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田园花嫁 > 第五百六十章 永不分离

第五百六十章 永不分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田若甫一倒,依附在他身边的部下瞬间树倒猢狲散。
  
      往日门庭若市的田尚书府,此刻冷清得连鸟雀都不屑停留。
  
      太皇太后终究还是没有赶尽杀绝,只是取了田氏一族相关涉案人员的性命,并没有株连九族,尚书府的老少妇孺通通押往宁古塔流放,青壮丁则押往雁门关修筑城墙,子孙后代生生世世不得返回长安。
  
      田倩瑜已嫁与皇室,自然不用随他们一起前往边关吃苦,但她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里去。
  
      魏承云已逝,又没半个子息留下,她虽则是魏承云的正妻,但毕竟是罪臣之后,魏承云的丧命又与她父亲息息相关,她在王府这些日子天天受魏承云妾室的欺辱,后来不胜其扰,索性自请前往寒露寺带发修行,为王爷祈福,这才得以安宁下来。
  
      五皇子魏承熹毕竟年纪尚浅,受不住父母双双自绝的冲击,太皇太后虽然没有取他性命,但他自知身份已暴露,往后绝没有好日子过,一夕之间从尊贵的皇子沦落成民间人人皆可欺辱的庶民,他如何能承受得了这样的打击,很快就崩溃了心神,拿起田若甫手中的剑绝望地了断了性命。
  
      此次祸乱的关键人物死的死,伤的伤,事情很快就尘埃落定了。
  
      肃清田氏一脉的毒瘤后,太皇太后强撑着的一口气渐渐消散,没熬到新帝登基就撒手人寰了,她临走前留下一纸诏书,立四王爷魏承宁为新君,将自己扛了几十年的大魏江山交给了她最信任的孙子。
  
      太皇太后一走,远在白鹭书院的闵老爷子熬不过心里的悲伤,也匆匆随她而去了。他临走前叮嘱侍童,要把他葬在他们初见的地方,那里有他最美好的回忆,希望下辈子他们不会再擦肩而过,这一次他一定要早早找到她,不给别人捷足先登的机会。
  
      生命中如此重要的两个老人先后离去,花朵朵承受不住打击动了胎气,险些一尸两命,把秦桑等人吓得不轻。她们连忙奉花家长辈的命令,强行勒令她卧病在床,连太皇太后和闵老爷子出殡也没敢让她前往送行,只是由绿枝等人替她前去尽孝。
  
      宁王登基为帝后,改国号为齐,大赦天下。
  
      魏承宁初上任,皇位还不安稳,长安城还有许多恶势力在虎视眈眈,这一切都少不得要仰仗楚凌轩这个得力的左臂右膀。
  
      因此他顾不得回去陪伴花朵朵,只能没日没夜地在长安城内外奔波,只求尽快整顿肃清长安城底下的恶势力和不良风气,助魏承宁坐稳帝位,如此他就能功成身退,回去陪伴他的小娇妻了。
  
      而侍郎府这头,由于田氏一族的没落,府里的人没有了顾忌,对待田氏仨母子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恭敬和小心翼翼。田氏没了管家权,又失了丈夫的欢心,娘家不仅没办法为她撑腰,如今还反而成了她的拖累。
  
      她每回带着女儿出门都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如今已经没有人家敢邀请他们过门作客了,楚文婷的闺蜜们也纷纷与她断了关系,连楚凌云上花楼风流快活也没人愿意伺候他,如今他们就是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有这样一个罪臣之妻,楚姜涛感觉自己出门都没脸面见人,几次三番被同僚夹枪带棒地嘲讽,他一怒之下回家就拿田氏出气,久而久之竟打上瘾来,每天不打上几回都觉得浑身不痛快。
  
      田氏天天被打得遍体鳞伤却不敢声张,老夫人见了她就烦,恨不得立刻将她休出门去,压根儿不会为她做主,她只能忍下这口气来。
  
      田氏有好几次被打得狠了,险些没能缓过气来。她怕自己没能熬到一双儿女成家就丧命在楚姜涛的铁拳之下。
  
      所谓恶从胆边生,她恨极之下不由心生恶计,托人在外面寻了些福寿膏回来,混在楚姜涛每日必喝的茶水里,让楚姜涛喝上瘾之后再也没力气殴打自己。
  
      田氏下的量极大,楚姜涛没喝几回就上瘾了,当他发现自己不对劲儿,寻太医诊治才发现自己已经染上了福寿膏的瘾,这瘾谁都知道,一旦染上神仙都救不了你,只能不停地吃下去,直到过量死亡。
  
      没想到田氏这恶妇竟敢如此毒害自己,姓田的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楚姜涛气狠之下,当场将田氏揍个半死,这一次楚姜涛刚食了福寿康没控制好力道,竟把田氏揍得心肝爆裂,没能熬过三更就一命呜呼了。
  
      丧母之后,楚文婷和楚凌云得服孝三年,三年过后他们早就过了结亲的年纪。他们本就有个不光彩的外家,想要谈个好的姻缘已是难上加难,如今更不幸被拖延了年纪,往后能说个什么样的人家可想而知。
  
      楚文婷不甘就这么认命,她在一次随朱氏赴宴时,暗暗物色了一个高门大户的公子,趁他不备用下三滥的手段与其成就了好事,并设计引来围观者,逼迫这位公子当场答应娶她为妻。
  
      这位公子也是个烈性的,宁死不屈。有其母必有其女,田氏是个什么样的祸害满长安城都家喻户晓,她教养出来的女儿能有什么好货色?与其娶这么一个女人回去祸害家门,还不如一头撞死了去呢!
  
      人家抵死不从,加上后来又有人站出来证实此事儿不过是楚文婷一手诱导出来的,那位可怜的公子才是受害者呢,无端被吃抹干净了去,恐怕恶心得这辈子都要不近女色了。
  
      一门心思被人当众揭穿,还被众人如此奚落,楚文婷羞愤得恨不得当场撞死过去。
  
      回到侍郎府后,得知此事儿的楚老夫人气得当场甩了楚文婷几巴掌,连夜将她送到了寒露寺落发修行。
  
      楚文婷到了寒露寺也不消停,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频频勾搭那些前来礼佛的香客们,企图迷惑到其中一个带她脱离苦海。
  
      她这样不知廉耻的举止彻底激怒了其中某个香客的妻子,那可是长安城出了名的母老虎,她带着一应侍从打上门来,生生挠花了楚文婷的脸,让她下半辈子只能顶着个丑八怪的脸青灯古佛一辈子。
  
      楚姜涛染上福寿膏的瘾后,每天花哨极大,他那一点俸禄还不够他吃两顿福寿膏的。
  
      田氏没了后,他就打起了田氏嫁妆的主意,这原本是田氏留给她一双儿女的,奈何种什么样的因,得什么样的果,她令得楚姜涛染上了此等恶瘾,楚姜涛就挥霍掉她那百万嫁妆,使得她一双儿女往后没了银钱度日,每日过得苦哈哈的。
  
      楚凌云习惯了大手大脚花钱,如今老夫人减了他的月银,手头没了钱,他只能去混一些肮脏混乱的窑子,久而久之竟染了一身的病,连他的丫鬟都不敢近他的身,生怕被染上了脏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