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禁武令 > 第五章 深闺小妇轻英雄

第五章 深闺小妇轻英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厅中众人一片哗然。一个穿着青色道袍的长须男子站起身来,抱拳鞠躬,对那女子行了一礼。台下有人说:“这人是金丹派慕华真,全真教没有来,陕西各门派以他为尊。”厅中旋即安静下来,大家都等他说话。慕华真道:“请问夫人,可是这间主人?”
  那小妇人微微一笑,美目流转,极具风韵,温声细语道:“不错,我就是陛下为天下请来的武林盟主。”
  慕华真面露难色道:“夫人说笑了。”其余围观众人看她一副娇柔样子,说话却这样大言不惭,顿时哄笑起来。其中一个带着斗笠、背上背着鱼竿的老头儿拍着桌子,笑的打跌,朗声道:“小小妇人,懂得什么!我们礼佛的礼佛,修道的修道,要饭的要饭。有事就打架,无事就互不相干。这样好日子过了千百年了,岂是一个小皇帝能管得的!”那慕华真正色道:“夫人,并非我等武人不服天子管教,实在是这‘武林盟主’称呼,太也不切实际了些。想天下武林门派不知凡几,就说我们这川陕两地,每过一村,便有一门派,正邪不两立,相邻多宿怨。峨眉派多大的名气,便是在四川境内,走在江湖的人,也不是人人都服气。”
  卢白眉本笑眯眯的听着,忽听到此话,立刻大叫起来:“谁也!哪个对我峨眉派不服气!”那背着鱼竿的老头笑道:“我不服气!你待怎的?”卢白眉怒道:“我便要打得你服气了!”老头儿也大笑道:“好好!早就想跟你打一架了!”说罢,两人一起跃上桌子,空手搏斗起来,卢白眉使得一路通臂拳,灵动狡黠;那拿着鱼竿的老人却操起一套醉拳来,憨态可掬。你来我往,拆解了几十招,卢白眉拳法越使越快,忽地使出一招“挖蛇胆”,拳头擦着鱼竿老头的耳朵过去。老头儿大喜,心道:“他求胜心切了!这招竟然打偏,好机会!”立刻使出一招“华山崩”,双拳打向卢白眉胸口。却不料这招“挖蛇胆”乃通臂拳精华所在,本是诱敌招数,卢白眉手臂伸展,本来已经无法再伸长,此时却咔咔一响,竟然又伸长了一寸,一拳轰在老头儿的太阳穴上。老头的“华山崩”还未使出,太阳穴竟被击中,眼前一片白光,昏昏晕晕的跌落在桌下。他脊背一着地,顿时清醒了几分,原地打滚,站了起来,脸色发青。卢白眉站在桌子上大笑道:“你输了,服气不服气!”老头儿脸色忽然青忽然白,突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方之画看得好笑,俯身对两个小辈说:“那长臂如猿的,是峨眉派的掌门人‘白眉道人’卢白眉,那背着鱼竿的老头,是崆峒五老之首的‘雪岭渔翁’王坚,这两个人都是学武成痴,性格古怪之人,老了老了,偏偏更加喜爱胡闹,如今凑在一起,当真是锅碗瓢盆、魑魅魍魉,乱成一团了。”张玄素心道:“事情还未见分晓,场面本该如何凝重,他们这样混闹,未免太不庄重。”板着脸,心中大是不赞成。奚明玉一直静静的看着两人比斗,通臂拳、醉拳本是峨眉、崆峒大是有名的厉害武功,出招精妙在于颠毫,旁人看去,目不暇接,连一招完整的招式也看不出来。但看在奚明玉眼中,形即是形,神即是神,拳法中的种种微妙地方、厉害之处,宛如电光火石一样掠过少女心中,让她大是惊叹。卢白眉和王坚不过拆解了几十招,她眼中却好像沧海桑田了一样。王坚落败跌下桌子,她脸上还是一副呆呆的样子。方之画说话本是想要逗弄两个孩子发笑,却不料两人都是一脸的老神在在。他觉得尴尬,嘿嘿一笑,默默坐正了。
  却说场中,卢白眉见王坚嚎啕大哭,顿时慌了,道:“莫哭莫哭!输了就输了,你一个堂堂男子汉,哭什么!好没出息。”王坚只是大哭。卢白眉一生最见不得人在他面前哭泣,见王坚哭泣不止,顿时手忙脚乱道:“莫要哭了!你怎样能不哭嘛!大不了算你赢便了!”王坚顿时不哭了,好奇道:“姓卢的,你当真肯认输?到时候这厅中的川陕武林人物回了家来,都说卢白眉输给了王坚,峨眉派武功大大的不如崆峒派,我崆峒派扬眉吐气,我王坚之下,崆峒五老个个心中得意,每日连米饭都要多吃几碗。而你们峨眉派从此丢了大人,见了我们崆峒派的徒子徒孙也要恭恭敬敬行礼,说一声,我们掌门人可是崆峒五老的手下败将啊!你可愿意?”全场的武林人士都心中好笑,方之画心道:“他这是把我们当作死人吗?谁输谁赢,我们却看不出来吗?