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禁武令 > 第三章 明月出天关

第三章 明月出天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孔老和方之画一路相携而去,轻功展开,在月下看来不过两道黑色箭影,倏忽间就消失在山峦之中,积雪上只留下一指宽的浅浅脚印。
  他们出得天孙派所在的玉珠峰,一路向东,越过野牛沟,转眼到了玉虚峰山脚下。孔老便道:“贤侄,我便上山一趟,去取那禁武令。”
  方之画奇道:“孔老的意思,那禁武令却不是书信上的空口白话,而是确有其物了?”
  孔老道:“便是随着今日那封书信同来的。老黑铁,漆着红色油漆,和当时太祖皇帝颁布的一般无二。我担心随身带着丢失,唉,由此大可以看出这小皇帝的野心,正如他信中所说,是非要一雪前耻不可了。方贤侄,你在这里稍待,我回门内取回这件信物,免得见了那朝廷的人,问起这道令牌,你我却拿不出来。”说罢,跃上树枝,几下凌跃,就消失在枝叶之中了。
  方之画见他背影,心中暗自赞叹:“天衣派以内功深湛闻名,这天衣两个字,便是形容武学高手内力浑厚,诸般邪魔不得亲近,虽然身着白衣,却不染纤尘。我向来不以为然。天下武功,内功为关诀窍要,修的一身强硬内功,飞花摘叶均可伤人,管你招式如何花巧,一力降十会便了。而那修的高明内功的门派,哪个不是名扬江湖?武当少林,尽皆如此,怎会像天衣派这样汲汲营营,辛苦撑持?今日看来,孔老施展轻功,气息绵延不绝,与我狂奔十数里,连一口气也不喘。这不是经验,而是实打实的内力修为。都说人到七十古来稀,即便是武学大家,到了七十岁,也要气血衰落,功力大不如前。孔老今年也七十有二了,施展起武功却也全不输给我这个年轻后辈,这等内功造诣,当真非同一般。看来这江湖上,人的名,树的影,都并非妄言。天衣派如今衰落,却和门内武功精湛与否毫无关系。”
  他想罢,不禁叹了一口气,心道:“哎,我自己这一本烂账还没理清,怎的又去操心别人的事?哎,白师妹,方之画怎样也想不明白,你怎么嫁给了孙云吉那个无耻小人!”他越想心里越是郁结,时而拍掌大叫,时而抚着胸口,脚上不停,转眼就走到了山阴处一块高岗上。他心道:“不知不觉,我竟走到了这出云台。当年我还是个傻小子,黄昏摸出山门,半夜才回去,一直潜在这里,偷看白师妹练剑,那时候,张大侠也会不时过来,指点师妹剑法。我看见他二人双剑合璧,相视一笑,内心何其酸楚,但今时今日,想要看这情景也看不到了。不管今日月色多好,白师妹都不会来了。”他摸着山壁,旋即找到了他幼年时候常蹲在里面的土坑,如今他长得高大了,这个小洞穴再也容不下他。他看着看着,眼睛一湿,竟然流下泪来。想他当年,也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小男孩,待到长大了,做了一派掌门,那种种细腻心事便都吞进肚子里面,不给人知道了,今日情绪激荡,竟然两次落泪,若说给他门内弟子听,恐怕也是没人相信的。
  方之画哭了一回,忽然听到高台上传来练剑的声响,他心中大惊道:“莫不是白师妹来了?”连忙透过树枝看过去。今夜昆仑的月色明白如洗,出云台罩在一层白光中,仿佛腾云起雾一样。只见一个白衣身影站在台中,手中长剑舞作一道白练,身形翩然,脚步轻盈。方之画心中大动,几乎就要喊出一声“白师妹”来了。却立刻道:“不对不对,这人身量比师妹还瘦小些,用剑生涩,定然不是白馨师妹。”他仔细看去,心中更笃定了一分:“浮光掠影,游龙走笔,灵犀一动,这人用的是天衣派的剑法。这一路灵光十二剑,走的是轻巧灵动的路子,他一路大开大合,杀气太重,不像是练剑,倒像是在发泄。难道是天衣派哪个小辈,什么深仇大恨过不去,竟然凶戾如此?”方之画待要出去查看,竟有一个身影快了一步,窜了出去,和那练剑之人对起剑法来。
