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诡三国 > 第1982章西域发酵,涟漪飘荡

第1982章西域发酵,涟漪飘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人穷志短。
  
  这倒是真的是至理名言。
  
  但是这个『穷』啊,未必是财富上的,也有可能是精神上的,就像是在长安之中的这些士族子弟,当他们发现自己的物质和精神世界都是如此的狭隘的时候,顿时说话的声音就没有那么大了……
  
  起因么,是原本不怎么起眼的一张邸报。
  
  斐潜让人出了一版专用邸报,专门用来叙述西域之事。
  
  『西域……原来是这样……』
  
  『大汉,这……大汉原来只是偏安一隅……』
  
  『竟然还有如此恶俗之人?!竟以金为溺器乎?』
  
  『……各异宝石镶嵌于道中,金如鱼游于水里,这,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如果说斐潜刚刚进入关中的时候,就抛出这些信息来,多半的人只会当做是一个笑话,因为这些信息太超前了,超出了原本他们几十年百年来的认知,所以他们会下意识的拒绝相信,但是现在么,似乎有些了一些特殊的变化。
  
  骠骑将军斐潜,这些年,带来的新的事物,还少么?
  
  原本沉寂的池塘被搅合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下面并非是死水,而池塘的外面也不是毫无生机。
  
  关中三辅,或者连带着陇右一起算,在整个大汉版图之中,自然比起山东那些士族来说,更容易被西域的事情所吸引,这一点是先天的地理因素所决定的,也是这么多年来西羌不断的动荡所影响的。
  
  所以在山东学子大多数还在之乎者也,至多关心一下自己勾兑体液的时候别碰到学伴,关中三辅地区的子弟已经开始在斐潜新出的西域邸报之中,闻到了一些特定的气息……
  
  这种气息,原始,血腥,但是又带着一点刺激肾上腺素的效用。
  
  华夏人么,其实一开始,也不是那么安分的。
  
  没有冒险精神和创新欲望,神农何必尝百草?老老实实啃树皮多好,没有任何风险,也不要费脑袋。黄帝也不用一手拿着棒棒,一手拿着糖,去欺负周边的小部落了,老老实实待在黄河流域多简单?
  
  尤其是在距离春秋战国并不久的汉代,对于三皇五帝么,汉代人感觉并不是那么遥远,虽然也有一些人鼓吹上古圣人,但是在斐潜一巴掌将孔子从圣位扇到了师位之后,对于那些上古圣人的事情,也相应的较少提及了。
  
  相比较那些远去的,已经略有些虚幻的上古事情,摆在眼前的西域贵重之物,显得是那么的光耀夺目,引人注目。黄金、白银、玉石,这些是不是在西域邸报上出现的字眼,更是刺激得许多人眉目乱跳。
  
  虽然说很多士族在人前的时候总是要表现的自己比较清高一些,不为阿堵物所动,甚至会抨击那些因为用钱去买了朝堂高官的人,比如崔烈之辈,说这些人铜臭,但是其实上未必没有是因为自己穷,买不起,所以才表示自己不屑于伍……
  
  从青龙寺蔓延出来的涟漪,终究是让一些士族子弟坐不住了,陆陆续续的开始了各自的行动。他们以为他们做得很隐蔽,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收拾行囊,准备向西开拓,这种行为也渐渐光明正大了起来。
  
  骠骑将军府衙之中,依旧是往来小吏奔走不停,所有的资料和文档,都在这里汇集,庞统和荀攸一方面要处理春耕的相关事项,一方面也将汇集到了手头上的情报进行汇总归类。
  
  『吹了这么久的风,总于是吹动了一些啊……』斐潜看着手中的文档,一边喝着茶,一边有些随意的说道,『这些去西域的子弟之中,多少要照顾一二,至少要树立几个典型出来……』
  
