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镇国王妃 > 二十一章 固执的舒月县主

二十一章 固执的舒月县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个小娘子正坐在观音阁的禅室里喝茶。
  得了罗二娘子一笔丰厚的香油钱。
  住持吩咐小尼把庵堂里靠近竹林,最凉快,最安静的禅室收拾得一尘不染,供两位娘子感悟佛法。
  丫鬟婆子们都被打发到外头的禅室去等候,顺便还能尝尝观音阁有名的茶食。
  黄三娘子瘫在禅床上伸了个懒腰抱怨。
  “这观音阁也太远了些,一路颠的我的骨头都快散了。”
  罗文樱安静的盘坐在蒲团上,脸色依然很苍白,深黑的眼睛倒映在茶水里像两口深潭。
  “阿芷真是辛苦了,只要事情一成,我请你去绮罗裳挑几件最时兴的衣裳好不好。”
  对于坐在佛门慈悲之地等着杀人放火的结果,两个妙龄的闺阁小娘子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她们很平静,各怀心思的等待着另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子被掳走或者被杀死的好消息传来。
  女子往往很奇怪,对一个路边的贫妇可以慷慨的流下同情的泪水。
  而对于自己丈夫身边的一切女性,不论是婆母还是姑嫂姐妹或者儿媳,都有浓重的敌意。
  就好像同样的一条鱼,儿子或者丈夫烹制的,她会觉得虽然味道重或轻了一些,但还是很美味,很合心意。
  而媳妇或者婆母煮了一模一样的口味,她就觉得这条鱼很不合自己的胃口,简直就是故意跟自己的口味反着来。
  简直无法容忍这种挑衅!
  这本来就是女子的天性,何况是一个抢先享受了她未来丈夫所有温柔和爱的女子。
  在闺房闭门不出的那两天,罗二娘子至少流着眼泪想过一万多种将那个贱奴碎尸万段的方法。
  现在终于可以实施了!
  香炉里的烟袅袅升起,墙上菩萨的画像在渐渐模糊。
  祝丽华和舒月县主的脸庞也在蒸腾的水气中变得朦朦胧胧。
  这里的温汤真的很舒服。
  微微有些烫的水让全身的肌肤变成淡淡的粉红色,热腾腾的水汽滋养着露在水面的肩膀和面庞。
  舒月县主是个娇小的女孩子,月牙眼总是笑得弯弯的很健谈,丝毫也没有贵女的架子。
  “祝典仪,听说你的老家是北方的?那里可冷吗?与京城的景致很不一样吧。”
  “回县主的话,妾是北方人,冬天是极冷的。
  不过夏季也很美,有许多草场,就和围场的草地一样绿。”
  祝丽华恭谨又腼腆的回应着她清脆愉快的问话。
  “祝典仪不必这么拘谨,你是三王兄的心头肉,虽然叫不得一声王嫂,叫一句姐姐还是不过为的。
  对了,我是今年四月及笄的,你看起来高挑,未必比我大吧?”
  舒月县主拨拉着水面的玫瑰花瓣儿,口气亲切娇柔。
  “妾是去年及笄的,到今秋十月就该满十六岁了,比县主大一岁呢。”
  祝丽华将被水气蒸的白嫩滋润的肩头上往水里再浸深一些,樱唇红润欲滴,露出两个酒窝莞尔一笑:
  “县主天潢贵胄,妾愧不敢当。听王爷说县主也好骑射,京城贵女多半都不及县主涉猎广泛。”
  “不过是闹着玩罢了。”
  舒月县主不以为然的笑道。
  “我和明阳哥哥,三王兄都是自小玩闹在一处的。他们几个就喜欢在一起舞枪弄棒,我也跟着胡闹,挨了我母亲不少训斥呢。”
  她水灵灵的眼睛看向祝丽华。
  “听说祝姐姐曾是关扑的好手,三王兄每日都在府里跟姐姐骑射玩耍,一定十分厉害。”
  祝丽华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是玩闹罢了,古嬷嬷也经常训斥我没有规矩。好在王爷时常袒护,我也很是愧疚。”
  舒月县主不以为然。
  “姐姐是王兄的爱妾,自然以夫主为重,王兄高兴才是第一要事。
  我知道姐姐是自谦,等会儿狩猎我要跟姐姐一处,咱们可要多打些猎物,气气他们才行。”
  祝丽华也才习练了大半月的骑射,第一回出来实战,嘴上不说,心里是极为兴奋的。
  两个人泡在温汤里,兴致勃勃的商量起狩猎的事来。
  直到北堂焕的大嗓门在温汤池门外响起。
  “舒月,小梨儿,你两个好了没有,天色不早咱们要出发了。”
  等到祝丽华和舒月县主收拾换衣完毕出了行宫,北堂焕等一行人已经整束停当扬鞭待发。
  舒月县主带来了四个武婢,虽然个子不大却个个精干,俱身着紧衣窄靠,背着角弓箭囊骑在马上跟在舒月县主身后。
  霍翎和霍羽是北堂焕的亲卫,与祝丽华在校场也是常见的,两人勒马紧跟在王爷身后,其余的护卫背着箭壶,持着网兜绳索各种在后头追随。
  训兽的内侍吹起铜哨,肩上的海东青呖的一声振翅飞向高空。
  卸下皮绳的细犬们昂头欢叫,嗷嗷的扑向围场草丛深处。
  明阳郡王等人也都是一样的装备,久旷的猎场顿时一片喧闹沸腾,鸟雀漫空乱飞,喳喳惊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