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镇国王妃 > 第五十章 二人夜话

第五十章 二人夜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北堂焕的婚期很快定了下来,十月初九。
  圣人为了婚期提前找出了一个合理的说法。
  老娘娘大病初愈,希望早些看到一场重孙儿热热闹闹的婚礼欢喜欢喜。
  仁孝亲王本就因孝顺封王,罗家二娘子贤良淑德,自然愿意满足老娘娘的心愿。
  因此本定在明年春天的婚礼挪到了十月,虽然时间有点仓促,但婚事本是去年就定下的,各样文定早已送去了罗府。
  内府的聘礼都是循宫中旧例,随时可以动用,罗二娘子的嫁妆更是早就攒造好了,也没什么麻烦的。
  对仁孝亲王和罗二娘子的一片纯孝之心,皇后与崔淑妃都赏赐了许多珠宝绫罗做额外的聘礼,老娘娘还特意添了一支白玉如意。
  这下罗大人的脸面就有光了。还是嫡子有章程,杀手锏一出,北堂焕便得乖乖的迎娶樱儿过门。
  罗夫人虽然不知内情,接到圣旨时笑得合不拢嘴。这下樱儿总算拿捏住了夫婿的软肋,日后嫁过去也不会受欺。
  至于那个得宠的奉仪?陪嫁的嬷嬷里有的是擅长内宅之道的能人,保准治得小蹄子服服帖帖。
  祝丽华直到圣旨下到王府,从兰萱姑姑口里听到这个消息才明白过来。
  为什么北堂焕在罗府夜深才归,又在中秋宫宴后心事重重的到绮梨居陪自己赏月吃瓜时言辞含糊,欲言又止。
  只觉着北堂焕对自己更加温柔体贴了,目光中总是带着浓浓的歉疚,除了上朝当值外所有时间几乎都陪着自己。
  连每日必行的校场操练都停了,只让霍翎霍羽他们跟着吕大公公好生习练。
  有时两人去马场走走,只见他骑着乌龙抱月驹拼命奔驰,或者看着自己的一抹雪和乌龙驹并头齐行,郁郁寡欢。
  原来是婚期提前了,罗二娘子很快就要入主王府了。
  祝丽华沉默的坐在绮梨居的桂花树下良久,直到金黄的桂花细碎洒满了罗裳。
  司桃和司柳安静的侍立在身边,互相交换着忧虑的眼神。
  兰萱姑姑去了古嬷嬷那里有事。
  晶莹如雪的瓜子脸上缓缓落下两行泪珠。
  她转动眸光,看了看满地的小小黄花,心里一片酸涩。
  虽然明知道北堂焕是要娶正妻的,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妒忌难过。
  但真正到了眼前,才发现原来自己对北堂焕已经用情至深。
  他,终究要做别人的夫君,难怪他如此沉默犹豫。
  而自己只是一个妾室。
  事情的始末在圣旨传下来后,兰萱姑姑从何伴伴口中打听到了那日在罗府的内情。
  罗二娘子一家必定是动了手脚,让王爷吃了个哑巴亏。
  北堂焕心性正直没往那上头想,从头至尾都觉着是自己贪杯做了错事。
  兰萱姑姑却是熟悉内宅手段的,只是没想到罗府一门清贵,居然也用这样见不得光的下作手段。
  阵阵桂花馥郁的香甜气息满院弥漫,祝丽华轻轻嗅着花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慢慢想清楚一些事情。
  自己前世过得那样悲惨也是一世,这一世能有今日已经比前世好太多了。
  至少北堂焕对自己真心实意,他若是假心假意,就不必如此愧疚遮掩。
  罗二娘子本来就是他未过门的妻子,自己才是那个半途插进来的意外之人。
  自己为北堂焕寻神医也好,寻金矿也好,为的是保两个人一辈子的平安喜乐,而不是为了独占一人,拈酸吃醋。
  当然,酸楚醋意是有的,但原本就是如此不是么。
  论醋意,罗二娘子好好的夫君被宠妾夺了去,才是最难过的吧。
  再说,北堂焕是堂堂亲王,将来也不止守着一妻两妾过日子。
  等到王妃有了身孕,宫中还是会赐下新的侍妾,甚至侧妃下来。
  我能逃掉北堂昭的魔爪,避开前世的命运,安安稳稳的在绮梨居安生度日,从旁协助他顺利平安,便是好事。
  何苦又要计较这些呢,自己又拿什么资格来计较呢。
  “奉仪。”兰萱姑姑从古嬷嬷处回来,轻声的唤了一声。
  祝丽华勉强展开一个笑脸问她,“你去古嬷嬷那里,嬷嬷可是有事?”
  兰萱姑姑蹙了蹙眉头,“没什么大事,只是古嬷嬷说旨意已下,王府里很快便要修整花苑,装饰正院,有工匠内外进出。
  教我看紧些咱们院里的人,出入时谨慎些,免得被外男看见冲撞了咱们。”
  “嗯,这也是应该的,你们都是未成婚的女儿家,原本要谨慎些。”祝丽华点头。
  “还有......”兰萱姑姑咬了咬嘴唇,看着祝丽华无奈地说。
  “咱们绮梨居离正院太近了,若是正院需要扩建,只怕咱们这里要圈进正院里去,奉仪就得搬家了。”
  “是王爷的意思?还是古嬷嬷的。”祝丽华平静的问。
  “自然是古嬷嬷的意思。
  嬷嬷让我劝慰娘子,还说...还说奉仪虽然深得王爷宠信,又有大功在身。
  但王妃是圣上亲赐的正妃,若是与正院离得太近,不但王爷王妃不便,更容易影响到奉仪今后的日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