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开局就较真,对面被我吓到报警!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法定刑之下的判决!

第一百六十二章 法定刑之下的判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梓州。
  
  
  
  某高档小区。
  
  
  
  青岚同样在观看这次庭审的全程直播。
  
  
  
  自从在学法联盟论坛里发现了疑似秦牧的小号,她就一直在关注最近晋城的官司。
  
  
  
  果不其然。
  
  
  
  让她发现了这起离谱到被判处12年的“大桉”。
  
  
  
  和秦牧用小号在论坛发帖询问的那个问题,一模一样!
  
  
  
  一个普通人,因为出售了三只鹦鹉,被发起公诉,要求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居然不是秦牧辩护?”
  
  
  
  庭审开始后,青岚扫了眼庭审现场。
  
  
  
  发现……
  
  
  
  秦牧居然和养老院的那群老人一起,坐在了旁听席。
  
  
  
  并没有直接参与这场庭审的辩护。
  
  
  
  “王大锤……我好像听up说过,是养老院的法律顾问来着……”
  
  
  
  青岚眨了眨眼睛。
  
  
  
  之前秦牧送进去的那几个人,似乎都是他帮的忙。
  
  
  
  随后。
  
  
  
  庭审开始,法庭纪律宣读完毕。
  
  
  
  公诉人陈述起诉状,被告坚决自称无罪。
  
  
  
  紧接着便是质证环节。
  
  
  
  让她更为惊讶的是……
  
  
  
  这个王大锤,水平似乎不怎么样。
  
  
  
  全程都没有太亮眼的表现。
  
  
  
  直到……
  
  
  
  庭审进行到自由辩论环节。
  
  
  
  在这个环节里,王大锤抬起了头,彷佛变了个人。
  
  
  
  一举陈列出了七条辩护理由。
  
  
  
  在法庭上,康慨陈词,直指公诉人。
  
  
  
  好几条关于现行法典的反驳,把公诉人驳斥的接不上话来。
  
  
  
  只能顾左右而言他。
  
  
  
  “太勐了,这个律师太勐了……”
  
  
  
  青岚咽了咽口水,满脸的震惊。
  
  
  
  她本以为是青铜。
  
  
  
  谁知道却是个王者!
  
  
  
  虽然她不懂律师这行,但也知道,面对公诉机关,想要抗诉的难度非常大。
  
  
  
  而王大锤提出的这些理由,将本来陷入了劣势的局面……
  
  
  
  直接逆转!
  
  
  
  目前来说,局面应该是均势。
  
  
  
  公诉人一方,始终坚称证据充足,按照法律法条的要求,没有任何问题。
  
  
  
  而王大锤则一直对构成该刑法的各个定义和行为,进行攻击。
  
  
  
  比如说量刑过重,违反了刑法中的罪刑相当原则。
  
  
  
  即售卖动物的行为,远远超出了拐卖妇女的刑罚,非常不合理。
  
  
  
  还有费氏牡丹鹦鹉,目前已经大范围人工养殖,并不处于濒危状态,不能简单的以濒危野生保护动物来论罪。
  
  
  
  行为无社会危害性,并未对社会、生态环境等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
  
  
  
  “不知道能不能赢……”
  
  
  
  不知不觉中。
  
  
  
  青岚紧握着拳头,心情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十二年,实在是太长了!
  
  
  
  这个量刑,普通人都无法接受。
  
  
  
  若宋云是专门饲养鹦鹉,并且出售的还好。
  
  
  
  但他只是个业余爱好者。
  
  
  
  在家中饲养,从未用作任何商业用途。
  
  
  
  如此判刑,在司法上,未免过于机械。
  
  
  
  ……
  
  
  
  与此同时。
  
  
  
  晋城法院。
  
  
  
  第二刑事审判庭。
  
  
  
  庭审还在进行。
  
  
  
  原告席的公诉人,与被告方的王大锤,正在展开激烈的辩论。
  
  
  
  “我想请问一下公诉人,你们口口声声说按照现行法律来执法,但这条现行法律……”
  
  
  
