就带回来做婆姨了。
  众人不信,又问祝大郎,连个屁也没问着,祝大郎根本不接这茬。
  就这么着慢慢淡了,这婆姨到祝家七个月后生了个女娃。
  长到五六岁的时候与她神似,也是乌黑的头发雪白的皮,只多了一个酒窝。
  屯长的目光从祝肖氏身上缓缓移到祝老沙家门口。
  头发散乱的小女娃裹着一件宽大的旧花袄,半个身子藏在朽烂门扇的阴影里。
  惊恐地看着外头开口尖利的叫了一声娘。
  女人突然激烈的挣扎起来,两条胳膊猛地一甩,擒着她的兵卒竟被甩退出去老远。
  她飞快的扑到门口紧紧搂住女儿,急速的向祝福连说出了一连串众人听不懂的话来。
  额的个神啊!哑巴竟然说话了!
  屯长脸色骤然大变,回手抽出刀来指着祝福连怒喝:
  “果然是鞑子女人!祝大郎,私通鞑虏你好大的胆子!
  来人,立刻给我绑了!”
  被眼前这一幕震惊得目瞪口呆的众人才回过神来,轰的一声如炸锅的沸油般大呼小叫起来:
  “天爷呀!原来大郎他婆姨不是哑巴,不说话是怕咱们知道是个鞑子女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