即便是白眉道长认输,我们也只会称颂他高手风格,崆峒派和峨眉派武功哪个强哪个弱,还需要多说吗?”卢白眉却信以为真,脸色顿时变了:“我……我乃是一个人输给你,我们峨眉派的武功却一点也不逊色于你那个崆峒派。”王坚道:“你好糊涂!我们一开始比斗为了什么?”卢白眉道:“是……为了什么来着?”王坚道:“便是为了分出武功高低了!你不认输,我也不认输,怎见得武功高低来了?”卢白眉道:“那怎么办!大不了再比过了!”王坚道:“好!我们再比过。”抽出背后鱼竿,横着劈出,端的是一招醉剑中的“招摇过市”,卢白眉大叫:“好!你们这没名气的崆峒派,剑法倒精妙,小兄弟,借我剑来一用!”说罢,从邻桌上坐着慕华真腰间拿过一把剑来,连刺三下,正是“猿公剑法”中的“阳关三叠”。两人连声呼和,妙招迭出,看得厅中武人大是过瘾。王坚忽笑道:“地方太小了也,卢白眉,我们出去玩耍!”卢白眉大笑:“正合我意!”两人边打斗,便运起轻功,竟然倏忽间飞出酒楼去了。
  明玉看得兴起,竟茫茫然站了起来,只要跟出去。孔老连忙低声呼喝道:“丫头!”她被师傅呼喊,猛然一惊,神色才正常起来,笑道:“好精妙剑法!这位峨眉派的叔叔,武功不比我阿爹低呢!”孔老微笑道:“你小小姑娘,怎看得出两位武学名家的武功高低来!像你爹和白眉道长这样的高手,武功孰高孰低,不亲自比来,旁人是看不出的。”明玉微笑叹息道:“好可惜,阿爹他……”孔老拍着小女孩肩膀,却不说话。方之画一片茫然,心道:“这小姑娘的爹是谁?看孔老说法,乃是大大有名的武林高手,名声更是和卢掌门并驾齐驱的,好是奇怪!”待要相问,见孔老三人都面露凝重,却不好意思。
  厅中一阵喧哗,经两个老顽童这一吵闹,先前那严肃的气氛全无。慕华真更是被抢走了佩剑,他脸上苦笑,心道:“卢掌门当真手快,他夺我佩剑的招数甚是高妙,我金丹派本就不是练武的门派,这也就罢了。今日什么场合!他也太不明白事理了。只愿那朝廷派来的女子不要生气。哎,那女子大是古怪,柔柔弱弱的,怕是皇亲国戚或是朝廷哪位官员的家眷。横竖做这‘武林盟主’是万万不成的,我只有好好对她说个清楚。”便抱拳道:“夫人,卢掌门和王长老没有恶意,我江湖武人放浪不羁惯了,总与规矩道理不太相合。”那小妇人微微一笑:“卢白眉、王坚,性格甚是可爱,足盛于那些真小人、伪君子多矣。”慕华真心中苦笑,心道:“怎觉得是在说我。”恭谨道:“夫人,不是我等小民不奉天子旨意,而是实在有为难之处。想当初武当派奚大侠,少林派元悔大师,誉满天下,也不曾当得这武林盟主,您……这恐怕不行。”他说罢,抬眼看那女子,那女子神色端庄,微笑凝眸,慕华真心中一荡,不敢直视,立刻低下头来。
  那小妇人从容不迫的站起身,像一片飘落的叶子一样,轻飘飘的荡上了舞台。对一直直挺挺站在那里的柳如是微微俯身鞠躬道:“柳掌门。”柳如是顶着一张白色的脸谱,硬邦邦的欠身行礼,冷声道:“阿曼夫人。”满座这才知道这女子的名字,乃是叫做阿曼。阿曼温柔一笑,转身看向台下的武林中人,道:“你们中原武林的事情,我僻处西南,均是不知的。什么大侠、大师,我也一个不认识。方才厅上除了两个老头,自己报上了姓名,一个叫做卢白眉,一个叫做王坚,你们在座的名字我也一个说不出。”厅下顿时有人大笑道:“小娘子,你又不是老子姘头,怎记住老子名字!”引得一片哄笑声。阿曼脸上没有着恼神色,轻轻巧巧的从鬓边拿起一根玉钗,“嗖”的一声冲着那说话的男子丢了过去。钗子去势甚急,那男的来不及取出兵刃,只能慌忙伸手去挡。玉钗立时刺穿了男子的右手,尖头刚好就停在他咽喉之上。这一番较量,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待到众人反应过来,只听见男子一声杀猪一般的大叫,手上血淋淋的,攥着一根玉钗,脖子上一个小洞,却只流了点血就停了。方之画、孔老正坐在那说话男子左近,把这一幕看得清楚。方之画道:“这人乃是龙泉山庄庄主长子康荣,素来贪花好色惯了。这次可算踢到了铁板。”孔老是内力修行的行家,此时见那女子举重若轻的样子,心中惴惴道:“这女人好大的手劲,内力恐怕很高啊!她投掷玉钗,尖头刚好落在咽喉上,蹭了康荣一层薄皮,既点到而止,又足见威慑意思,绝不只是出于巧合,恐怕她连康荣会伸手格挡这一节也想到了。当今江湖,能做到这地步的,无一不是成名人物,这女的却是谁来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