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这个剑仙太优秀 > 第六十九章:朱文灵自取其辱

第六十九章:朱文灵自取其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来人十分朴素,皮肤黝黑,但看起来却十分精炼,气宇轩昂,外表像是穷苦人家的子弟,但周身气质却流露出一股贵气。
  “小师弟,你认识此人吗?”站在王风身后的张秀成开口问。
  王风摇了摇头,“不认识,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说罢王风走出了房门,给自己这三个师兄腾个宽敞的位置。这样四个人挤在一个门框里,看着不气派。
  皮肤黝黑的少年悠然而来,到了王风几人面前,用十分秀气的声音道:“你们好,我是拜经国七皇子朱文灵,请问谁是王风?我来找他比剑。”
  “小师弟,这个人要自取其辱。”王风还没有说话,二师兄狗蛋却轻轻的推搡了自己一把,言语目光满是真诚。
  被狗蛋推了一把的王风上前一步,认真的打量了一番这个叫朱文灵的少年,这才开口道:“我就是王风,看你还小我几岁,我不想以大欺小。”
  从这朱文灵的身上没有感受到敌意,能感受到的是那言语之中的坚定和自信。
  这个拜拜皇室的七皇子,没有白白净净的皮肤,甚至身着粗布麻衣,好生怪哉。
  看着这个天明天才的眼睛盯着自己,朱文灵呵呵一笑,随后手中出现一柄长剑,剑鞘是纯黑色。
  长剑出鞘,明亮无比,丝丝缕缕的剑气缠绕在长剑之上。
  朱文灵看了看长剑,由衷而笑,仿佛手中的剑是自己的至交好友,随后右手慢慢抬剑,指着这个不愿跟自己比试的人,“年龄有什么关系,我不说你以大欺小就是了。你是蜕变第一境,我也是蜕变第一境,有什么不能比的?莫非,你觉得我不是你的对手?或者说,我不配成为你的对手?”
  王风微微皱眉,只见朱文灵原本指向自己的长剑一挥,一道剑气飞向旁边斩在了偏殿的一根柱子上。
  柱子没有任何的动静,但已经是被拦腰截断。
  这不经意挥出的一道剑气泄露出朱文灵的气息,蜕变第二境,木偶人!
  第一境泥菩萨,分为红菩萨,黄菩萨、黑菩萨和白菩萨。
  而第二境木偶人,分为虚木偶,实木偶,铁木偶和灵木偶。
  驱动阴阳眼一看,这个拜经国皇室的七皇子动手之时肌肤之上流光溢彩,如同金铁,身体强度已经到达了铁木偶的程度。
  至于灵力修为同样深厚无比,此刻显露气息,竟然让王风诞生了一股极大的威胁感。
  盯着朱文灵,王风眯了眯眼,“要比可以,不过我平白无故浪费时间跟你比,对我有什么好处?”
