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禁武令 > 第十二章 天长路远魂飞苦

第十二章 天长路远魂飞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猴儿从山崖上跳下,立时凌空翻了三个筋斗,脚踩住了山壁,运起轻灵短小的轻身功夫,顺着坠力向下奔去。然而山崖高达百丈,纵然他是天下一等一的轻功好手,奔跑之间也渐渐及不上下坠的力道,终于脚离开了山壁,照直掉了下去。索性长安山中多木,他身子在大树上几番缓冲,倒没摔死。只是落地时候,双腿一痛,骨节嘎嘎响起,直是断了。随即,全身骨节爆豆一般,伸长了开来,从一个瘦小少年,成了一个矮个子的成年男子。那金丝罗绮的上衣在这一番动作中,早被刮擦的乱糟糟,现下直接撑爆了。
  老猴儿眼冒金星,躺在乱草晨露之间,久久不能动弹,只是长长喘气。少时,神志回复了几分,心中转开了念头:“可惜老猴儿没学过那高明的易容改装之术,见朝廷的人,不得不蒙着斗笠。现下情况危急,他们并不会想太多。若是过得几天,他们回过味道来,必然知道我这举动大是蹊跷。唉,我虽然死了,也只能救得少主一时,救不了少主一世。”心中大是懊丧气苦。但也因此,求死的想法反而淡了。
  他躺了一会儿,忽然听得草丛中一阵细碎。抬眼看去,一只肥壮的山羊从中探出头来,瞪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子盯着自己。老猴儿随着那羊儿,眼珠也是一转,笑道:“好畜生!我正腿脚不便,你就来了。”随手拔起地上几株嫩草儿,伸到羊儿嘴巴前。那羊儿“咩咩”叫了两声,缓步走了过来,伸头吃老猴儿手中的草。老猴儿一把按住山羊的颈子,稍一用力,整个人翻到了羊身上。
  他这一起身,才发现身下竟然垫着一个人。已经被自己砸的头骨碎裂、肠穿肚烂,死了不能再死了。老猴儿稍一思索,便明白过来,心道:“原是你在我身下挡了一下,老猴儿才没立时死了。是了,你恐怕就是个放羊的羊倌,方才就站在这里,哪里料到会有我老猴儿从上面掉下?却也倒霉,却也无辜。”
  他身上委实很轻,乘在羊儿身上,羊儿只是“咩咩”两声,却不惊慌。老猴儿揪住了山羊的耳朵,像骑马一般“驾”了一声,那羊儿便随着他用力方向走去。四下里不少山羊正吃草,见老猴儿骑着山羊走来,便都纷纷跟上。原来,这一头乃是头羊。羊倌驯养出来,从此只需管好这一头,其他众羊都会跟着来去。老猴儿骑着这山羊,是以其他羊儿才会纷纷跟来。
  老猴儿把破碎了的上衣系在腰上,衣摆垂下,挡住了山羊和他的腿脚。看着像是个长了四条腿的人,要多古怪有多古怪。他也不觉得,大声叫唤着驱赶跟上来的几只山羊,脸上重又见了几分顽童似得狡猾调皮,心情大好。
  他瞧着落日方向,驱动山羊走了一会儿,很快就进了长安城。那守门的几人指着老猴儿大笑的不止。若是平日,老猴儿手脚健全,定要在这几个士兵脸上各自赏上一个巴掌,此时便不想节外生枝,只是“嗤”了一声。
  他对长安城熟悉如手掌上的纹路,指挥着十来只山羊到了城西几间废屋处,从羊儿身上跨了下来,缩坐在城墙角落。教众多羊儿围坐在身边。他身也好,心也罢,都实在疲累至极,然而心绪激动,却偏偏睡不着。眯着眼睛瞧着城墙上落下的太阳,心中诸般情绪,其乱如麻。
