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禁武令 > 第八章 观天星宿出紫薇

第八章 观天星宿出紫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走得几步,过了一大片树林,前方一块空地上,月光如洗,停着几匹马儿,马上坐着两个白衣男子。奚明玉抬眼看去,只见当先一个男子,容貌极俊美,清朗如深涧水、蓝田玉一般,月光照在他身上,仿佛神仙披上了一层光晕。却不是奚明玉的大哥奚明月是谁?明玉欢喜的大叫一声:“大哥!”
  奚明月冷清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一道笑意,温声道:“小妹!”伸手把明玉带上马来,搂在怀中,握住妹妹冰凉的双手给她取暖。明玉蜷缩在哥哥怀中,无尽的委屈伤心都淡了,只有点点温暖,淡淡喜悦。她侧头抬眼看着大哥,见他光风霁月一样脸上,都是风尘困顿之色,轻声道:“大哥,你怎的脸色这样不好?”
  大哥身后一人道:“小师妹,掌门师兄已是七天不吃不喝不睡了。在武当山与此地之间,不知走了多少来回。”明玉抬眸一看,说话的乃是说话的乃是奚千里的小弟子,名字叫做程君羡,小小年纪,却颇有师傅和师兄的风范。明玉心中转念一动,低头轻叹道:“那就是为了禁武令啦。”奚明月道:“明玉,昆仑六派也接到了禁武令?”明玉道:“便是了。不少武林同道方才在城里的一座酒楼叫做‘金玉楼’的打架来着。有峨嵋派的一个叫做卢白眉的叔叔,有个崆峒派的王坚叔叔,还有龙泉山庄的康荣,金丹派南宗的慕华真,还有个很厉害的女人叫做阿曼。这些人都打不过她,我师父也没打过,已经被她一根簪子刺死了。”奚明月皱眉道:“孔老竟被害死了?”他低头分辨明玉的神色,小姑娘却只是微笑,他轻叹一口气,勒马回头对程君羡道:“阿曼,阿曼,我们一路听得的,该当就是她了。君羡,我们立刻进城!”
  忽地,城楼上有人高喊了一声:“此时进城,晚了!”话音刚落,跳下两个白衣男子来,正正落在边上两匹马儿背上。明玉定睛一看,都是她爹爹的弟子,面带病相,眉上有刀疤的是老三周羽,最擅长用飞镖暗器、短小兵刃,特别是长弓弩箭,更是一把好手,人称“没羽箭”的就是了。他交游甚广,旁人往往开始与他做个酒肉朋友,做的久了,竟都成了过命的交情。那“晚了”句,正是他说的。
  后面一个是奚千里的二弟子,名字叫做曹雨田,剑法高超,最擅长乐器,常年背着一把古琴来去。他待人温和有礼,却是了不起的聪明人,往往能料敌机先,屡出奇计。明玉心中暗叹:“武当这一代几个弟子,长相都甚是俊美,若要推出一二,论曹师兄为首。若哥哥是如玉君子,他就是如花美人啦。”想着,脸上带笑。曹雨田温柔一笑,从奚明月怀中抱过小姑娘来,摸着她发顶心道:“明玉,你脑子里面又在想些什么鬼主意?”明玉笑道:“不敢。明玉只是想,曹师兄长得越发美了,比明玉这个女孩子还要美丽上几分,明玉心中实在是羡慕。”曹雨田讪然一笑,道:“混闹。”却不生气。周羽道:“明玉,你来看师兄长得如何?”明玉道:“师兄长得,明玉却不好说。”周羽道:“怎的说不得?”明玉笑道:“假话我说不出,说了真话,倒叫师兄生气。”几人瞧着周羽,一起大笑。周羽道:“明玉,你年纪还小着,不懂那男子英气之美,等到你长大了,便会觉得师兄长得英俊潇洒,惹人爱慕啦。”奚明月微微一笑,道:“玩笑打得够了,老三,城中是什么情况。”
  周羽正色道:“大是不妙。曹师兄早先等在里面,见了我传令讯号,来找我汇合。他对我说:‘川陕群雄都被关在金玉楼里面,附近只有一队兵卒,不见会武的。’我便道:‘机会难得,我们趁机进去把人救了!’曹师兄当然说好。我们从侧楼窗户进去,一路小心翼翼。结果进了门去,大厅里空荡荡的,别说人了,连只狗也没有。我二人四周看了,还是曹师兄看出了端倪,跟我说:‘师弟,这后院里早先停着的车马都不见了,想是方才把人运走了。’我们赶紧骑上马,顺着车辙印记去追来,谁料到追着追着,就进了河里面,车辙的印记从此没有了。想是那运人的里面也有个躲避追踪的高手。我们沿着河道走了许久,再没看见人迹。”曹雨田轻轻抚着手上的玉笛,叹道:“追上了又如何?打不过那女子,我们种种图谋,都不过一场空谋划。”奚明月面色沉沉道:“纵然力有不逮,也要尽我们所能。至于是不是一场空,倒时再说吧。”程君羡道:“掌门师兄,我们还进城吗?”奚明月道:“长安已是一座空城,不必去了。我们按照原先计划,去神火教总坛。”武当三弟子皆道:“是!”四人一起勒马,沿着城墙往西面去了。