  “今天这场比试不止是我自己的意思,想必你也知道天恩书院吧,我便是从那里出来,我在天恩书院中有个好友,他很想跟你比比剑,但因为某些原因此次没能前来,便托我看看你这个天骄殿的天才是不是名副其实。”朱文灵身躯笔直,立在原地声音秀气,虽然对面四人的气息都很不俗,但他丝毫不畏惧。
  至于天恩书院里边有个好友这种事,则是凭空捏造。
  朱文灵不傻,听这王风的口气,哪里还不知道这厮想要下赌注。
  不是怕输,只是没有必要。
  反正今日今日已经到了这织金峰上,王风不比,自己便不下山,无论输赢如何,少年都不会去增加一些赌注。
  能达成的事,何必再添赌注,多加一丝风险,虽然这风险发生的概率不过千分之一。
  说了这么个搪塞的理由,朱文灵撇了撇王风的眼神,毫不在意。
  果然,对面的王风答应了,“好,我跟你比,说实话,同境之中能给我威胁感的人很少,目前除了我几个师兄之外,你算一个。”
  朱文灵笑笑,“我也是,你放心,今日只分高低,不分生死,我是不会取你性命的。一来你还要为你师尊守灵,二来我也不能杀你。”
  这不能杀的理由,自然是因为这历山之中诸多大势力存在,在这些个势力没有敲锤定音之时,私自斩杀这个王风,难免会惹上觊觎天地灵胎的嫌疑。
  “小师弟,要不要我出手帮你解决了这个逼逼赖赖小王八蛋。”
  看着朱文灵,烂虾跃跃欲试,很想试试自己修炼了大半年的《星辰玲珑决》。
  逼逼赖赖这个形容词,是麻烦的意思,以前自己这个小师弟在封仙山几人居住的茅屋之中做过专门的解释。
  如今看着这个颇为狡猾而又实力不俗的拜经国七皇子,烂虾不知怎的,福至心灵一般这词就上来了。在烂虾心中,学当以致用。
  狗蛋在边上小声低语,“小师弟,小心些,我在无双门的时候就曾听到过这朱文灵的威名,不是土鸡土狗。”
  王风嗯了一声,从储物袋中拿出了寒尊剑,向着旁边的空地走去。
  朱文灵满身的随意,紧随而至同样到了空地之中。
  旁边观战的张秀成三人盯着朱文灵,忧心忡忡,这个朱文灵身上的气机确实不同凡响,狗蛋不禁担忧道:“万一小师弟打不过怎么办?”
  成熟稳重的张秀成置之一笑,“别着急,要是小师弟打不过咱们就一起上去干他。”
  烂虾和狗蛋深以为然,丝毫没有觉得单挑不成便群殴别人是可耻行径。
  小蓝在烂虾的怀里目瞪口呆,忍不住口吐人言,“不是吧,你们人类不是最讲究武德吗?”
  “你小小年纪懂什么,当年我们师傅就是这么交的,用他老人家的话来说就是单挑打不过,群殴也不是不行。”狗蛋对老头的教导铭记于心。
  小蓝眨着大眼睛,哦了一声,恍然大悟。
  “出剑吧。”朱文灵单收持剑,一股极其锋利的气息随之出现,凝炼无比的剑气缓缓自手中长剑慢慢散了开来。
  王风不再废话,寒尊剑出鞘,一股君临天下的气息升起,接着山水剑意缓缓铺开。
  “啧啧啧,小师弟的山水剑意又上了一个等阶。”一旁的张秀成点评道。
  狗蛋和烂虾点点头,老头没有藏私,《山水剑经》都完整的传给了四人,在剑道之上,大师兄张秀成走在了最前边,其次便是小师弟,接着才是二人。
  两人在剑经的修炼上半斤八两,正如二人原来所想的那般,剑练不好,名字也没有一个好的。
  如今名字是有一个好的了,可是在剑道修为之上仍然落后于大师兄和小师弟之后。
  山水剑意铺展开来,手中的寒尊剑变得更加温顺,阴阳眼一开,踩着踏入圆满境界的身法《流光》王风便率先出剑。
  剑气在寒尊剑的加持之下变成了淡淡的金色,剑气起,眨眼而至。
  “来得好!”朱文灵手中长剑之上的剑气猛涨数倍,一剑将金色剑气劈开,身如鬼魅极速杀向王风。
  寒尊剑撞在朱文灵的剑上,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传来,丹田之中的灵力高强度输出压住了这股反震之力以至于不让寒尊剑脱手而出。
  这个小自己一两岁的少年郎剑势竟然如此凶猛!
  二人乃是近身相互喂剑,这样来既打得舒爽又考验剑法,王风剑速快出朱文灵几分,但朱文灵汹涌的剑势和每一剑中蕴藏着的恐怖的力量将王风这比自己快了几分的剑速压了下来。
  除了修习《山水剑经》之外,王风所练的剑法就只有《太阿剑法》。
  太阿剑法早在象牙山之中就破入可圆满境界,又经过了之后长达数月的磨炼,剑招早已臻至化境。
  每一剑都是太阿剑法,每一剑又都不是太阿剑法。寒尊剑携带者山水剑意,角度刁钻,去极难应付!
