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这个剑仙太优秀 > 第六十三章:灭运符

第六十三章:灭运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乱将临,都必须想好退路。”
  这就是天明弟子现在压在心底最真切的想法。
  还有一部分知晓内幕的弟子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这些人知道自己所在的宗门建立在一个风水福地之上,而这些来者不善的外来者目的不在自己这些个小鱼小虾身上,而是来此寻求机缘。
  等到此间事了,这些外来者自然会悄然离去。
  在带着蓝色小妖兽的青年进了天明山门之后,又有一位满头白发的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缓步而来。
  白发青年看了看这残垣断壁的天明山门,嘴角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白发青年淡淡开口问向守在山门前的弟子:“请问这里就是天明吗?”
  “是的,这位公子你没有走错地。”守山的弟子轻声回答。
  青年呵呵一笑,一身白发,一袭白衣,“这人间的山门都这么破吗?”
  “不是的,这里以前气派辉煌。”一个守山的弟子回答。
  “不见得。”
  白发青年摇摇头,踩着有些硌脚的碎石缓缓的踏入山门。
  此时东山太阳出,温暖宜人,阳光洒在白发青年的背影中。
  织金峰上,温暖的阳光透过灵堂的大门照了进来,王风烧了些纸钱,感觉到阳光进屋,扭头看向这一抹阳光。
  眼中有些血丝,脸色苍白。
  一旁的长老王少百又靠着殿门斜坐在那里。
  这是守灵的第三天。
  叶青几人天明时分就下山而去了,李长秋还呆在山上,只是每天都有大半时间躺在织金峰的大树枝上睡觉。
  星雨打开了偏殿的房门,手中端着一盘糕点。
  “长老,王风,我给你们取了糕点。”
  糕点的模样很精致,想来是星雨自己的存货,王风没有任何想吃的欲望。
  长老王少百起身,伸了伸懒腰,坐到桌子上就着糕点喝茶。
  “小子,要不要过来吃一点,味道还不错。”
  长老王少百脸上露出笑容,皱纹堆积额头。
  王风摇了摇头,对着送来糕点就跪在蒲团上烧纸的星雨轻轻开口:“星雨,你陪着师尊,我出去一下。”
  星雨嗯了一声,王风起身出了灵堂。
  出了灵堂,见黑心尊者和五色雀的房门紧闭,王风便扭头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一棵张牙舞爪的老树上,李长秋正躺在树枝上平静的看着日出。
  晨间织金峰有淡淡雾气升腾围绕,阳光落下来反而如同照在尘埃之上一般,散发着淡淡的金色。
  躺在树枝上的李长秋感觉有人走来,扭过头来一看,来人是王风。
  “怎么,想来陪我看日出吗?”李长秋声音清澈。
  “你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王风立在树下,抬头看着一副慵懒模样躺在树上的李长秋。
  李长秋嘴角一扯,“我能有什么心事,就是一些烦心事罢了,倒是你,接下来的麻烦不小。”
  “我知道。”王风没有再看李长秋,二十看向远方渐渐有温度的太阳。
  树上的李长秋轻叹一声,声音在这还有些清冷的织金峰林间显得很有穿透力:“那些人都来了,就在剑殿的三十三峰里头住着。我估摸着呀,你的好日子也没几天了,早做打算。”
  王风沉默片刻,声音沉重,“所以我才来找你。”
  在这天明之中,王风熟悉的人并没有几个,教习影仙,李长秋,白泽……寥寥七八人而已。
  李长秋没好气的道:“我可没那么大的能力,你别指望着我,不过一些内幕还是可以告诉你的。”
  王风嗯了一声,静待下文。
  躺在树枝上的李长秋跳下了树枝,走到王风前方的山石边,下面是深深的悬崖,站在崖边会有一阵眩晕感。
  “哎!”李长秋对着下方的悬崖大吼了一声,这才转头一本正经的道:“冰殿主曾经说过,这历山一百零八峰里边都孕育着一柄七境修士才能驾驭的逍遥器,它们多多少少承接了你的气运。而在孕育你的那块核心之地中有天地印、气运珠、观心镜、山河图、麒麟骨剑和惊世钟六大至尊器,它们分别守护在孕育你的天地胎盘的东南西北上下六方。这六大至尊器吸收了这块风水大地的气运,也就是你的气运,那些人来抢的也就是这些个东西。”