  方之画看了几招,心里不禁好笑:“人家用灵光十二,一路快剑,你却用的入门剑法相对。这天底下的入门剑法,都是一个套路,招数沉缓,去势简单,这怎赢得他?”再看几招,却不禁悚然大惊:“那新来的人知道入门剑法之弊,竟能扬长弊端,躲去锋芒。这一招回风拂柳,直取人的脖颈,他却平平递出一剑入门剑法。若是旁人使了,必然割喉断气,死得透了,但在他这里,用力巧妙,不沾剑锋,却往剑刃上压去。那回风的回力被断,拂柳的劲气就被消弭于无形之中了。这般奇思妙想,我方之画想一辈子也想不出。光论招式,这使灵光十二剑的人输定了。”果然,十来招过后,那人的气息全乱,只得放弃灵光十二剑,同样用入门剑法招呼。谁知那后来的人却反而提起一招“光风霁月”,使起了灵光十二剑,先前那人用了几招入门剑法,却左支右绌,见那后来者横剑劈出,化作三道剑气落下,用了一招“风花雪月”,无奈只得也用一招“风花雪月”应对。这样又堪堪对了十来招,都是灵光十二剑,连所用的剑招都一般无二。那先前比剑的人跳出圈外,落剑停招道:“师妹,不要胡闹了。”
  方之画大惊:“我还以为是天衣派哪位长老高人,指导门下弟子喂招,却是师兄妹。这做师兄的年纪不大,那做师妹的岂不是更为幼小。天衣派命不该绝,年轻一代竟然有这般惊采绝艳的弟子。”
  那女孩子轻笑了一声,走出阴影,长发如丝,美目流转,仪态温柔,端的是一个娇媚可爱的少女。却不是小师姐是谁?她面露委屈之色道:“明玉没有胡闹。”
  那师兄正是张玄素,他收剑回鞘,语气却温柔了不少:“你还说,我们用的一样剑招,这算得什么拆解,只不过白白浪费时间而已。”
  奚明玉见张玄素神色不像生气,便调皮一笑道:“大师兄说这是浪费时间,我不服气。这灵光十二剑,一在灵,灵在纯是手腕功夫,全用巧劲,二在光,光是剑如急光,以快取胜。师兄先前心里不开心,用的不灵也无光,等到和我对了这一路剑法,才真正用出了这道快剑。你说我是不是胡闹?”
  张玄素脸色一红,道:“是我意气用事,糟蹋了这一路剑法。”
  奚明玉道:“一路剑法,既然学来,便是愿意怎样用就怎样用,谈何糟蹋?我只知道,师兄这样用剑,伤神伤身,只会更不开心。”
  张玄素道:“胡闹!练剑之人,怎能懈怠手中之剑?”这话说出口,却有点后悔,心道:“师妹全是关心我,我胡乱说些什么。”想要道歉,又不知道如何说,只有一直支支吾吾。他慌乱间抬眼一看,奚明玉全然没有生气,只是微微笑着。见他看向自己,蓦然叹了一口气:“师兄,你可不可以开心一点呢?”
  张玄素心中一时悲愤,一时柔情,呆立原地,只说出一句:“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可我的仇人,却都是曾经亲故。此仇报了也罢,不抱也罢,张玄素这一生也不会开心了,但,但我只愿你这一生,永永远远没有烦恼。”
  奚明玉心思纯澈,怎明白师兄的绮思,一时茫然,只道:“师兄……”
  一旁的方之画却大惊失色,心道:“这个孩子,莫非是,莫非是张大侠和师妹的儿子?我们都找他不到,却怎的拜在了天衣派门下?师妹怎舍得让他离开身边?”一时又转念想到那句“张玄素这一生也不会开心了,但,但我只愿你这一生,永永远远没有烦恼。”心里一阵难过,心道:“我们便都是天涯沦落人了。”
  这边方之画转着心思,忽听得半空中一声:“两只小猴子,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奚明玉和张玄素一起叫到:“师傅!”
  方之画也抬头看,只见孔老纵身跳下,落在了出云台上,笑道:“方贤侄,出来吧。”方之画尴尬一笑,从躲藏的松树间跳了下来。孔老指着方之画,对张玄素指道:“玄素,这是你爹爹生前的结义兄弟,你来拜见吧。”张玄素立即端正行礼道:“世叔,张玄素有礼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