  在五品功法《太一决》作为核心支撑,每一剑的威力都直逼不依境强者。
  不断出剑收剑的朱文灵感受到了来自这个天明天骄殿弟子的可怕压制力,额头已经微微冒汗。
  随即眼神一狠,不再藏私。
  王风只感觉对方的剑上慢慢多了一丝灵性,接着那剑上的剑气竟然缓缓变成了浓烈的黑色。
  “是剑意!”这种感觉王风最为熟悉不过了。
  “没错,这是我的死亡剑意,好好感受感受吧!”
  朱文灵声音很淡,但其中的自负显露无疑。
  一旁的烂虾看着场中神气的七皇子朱文灵,没好气的道:“有什么了不起的,这小子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他那什么狗屁死亡剑意不过如此,剑意分为九层,咱们是小师弟是二,他才到了一,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敢说堂堂一国皇子没有见过世面,自取其辱,也就烂虾一人了。
  烂虾所说之言虽然粗糙可鄙,但张秀成还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山水剑经》分为十二层,前九层分别对应着九层剑意,至于后面三层,则是涉及到了剑魂的领域。
  在剑道之路上,第一步便是要凝炼剑气,随后领悟剑势,剑势大成方能踏入剑意领域,至于剑意之后则是剑魂,剑魂之后张秀成便不知道了,十二层的《山水剑经》最高也就是三层剑魂境界。
  张秀成记得自己的小师弟王风,半年凝剑气,一年半剑势大成,停留了一年之后方才踏入了剑意第一层。
  如今接近一年不见,自己这个小师弟剑意已入第二层,夸一句天纵之资也不是不可。
  两人你来我往,交手了数十回合也难分高下,直到朱文灵祭出死亡剑意,局势这才有了逆转。
  王风凭借剑意将两人的修为差距拉平,但此刻朱文灵的死亡剑意一出,这种平衡又再度被打破。
  王风在泥菩萨走到极致修成了白菩萨,战斗之时身躯隐隐有白光闪烁。
  朱文灵在根基之上虽然差着王风半步,但在木偶人之中也走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铁木偶,差着极境灵木偶也就是一步之遥。
  一个山水剑意二层,一个死亡剑意一层。
  朱文灵用死亡剑意打破了两人的平衡,心中却是极其屈辱,作为天恩书院的天之骄子,又是拜经国七皇子,从小便有大宗师亲自教导,但就是如此,还被一个比自己修为低了一个小境界的人压住,生生逼出了自己的死亡剑意。
  从某种程度来说,自己在天姿和根基之上,已经输给了眼前之人。
  一直以来,朱文灵都觉得自己天姿不输于任何人,就算是看到了剑辉的四大年轻杀手被那描川一拳一脚变击败,朱文灵仍然觉得没什么的,自己也可以做的,自己与这些个大势力妖孽的差距不过是资源和环境带来的。
  可这个王风与自己一般无二,结果资质根基甚至悟性都将自己拉开了差距,天之骄子朱文灵,对这个跟自己打的不分上下的人起了杀心。
  在死亡剑意的加持之下,朱文灵出剑越来越凶,死亡剑意一次次撕开王风的山水剑意。
  王风打着打着,发现这朱文灵的杀机在不断增强,剑剑不留余力,倘若自己挡不住任何一剑,自己就没有任何的机会。
  阴阳眼缓缓睁开,原本驱动时已经与正常人的双眼一般无二的瞳孔这一次却是重新变成了一黑一白。
  这是王风太过用力催动的缘故。
  杀心大起的朱文灵看到自己这个对手的双眼猛然之间变了颜色,接着感觉自己被一双眼睛死死盯住,仿佛自己的一切都要被层层剥离开来。
  最为恐怖的是,这双眼睛携带者一股惊天的杀机。
  真真正正,摄人心魄!
