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镇国王妃 > 五十六章 渐渐生隙

五十六章 渐渐生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安杞急匆匆地背着药箱跟随小喜子进了绮梨居。
  往日进来给祝奉仪请平安脉,院中总是欢声笑语,司柳脉脉含情相迎相送。
  今天绮梨居里却一片清冷,玉珠儿几个小丫头蔫头蔫脑的缩在廊下,一声不出。
  司桃打开帘子眼圈通红,向安杞行了个礼,“安大人,快看看我家奉仪。”
  安杞进屋一眼先看见司柳双颊红肿,嘴角血迹分明,心里便如针扎了一样。
  他压住心里的疼痛,先向祝丽华问安。
  兰萱姑姑小心的将祝丽华的双手托起来给他看,烫伤十分严重。
  安杞先取出银针刺破水泡,再小心清洗患处,抹上烫伤药膏,用细白的棉布小心包扎好。
  “奉仪这手每日换药,我下值便来,记得伤口切不可沾水。”
  兰萱姑姑点头记住,祝丽华轻声道。“安大夫快看看司柳吧,她是女儿家,脸上若是留了伤便不好了。”
  安杞向司柳温声道。“屋子里暗淡,请姑娘到外头光亮处,也好处置。”
  兰萱姑姑忙推着司柳。“快去罢,到外间让安大夫好好瞧瞧。这女儿家的脸可不比寻常。”
  司柳默默跟随安杞出来到偏房坐下,一身青衫的安杞取出手帕轻手轻脚的替她擦去脸上血迹,轻声安慰。
  “都是外伤淤血,不会留疤的。”
  司柳垂下眼帘,泪水串串滑落,安杞手忙脚乱。“别哭,一哭这药膏便敷不住。若是冲散了要重新涂过的。
  这药膏是我新配的,过一夜肿就消了,只是淤血还要几天才会散去。
  我娘听说你伤了脸急得不得了。你,你以后随奉仪去王妃的院里小心些。”
  司柳轻轻点头,她和安大娘相处极为融洽,无事时两人常在一处针黹女红,闲话聊天。
  安大娘对这个温柔稳重的姑娘十分喜爱,有时说起安杞小时的事情,司柳听得津津有味。
  若安杞下了值回来,虽然都害羞说话不多,但头一回进留风轩时,那条藕荷色裙下的小小柳叶绣鞋便在他心里留下了一抹绿色。
  他看了看司柳,司柳害羞转过头去低声轻语。“脸上难看得很,莫要盯着瞧了。”
  安杞咬了咬牙,忽然沉声问她。“司柳姐姐,我明日让我娘向奉仪求亲,赎了你的身契出来,嫁与我好么?
  我虽然官卑职小,但好歹也是五品御医,俸禄养活你和娘足够了。
  以后你便不再是王府的奴婢,我尽力当差,总能为你挣个封赠来,再不用受人欺辱。”
  他开始声音还大,越说声音越小,白皙清秀的脸憋得像块红布。
  司柳的脸本来就红肿,听了他的话越发红涨了,扭过头去轻轻道。
  “如今你是官身,自然该娶个正经的官家闺秀,哪里是我一个奴婢能肖想的。”
  “我家什么情形你又不是不知道,”安杞结结巴巴地道。“当初和娘一贫如洗,穷困潦倒进了王府。
  姐姐对我和我娘多有照顾,而且,姐姐品貌双全,哪里比那些官家小娘子差了。我娘,我娘是最喜欢姐姐的......”
  司柳和安杞在偏房里偶偶细语,兰萱姑姑服侍祝丽华在榻上靠着歇息。
  祝丽华轻轻的道。“原来为妾这般不易,我只当谨小慎微便罢了,不成想内宅还有这许多的门道。”
  兰萱姑姑拿着扇子替她轻轻扇着手,愁容满面。
  “娘子是王爷心尖上的人,王妃自然妒忌。只是这手段也太粗鲁了些,才是新婚便这样恶毒,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手段等着您。
  我等会儿便给咱们院中上下传话,都谨慎小心些,千万莫触了正院的霉头。”
  祝丽华默默的闭上双眼,两轮长睫下泪水滚落。
  北堂焕在前院歇了午觉起来,又和府里教授自己兵法的长傅谈论了一阵边关的战况。
  不知不觉便到了申末,想着去绮梨居看看小梨儿。刚起身要走,何伴伴便通报王妃打发人请王爷去正院用晚膳,他这才猛省起自己昨日已经成亲了。
  昨天把罗氏一个人撇了一夜,今晚再不去,只怕她在府里难以服众,还是去罢。
  一路来到后宅正院,门口的小丫头便喜盈盈的进去给蒹葭她们报信。
  罗文樱忙拢了拢鬓发,含笑走到门口迎接。
  北堂焕大踏步的走进来,罗文樱便上来赶着接外头的衣裳,又亲自倒了茶双手递给北堂焕,服侍得十分周到。
  她一派贤惠妻子的做法,让北堂焕既愧疚又有些不自在。抬手拉住她的手臂,“王妃不必忙碌了,下午睡得可还好?”
  罗文樱眉眼盈盈,笑容满面的说道。“都好,下午两位奉仪都来给我请过安了,咱们王府里人少,清净的很,妾身十分省心。”
  心里冷哼了一声,是想问问你的祝奉仪好不好吧,看我有没有磋磨她。
  北堂焕再如何也想不到罗文樱第一日拜见便出了阴招,听说一切都妥当,倒是不好去绮梨居看小梨儿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