  坐了一会儿,忽听见废屋中有人说话。只听得一人道:“这人是做什么的?”另一人道:“看着倒是脸生,不像是城中人物。怕是个外地来的。你看他衣衫被划破,但那料子可是顶好的,怕是个有钱人家的老爷,在翠华山遇到劫匪了罢?”又一人道:“他既然遭了劫匪,也不差我们这几个再劫上以劫。丢了马车仆从、金子银子、大小媳妇,也不差再丢上那一只山羊。”一个道:“我瞧你是贪嘴想要吃那山羊。”那先前的道:“热乎乎、肥的流油的山羊腿,你不想吃吗?”这几个声音都是极其稚嫩,似乎是几个年纪不大的孩子。老猴儿将他们说话听在耳中,却全然不动声色,只待看这几人欲何种作为。
  啪的一声,他身后废屋几扇门扉一起被撞开。七八个小乞丐服色的少年一起冲了出来,把他围在中间。老猴儿细细看去,见他们身上都未佩戴布袋,知道只是寻常乞儿,不是丐帮乞丐。便更不放在心上。其中一个道:“嘿,那汉子,交出羊来,我们便放过你走了,否则拳打脚踢,鼻青脸肿,平白遭罪。”老猴儿却全不理会。那说话的便道:“这汉子不知道好歹,我们便打一顿,把羊儿抢来。”一个道:“想到热乎乎的肥羊腿,我嘴里都是馋涎,手上全是力气!”说罢,几人一起抢上来,伸手拉扯那羊。如此这般一番动作,头颈都露在老猴儿眼皮底下了。
  老猴儿残了双脚,手上却没什么伤,伸长手臂一捞,便把两个小乞丐抓在了手中。那两个小乞丐一起“哎呦!”叫起来。老猴儿“嘿嘿”一笑,手臂展开,把二人抛上了半空。围着的几个乞儿慌忙伸手接着,却不知老猴儿在抛掷之间用了劲道,两个小儿骨溜溜在半空中翻了两个大筋斗,把一圈孩子都撞开倒在地上。那被他抓在右手中的小孩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慌忙大叫起来:“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另一个孩子吓得脸色煞白,却不说话。
  老猴儿哼了一声道:“小鬼,服了吗?”顺手把两个孩子一起丢在地上。
  一个孩子立时栽倒在地,那先前叫喊的孩子慌忙跪下,嘴上不停道:“大侠饶命!大侠饶命!”他身后一个大点的乞儿醒过神来,道:“罗嗦什么!快跑了!”说罢拉起叫喊的孩子,七八个人一起往后面窜去。老猴儿叹了一口气,他本是喜欢玩闹的人,但此时实在没什么好玩的心情,是心下打了主义,就此纵容那几个孩子去了。但眼神仍然盯在几人身上,故作凶狠样子,想要吓上他们一吓。
  此时正是日夜交替时分,太阳照在这几个孩子身上,瞬息之间化为暗影,把他们身形照的清清楚楚。老猴儿盯着看去,猛然一惊,脑子闪过一阵火光,一时间差点昏晕过去。心道:“哎呀!那口中叫着‘大侠饶命’的窝囊东西,他背影简直和少主像神了!”心中恶念陡生,心道:“他与少主年级相当,身形相似,我一口咬定他就是少主,朝廷必然从教中搜到了少主衣物,只需穿在他身上一看,便再也没有什么好怀疑的了。到时候,他们对这娃娃,杀了刮了、凌虐至死,再也不会想到少主却好端端活在世上。”口中猛然大叫一声:“都给我站住。”随手在地上抓出一把石子,冲着近处几个少年人投掷过去。
  他手腕力道非同常人,这一掷之间带上了暗劲,别说有几个正被打上穴道的,立时定在原地,就是其中几个被石子儿扫到了腿上的,也瞬间腿软倒地,再也起不来了。只那叫饶的孩子,被先前那年纪大的孩子扯着,跑的远了,这一把小石头,竟然一颗粒也没落在他身上。
  老猴儿见了,岿然一叹,心道:“我这手段,太也阴损恶毒,是以老天爷也看不下去,暗中使那孩子跑了。”双手放下,便不再施展武功。谁知就在这时,那告饶的小乞儿忽地大叫一声,跪在地上,大喊道:“大侠饶了他们吧,大侠饶了他们吧。”老猴儿不耐挥手道:“你们既然躲开了,就自己去吧,罗嗦什么?”那两个孩子却不肯离开。互相对视一眼,趴在地上,开始拖动倒地的几个孩子。