  手中长剑一顿,那双眼睛始终让自己心中悸动,不断出剑的同时,朱文灵留了一分心思。
  这是超乎常人的感应,对生死危机的敏感。
  双眼变得一黑一白的王风,世界在此刻变得无比的清晰,朱文灵的剑道轨迹甚至是身体之中的血液流动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这一刻,自己的精气神被完美掌控,这种状态之下,各方面的能力都提升了一大截,这是王风许久以来,第一次真正用尽全力去催动阴阳眼。
  朱文灵心中打颤,但附着死亡剑意的长剑却是不停,今日,拼尽全力也要将这小子击杀!
  这是此时此刻的朱文灵心中唯一的想法,一旁观战的张秀成眉头一皱,“这朱文灵天赋极佳,心机也深厚,可就是心性不行,在这样的关头还能被自己的愤怒冲昏头脑,恐怕是皇子这个身份给他带来的荣耀和信心太多了。”
  张秀成的声音不小,正在对战的二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一心只想击杀王风的朱文灵浑身一震。
  张秀成说完,一旁的狗蛋接过了话头,“有些人本就心胸狭窄看别人时总是鼻孔朝天,但却要装模作样身着粗布麻衣与人亲近,处处讲理,让人看起来和蔼可亲。实则是什么样的人就是什么样的人,心胸狭窄之人并可恶,看不起别人也不可恶,但明明自己心性如此,却又不敢表露,这才可恶。”
  王风正欲施展全力想要给这朱文灵一点颜色看看,但还没斩出几剑,对方却是飘然而退。
  只见朱文灵退了十几步与自己拉开了距离,对着张秀成抱拳,“多谢指点,文灵显些失了心境。”
  成熟稳重的张秀成向前几步,皮笑肉不笑,“谢我?大可不必,我不过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再者,朱文灵,你以为我小师弟这里,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么?”
  张秀成说完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但朱文灵心中却是猛然一沉,接着一股生死危机荡漾在心头,如万斤巨石聪高空坠落平静的湖面。
  但一切都迟了,朱文灵眼中只见与自己说话的青年右手缓缓抬起,捏了一个剑指,整个人咻的一下就消失在原地。
  朱文灵不敢大意,生死危机之下死亡剑意升腾而起,以剑护身。
  没有华丽的剑气,也没有摄人心魄的震慑,只见原地消失的张秀成出现在自己面前,接着只听到自己挡在身前的长剑生生被其剑指点断,一道剑光冲入了自己的丹田。
  “不!不要!”这一刻,朱文灵绝望了,那道剑光出现在自己丹田之后,竟然在顷刻之间绽放无尽光华,仅仅瞬间的事,剧烈的疼痛侵袭脑海,丹田彻底破碎。
  “先指点你,再以迅雷不及耳之势摧毁你的所有幻想,真是爽快。”
  张秀成的声音淡淡响起,已然回到了原来站着的位置。
  王风大骇,此刻自己精气神提升到巅峰,感官升华到极致,大师兄张秀成出手再到回到原点不过眨眼之间。
  而最让王风震惊的是,大师兄张秀成暴露出来的修为是蜕变境巅峰,踏入了真正的极境!
  而一闪即逝的剑意不知道比自己强了多少倍,只是手捏剑指一点,朱文灵所有的防御如同一张白纸一般脆弱不堪,那绝非凡品的长剑更是被生生点断,直取丹田。
  朱文灵双眼之中满是难以置信,丹田在瞬间便被这白衣青年所破,他怎么会出手的?他为什么要出手?自己并未得罪于他!
  但说什么都晚了,朱文灵面容扭曲,那是丹田破碎带来的巨大痛苦,随之而来的是散功带来的冲击。
  烂虾和狗蛋同样满脸蒙圈,没想到大师兄如此果断狠辣。
  这一指,点掉的不止是这个拜经国七皇子的丹田和修为,还有朱文灵的道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