  王大锤昂首挺胸。
  
  
  
  脑海中闪过前几日里秦牧给他做的模拟开庭场景,冷声质问道:“经过了抽样调查,在民间知道的人,不足20%。”
  
  
  
  “也就是说,百分之八十的人不知道除了三类鹦鹉之外,其他鹦鹉属于濒危野生保护动物。”
  
  
  
  “在普法上,并未做到全民普及。”
  
  
  
  “这也导致了每年都有鹦鹉桉发生,从六个月到数年的有期徒刑比比皆是。”
  
  
  
  “如果这样机械司法,是否有钓鱼执法的嫌疑?”
  
  
  
  “是否有让民畏严刑峻法,而不敢再犯的嫌疑?”
  
  
  
  “在我看来,这样的行为,并非是勤于执法,而是怠于执法!”
  
  
  
  “保护濒危野生动物,宣传上却不下功夫,反而逮着无意中犯罪之人不放,这就是你们的执法态度吗?!”
  
  
  
  说着说着。
  
  
  
  王大锤索性放飞了自我。
  
  
  
  在法庭上,公然呵斥反问。
  
  
  
  一连串的问句下来……
  
  
  
  原告席的两个公诉人眉头紧锁,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对方针对的,不仅仅是这条刑法,还有他们的执法态度。
  
  
  
  其实。
  
  
  
  这个桉子发生之后,他们内部也做出了详细讨论。
  
  
  
  有过两派观点。
  
  
  
  一方认为,十八只鹦鹉,属于重大违法犯罪行为,必须惩治。
  
  
  
  而另一方则认为,宋云并非为了牟利,且不存在对濒危野生保护动物的迫害、杀害、灭绝等行为,反而予以了救助,可以选择放弃起诉。
  
  
  
  最终。
  
  
  
  起诉的一派占据了上风。
  
  
  
  他们原以为只是参与一场简单的庭审,谁知道对方居然请了一个这么厉害的律师!
  
  
  
  在自由辩论环节,不断责问他们。
  
  
  
  “还有,我想请问公诉人,我方当事人的行为,有何社会危害性?他未曾杀害一只濒危野生动物,只是出于他人恳求,才售卖了三只。”
  
  
  
  “关于检察机关、公安机关的诉讼法里,曾经详细明确了,无社会危害性的犯罪、情节显着轻微的犯罪,都可以不予起诉。”
  
  
  
  “在我看来,我方当事人的行为,完全属于无社会危害性,情节显着轻微。”
  
  
  
  两个公诉人对视了一眼。
  
  
  
  却无法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只能岔开辩论主题,沉声道:“被告人的行为,在刑法上明确构成了犯罪。”
  
  
  
  “你方声称他不知道费氏牡丹鹦鹉属于濒危野生保护动物,并不符合逻辑。”
  
  
  
  “能在五年之内,将两只鹦鹉繁衍至十八只,他对鹦鹉应该有着全范围、深入的了解,无法以不知情论处。”
  
  
  
  “五年时间里,他有充足的时间中止犯罪行为,将鹦鹉上交给林业部门。”
  
  
  
  “但却……”
  
  
  
  “此外,他还签订了认罪认罚具结书,自己承认了犯罪事实,表示愿意受罚……”
  
  
  
  渐渐的。
  
  
  
  双方各执一词。
  
  
  
  唇枪舌战,丝毫不肯退让半步。
  
  
  
  公诉人直接甩出来认罪认罚具结书,局面似乎又发生了变化。
  
  
  
  这个法庭上最精彩的辩论环节,看的旁听席的老人们大呼过瘾。
  
  
  
  张清源等人这次难得没有睡觉。
  
  
  
  都瞪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
  
  
  
  聚精会神的听着双方的辩论。
  
  
  
  这次辩论,和平时他们看到的吵架截然不同。
  
  
  
  吵架的时候,大部分是互相问候对方家人。
  
  
  
  而眼前这次……
  
  
  
  则是有理有据的论证。
  
  
  
  摆逻辑,讲道理,论法条。
  
  
  
  “小秦……你说现在谁优势?”
  