  马跑的疾,曹雨田张开披风给明玉挡风。明玉轻轻扯着他发梢问道:“曹师兄,我们去神火教做什么?”曹雨田道:“这事说来话长。起因乃是在于一个很厉害的小偷儿。”明玉惊道:“一个小偷?”曹雨田道:“你八成也听过,说来他老家就在武当山下,还算是和我们做个邻居。”明玉道:“住在武当山的小偷儿,我八成知道,那就是丐帮的安长老啦,我小时候,他老是偷我的糖葫芦,还偏偏当我的面吃,我与他吵闹,他便说:‘这天底下糖葫芦这么多,你怎么知道是我偷你的,你不是没有当场捉住我?小小姑娘,诬陷一个老人家,好不讲道理。’他虽然不是什么老人家,然而时候多了,我怎么也捉不住他,还以为真是屋里面生了老鼠,我把他给诬陷啦。我便找到他家,对安婶婶说了这事。婶婶把他叫来,当着我的面打了安叔叔一顿板子,还叫他赔我糖葫芦来着。”曹雨田道:“安比伦最害怕夫人,这也不必多说了。雨田所知,他可不是会偷了东西赔给人家的性格。我倒好奇,最后他是赔了你还是没有?”明玉道:“他便私下找来我,对我说:‘明玉丫头,你来看,若是叔叔给你几十根糖葫芦,你一气吃了,牙齿也吃坏了。什么东西,一次用的尽了,往后总连个念想也没有,实在不美,你说是不是?’我便说:‘叔叔说的不错,你既然跟我道了歉,糖葫芦就算了吧。’安叔叔道:‘那可不行,回头你婶婶问起来,我可没话说啦。不如这样,叔叔交给你一手好玩的把戏,你学会了,以后千百根糖葫芦也有了。’”
  曹雨田立时明白过来,笑道:“那必然是安比伦妙手空空的绝技了。明玉,你可学会了?”明玉道:“师兄,你猜我学会了没有?”曹雨田如有所感,往怀中一摸,道:“不错,你学的很好,我竟然没有察觉。”明玉微微一笑,从怀中拿出一个绑着绳子的小纸包儿来,正是方才从曹雨田怀中摸出来的。她问:“师兄,包的倒像是副药的样子,我便没拆开,师兄,这里面是什么?”曹雨田伸手把药包放入怀中,道:“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一副麻药罢了。幸而你没有打开,不然师兄我就会大大的麻烦。”明玉道:“可是麻沸散?活水喝的吗?”曹雨田道:“华佗先生死后,麻沸散已经失传多时了。这乃是云南地方一种民间秘药,说是麻沸散,却也不及。只能使人失去知觉,却不能教你不痛。至于使用,说也容易,燃在香炉里烧成雾气就好了,改日我细细教你。”
  说话间,马已经过了东墙,听得城墙上似乎有人吵闹,在这空荡荡夜里,分外诡异。几人一起勒马,心中暗自生疑。忽地,竟然掉下一团红色影子。周羽学箭,眼神甚好,立时看出这是个什么东西,道:“是个人也!”奚明月二话不说,展开武当派轻功“梯云纵”,临空虚点,飞上了城墙。他在半空中转了个身,轻轻巧巧接住了那红衣人。
  二人在城墙阴影下,互相看不见容貌。那人:“咦!”了一声,奚明月温声道:“你小心些,我带你下去。”对着城墙虚踢了几下借力,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此时,月光照下,二人双目相对,只见一个是绝代美少年,一个乃是个艳丽无匹的美丽少女。奚明月大窘,慌忙把红衣少女放下,抱拳道:“得罪。”那女孩子却不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奚明月,眼神晶亮亮的。
  城墙上立时亮起了好几束火把,十来个人向下看来。有人叫道:“公‥小姐,你可好?”有个年轻男孩子的声音叫道:“姐姐!姐姐!你如何了?”奚明月皱眉看去,心道:“我们虽光明正大,却不必与人节外生枝。但若这姑娘有难,便必得帮了。”道:“姑娘,你为何掉下来的?”