  『这些家伙,总于是坐不住了……』庞统嘿嘿笑了两声,『若是都不动,那倒也罢了,现在有人一动,就很多人会觉得自己再不动就吃亏了……』
  
  『不动也不行啊……』荀攸一边将手头上的行文批复完毕,放到一旁,一边说道,『家中嗣子,有家业爵位官职可以继承,然后眼看着家中聪慧的姐妹也得了官职……那么次子呢?旁支呢?这些人若是从未见过风光,便也不会如何,如今见了风光,又如何回得去?』
  
  『呵呵……韦氏如何了?』斐潜笑了笑,又问道。
  
  『他害怕了……不敢动了……』庞统低声说道,『前几天有人报说看见他在书房焚烧了一些东西,想必是一些联络的书信或是什么表章之类的……』
  
  荀攸眉毛微微跳了跳,但是没有说一些什么。
  
  『蛇鼠两端……』斐潜说道,『既然缩回去了,也不必太过理会……等个两三年,自然就有人和他相争了……再过几天,然后将这些信息也放出去……』
  
  桌案之上,有一些堆着的书简。
  
  庞统歪了歪脑袋,『这些也放出去?』
  
  这些东西,是西域的一些地形查勘的资料,甚至一些有可能高度怀疑贵重矿产的位置,周边的山林情况等等,一部分是斐潜麾下的斥候在西域之中查勘的,一些是原本西域之人掌握的,这样的信息,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
  
  斐潜点了点头,『对,我们不需要这些……总是要分一些出去的,吃得太多,容易撑到……更何况,我们要用他们……』
  
  淘金热当中,真的有人因为淘金而发财了么,当然也是有的,但是更多发财的却往往不是去直接淘金的,而是那些开餐馆的,摆渡船的……
  
  之前认为『西域蛮荒』,是一块毫无价值的区域,但是现在看起来,这一块区域也并非是一文不名,而淘金这种事情,如果仅仅是一两个人,或者是底层的一点人员,虽然会有涟漪,但是肯定掀不起大的浪潮来的。
  
  交通问题?
  
  饮食问题?
  
  当有大量黄金白银宝石的时候,一切都不是问题。西汉时期就有大秦之人前来长安,难道说经过了一两百年之后,东汉的人反而不敢向西进发了么?废弃已久的商道会重新建立起来,沿途的客栈也会像是春笋一样的萌发出来,然后便是络绎不绝的骆驼,这是一块非常大,也是非常新的肉,肥美多汁,让所有看见到了这一块肉的人,都想要在其上咬上一口……
  
  ……ヘ(*–-)ノ……
  
  江东。
  
  吴郡。
  
  天阴着,眼看便要下雨了。
  
  远方的战争和喧嚣,似乎对于江东来说毫无影响,即便是不久之前江东才征伐了一次江夏,但是很多人已经似乎将其淡忘了,又或是觉得战争距离他们很是遥远,甚至还不如天上的云朵,至少打雷下雨了要收衣服,而战争难道也会让他们收衣服么?
  
  天色渐渐阴沉,光线也渐渐不明朗了起来。
  
  大乔坐在榭台之上,眺望着远方的流水。
  
  当年,她和小乔,就是在流水上认识了孙策和周瑜。那时候,她和小乔,还是在画舫之上,而孙策和周瑜则是在岸上……
  
  当年,孙策和周瑜,便是在流水之上再次碰见了她和小乔,那个时候,她和小乔在岸上,孙策和周瑜却是在船上……
  
  一切似乎都已经注定,但是她没有想到一切才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
  
  时间已经悄然而过,起初的悲怆渐渐的也被迷茫所替代,她现在再这里,只是因为孙家希望她能在这里,需要她在这里,然后时不时的出现在高台之上,让孙家的老人知道,孙策的夫人依旧生活得不错,并没有受到什么厄运……
  
  原本可以选择的。
  
  似乎是有的,但是又似乎没有。女子之身,无论是谁,最后大抵都逃不脱这条路罢?
  
  一切的伤口都可以在时间之下渐渐的抚平,只不过留着的疤痕还在,看到或是触碰到的时候依旧会疼,所以,大多数的时候,大乔会下意识的去回避。就像是她会回避现在她的『儿子』并不是真的『儿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