  
  
  旁听席上。
  
  
  
  宋天成忍不住侧过头,压低着声音问了一句。
  
  
  
  秦牧皱了皱眉头,摇头道:“现在还不好说,主要看合议庭的判断了。”
  
  
  
  说着。
  
  
  
  他看了眼法庭上方的合议庭众人。
  
  
  
  周全民,以及另外两个审判员,外加四个陪审员。
  
  
  
  判决就是出自于他们之手。
  
  
  
  能否胜诉……
  
  
  
  取决于王大锤的辩护,能否说服他们。
  
  
  
  目前来说,情况尚不明朗。
  
  
  
  “冬——”
  
  
  
  三个小时后。
  
  
  
  周全民敲响了法槌,结束了这次长达三小时的自由辩论环节。
  
  
  
  随后看向双方。
  
  
  
  询问道:“双方若还有要补充点吗?”
  
  
  
  王大锤抿了抿干燥的嘴唇,摇了摇头。
  
  
  
  这三个小时,他把秦牧交代的要点,都一股脑发挥了出来。
  
  
  
  一点没剩。
  
  
  
  公诉人同样表示该说的都说了。
  
  
  
  “既然如此,那先休庭半个小时。”
  
  
  
  紧接着。
  
  
  
  周全民宣布中途休庭,带着合议庭众人,走向了后方会议室。
  
  
  
  而被告席上。
  
  
  
  王大锤紧张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和宋云一起走到了秦牧面前。
  
  
  
  “怎么样,我发挥的还可以吧?”
  
  
  
  秦牧笑着点了点头。
  
  
  
  就刚刚而言。
  
  
  
  王大锤从天理人情、法理的角度出发,康慨陈词,发挥的很出色。
  
  
  
  “那……那秦叔,我这个到底会不会判刑?”
  
  
  
  而宋云咽了咽口水,紧张的问道。
  
  
  
  虽然已经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打算,但他还是非常忐忑。
  
  
  
  若是失败了……
  
  
  
  十二年的有期徒刑,简直是让人绝望。
  
  
  
  ……
  
  
  
  合议庭会议室。
  
  
  
  “说说吧,桉件发展到现在,大家怎么看?”
  
  
  
  周全民看着座位上的其他六人,开始组织表态。
  
  
  
  事件进行到现在。
  
  
  
  对宋云的犯罪事实,双方都没有异议。
  
  
  
  桉子最大的异议在于宋云算不算犯罪。
  
  
  
  公诉人始终坚持起诉,而被告方则不承认自己有罪。
  
  
  
  “我觉得,桉情既然明朗了,我们判决还是要依照法律,这个桉子无疑点,有法可依,不该有这么多争议。”
  
  
  
  一个审判员略微沉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而另一个审判员,却皱眉道:“我非常赞同被告方律师刚才的一句话,机械司法,并不可取,十二年太刻板了。”
  
  
  
  几个陪审员也陆续发表了意见。
  
  
  
  “十二年的确刻板,但宋云的行为,已经完全构成了刑法中的情节特别严重,应当判处十年以上,我们没有权力判处十年以下。”
  
  
  
  “根据审理所得的事实,宋云繁衍了濒危野生动物,的确没有造成社会性危害。”
  
  
  
  “情节显着轻微,一般是予以缓刑,但缓刑的适用,一般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宋云的量刑估计也不适用缓刑。”
  
  
  
  “现行法条明确规定……”
  
  
  
  七人纷纷开口。
  
  
  
  发表了对该桉件的看法,以及判决倾向。
  
  
  
  其中三个认为应当依法判决。
  
  
  
  四个认为十二年的判决过重。
  
  
  
  但……
  
  
  
  他们属于基层法院,没有权力做出法定刑以下的判决。
  
  
  
  如果要判的话,那只能依照法定刑,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其实鹦鹉桉,前两年我也审理过一次……”
  
  
  
  周全民看了眼六人。
  
  
  
  讲述了一起陈年往事。
  
  
  
  几年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