  那女孩子恍然一惊,脸带红云,低头道:“我向来喜欢看红灯,今夜长安红灯高照,我想半空中看去,必然更加美丽,想要关叔叔带我去看,他不肯,我就自己跳下来了。”这一番举动,本来甚是娇蛮,足可见这女子性子,但她此时说出来,怯生生,羞答答的,却也叫人不奇怪。奚明月叹道:“灯火必与人声相合,才算得美丽。长安街上挂着这许多灯笼,却连个行人也没有,这般诡异,有什么好看的?姑娘,你还是要多珍重自己,这样冒失事情,以后不可做了。”红衣少女喏喏道:“你若是喜欢在热闹人群中看灯火,改日我叫他们…改日长安街市上热闹光景,我还是挂上一千盏红灯,与你来看可好?”奚明月道:“待那时,奚明月不知人在哪里了。是活着,还是死了。相聚无多,记得当下足矣。”便要离去。
  明玉看那少女,只见她脸上三分羞涩,三分不甘,甫时,曹雨田的马正走到那少女跟前,她便轻声对红衣少女说:“姐姐,你若喜欢,须得敢爱敢恨,勇敢一点,否则,天涯海角,再难相逢。”
  红衣少女恍然大惊,道一声:“谢了。”照直追了上去,正站在奚明月的马前,一对如水美目静静看着他,突兀道:“你要记住,我叫赵晴云。”奚明月点头道:“我记得了。赵姑娘。”赵晴云道:“你若是今年中秋十五还活着,就要来此地找我赏灯。你是堂堂大侠,不能出尔反尔。”奚明月一愣,心中突然一动,鬼使神差道:“好!”说罢,率先勒马去了。三个师弟也一起勒马跟上。
  赵晴云扯着袖子,一脸绯红的站在原地,暗叹道:“他叫奚明月,月色皎洁,不染纤尘。有德君子,仗剑江湖。”心中百般柔情,竟如春草般,绵绵生发,一时痴了。忽地,城门大开,走出一对人来,举着的火把映红了少女的脸颊。一个小小少年抢先握住她的手来,道:“姐姐,吓死阿龙了。”赵晴云微微一笑:“我没事,你不要害怕。”一个中年男子率先跪下了,跟着这一帮人通通跪了下来。那当先男子道:“方才臣下不知救了公主是什么人,怕他们知道公主身份,反而伤害了公主,故而叫他们一起叫作小姐,请公主恕罪。”赵晴云笑道:“我不怪你。关叔叔,你说先前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现下知道了吗?”关叔叔道:“启禀公主,我看服色,他们乃是天下名门武当派的弟子。”赵晴云立时笑逐颜开道:“那,奚明月,你认得不认得。”关叔叔道:“启禀公主,奚明月乃是当代武当派掌门,武功固然高强,人品也是一等一的。属下哪能认得这样厉害的人物?”赵晴云暗自欢喜,心道:“你是大名鼎鼎的武当派掌门,我就知道你这人必然十全十美,乃是一个了不起的好人。”心中暗自欣喜。阿龙道:“姐姐,阿龙肚子饿了。”赵晴云恍然一动:“今年中秋,我们来这长安城吃月饼好不好?我教你认识一个很好很好的人。”阿龙拍掌道:“好!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