  “我还以为他们有那个本事直接截取气运呢。”王风眼中泛起冷意。
  “他们当然没那个本事,就算是八境圣人,在气运之道上也不过一知半解,算是摸着了门道,但仍然处处受限。要想截取他人气运,想来只有那传说中的九境之人才能做到吧。”
  李长秋眼中同样有些疑惑,这不过是一些猜测罢了,八境已经是当世的天花板了,九境,太过遥远。
  “那他们直接拿走这些东西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来找我这个二境的小喽喽开口借。”王风开口。
  “你别看这些个人一个个都是称尊作祖的,但也跟咱没区别。他们觉着你背后有人,怕染了因果。”
  “没有站到巅峰,谁都是孙子。”
  李长秋颇为感慨,接着道:“那些东西不过分盛了你三分之二的气运,还有三分之一在你的身上。”
  王风嗯了一声,他知道李长秋的意思。
  看着王风,李长秋皱起了眉头,开口道:“王风,我明天就不呆在这拜经国了,这个东西你拿着。”
  李长秋说完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黑色的符篆扔了过来。
  符篆入手冰凉,通体黑色,像是由黑玉制成。
  伸手接住,王风有些好奇,开口问:“这是什么?”
  “这叫灭运符,要是实在撑不下去了,就往自己头上一帖。”
  李长秋说完,挑起眉头补充道:“当然了,前提是你要舍得自己的天地灵胎和那虽然只有三分之一但却足够让人垂涎三尺的气运。”
  “哪搞到的,这么厉害。”王风看了看手中的符篆,小心翼翼的将其收入怀中。
  看着王风的动作,李长秋莫名眼眶一红,心中不禁觉得有些丢人,二十七八岁的人了,还会矫情。
  压住了心中的情绪,李长秋这才骂骂咧咧的道:“哪搞到的?这是咱老李家的传家之物!我他娘的现在才发现上了你那个师尊的寡当,原来他兜兜转转的救了我几次,又带我学艺,还给我透露了那么多的事,感情就是为了这个破符,想要张口就是了,晦气。”
  此刻的李长秋才对许多事情恍然大悟,回首一看,原来那个如今躺在灵堂棺材里的人是在赌自己。
  不过李长秋想了想,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一张用不着的破符为一个绝境里的可怜人换取一丝希望,好像也不是那么亏。
  王风对李长秋的话有些不明所以,只是有些好奇,“我师尊这么腹黑?”
  “什么是腹黑?”
  “就是一肚子坏水。”
  “差不多吧。”
  李长秋总感觉有些心情不顺,或者说不太爽,却听见王风开口询问:“你要去处理什么事么?”
  “说了也没啥用,有机会以后见就是了,不过想来也很难再见了。”
  李长秋板着脸,将这山崖留给了王风。
  温暖的阳光倾泻下来,王风看向远方,开朗豁然,于是径直回了住的地方,敲响了五色雀紧闭的房门。
  “什么事?”
  五色雀清妍打开房门,看着王风。心想这小子不好好守灵,来找自己作甚。
  王风立在门口,并没有进屋,就算想进五色雀也不会让。
  王风直入主题:“五前辈,你不是要借我的气运吗?我全给你,你想拿多少拿多少,不过我有个条件,就是收我师姐为徒,并且保护她走出历山。”
  五色雀清妍看着王风,笑的花枝招展,“你凭什么跟我提条件?我想要自己取就是了。”
  “你不怕沾染因果吗?”王风诧异开口。
  “我后面想了想,又不是我一个人取,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五色雀说完,转身将门关上。
  王风愣在原地,一时之间不知所措,最后朝着屋子里说了一句:“那你住在这儿总得交房租吧?”
  但里面却传来五色雀冰冷的声音:“你先叫隔壁的给你交了再跟我说。”
  就在这时,隔壁偏殿的房门打开,黑心尊者岁言走了出来,看着吃了闭门羹的王风,啧啧出声:“自己都顾不好,还想着别人。至于交房租,你先让隔壁交了再找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