  老猴儿“咦”了一声,心道:“胆子虽小,却也重义气,不是全然的脓包。”心念一转,冷笑道:“你们便是带走了他们,也没有用,我这‘腐心钉’的毒性,早就深入他们肺腑啦,若是没有解药,待得一日一夜,这几个小娃娃就会肠穿肚烂而死,死时痛苦无比,七窍流血。”两个孩子同时停住。一个倒地的孩子哭叫道:“大哥、二哥,你们自己快跑吧,我不想痛死,你们用石头砸死我吧!”那大孩子咬牙切齿,眼圈一红,却生生憋住了眼泪。那先前告饶的孩子脸色白的像是纸一样。
  老猴儿道:“你们也见了,我腿脚不便,骑着山羊,总归不太舒服,最好有个腿脚伶俐的小孩子,背着我一程。我有了脚力,心情大好,便可解了这几个孩儿的毒。”那大孩儿道:“你骗人!你要把我两人骗过去,一起杀了。”老猴儿道:“骗不骗人,你也没有别的办法。”说罢状若无意的看了一眼告饶的孩子,道:“就是你了,你愿不愿意背着我。你若愿意,你这些哥哥弟弟便能活,若是不愿意,就自己跑了去吧,他们肠穿肚烂而死,变成鬼魂也要日日责骂你,却不管我的事情。”
  那告饶少年脸色灰白,忽地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向老猴儿。老猴儿心中叫了一声好,心道:“他心中害怕极了,却也肯过来,这种肝胆不逊色于那大智大勇的英雄人物。若不是教主大恩未报,我说什么也不会害了你这样孩子。”
  那大孩子道:“小二!别去!去了便糟了!”却也不敢上前拉住。告饶少年颤声道:“我不能放着他们不管。”全身发抖着走到了老猴儿身前。老猴儿嘿嘿一下,抓住他胳膊,一个翻身,骑在了他背上,左手指甲对着他颈部,道:“你若是乱动,立时叫你血溅三尺,没了性命”。小乞儿道:“是……你吧解药给了他们吧!”说话间,下身传来一阵骚臭,显然是小便失禁了。
  老猴儿嘿嘿一笑,从怀中逃出一瓶清心丹来,随手丢在了大孩子怀中,道:“给他们服了。一个时辰之后自然好了。”实际上,那“暗器”不过平常石子,上面哪里有毒性了?只是被封住的穴道,非要过了一个时辰才会解开。
  老猴儿一把拽住小乞儿的脖子,指挥他向前走。那大孩儿道:“你不能走,若是一个时辰后他们还是不好呢?”老猴儿道:“我好好一瓶解药给了你,便是装药丸的瓶子也比你们几个小乞丐金贵,何必骗你?”转头对小乞儿问道:“这城中可有大户,可有快马?”小乞儿颤声道:“我等在茶馆里听那些有钱的财头儿说,知府裴大人家的马最快,乃是那个狮子马儿的大碗的马……”老猴儿道:“大宛名马狮子骢。嗯,这倒是好马,不想一个小小知府也有这等福气。你带我去那裴知府家里。”小乞儿颤声道:“是……”
  老猴儿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心中却无半点放松,盯着这乞儿酷似少主的后脑,心中百念丛生。忽地,听到身后一阵人声,侧身一看,元是那大孩子追了上来。显是不放心被他制住的这个小乞儿。老猴儿冷笑一声,手掌对准乞儿背心大椎穴,输出一股真气。乞儿忽然觉得全身一阵温暖,小声道:“这位大爷,你莫不是也给我下了……给我下了那个毒钉子吧?”老猴儿道:“你跑起来看看。”乞儿道:“我……我不跑,中了毒药,若是一跑,准定就没命了!你别让我跑。”老猴儿玩心大起,笑道:“你跑了不一定要死,你若是不跑,我一掌打死了你,却是一定要死的。”乞儿大惊道:“我跑!”撒腿边跑。
  老猴儿掌上用力,内力输入这小乞儿经脉。小乞儿脚下如同生风,比在马上还快上几分,吓得连连大叫“哎呦”,却因为老猴儿威胁,不敢停住。不多时,便把那大孩子甩到后面,不见了人影。
  小乞儿道:“你好厉害,这是什么仙法?我若是学会了,往后偷鸡的时候,就不会被狗追上了。”老猴儿心道:“这小乞儿经脉之间,颇为畅达,若是拜入神火教,非学到一身厉害内力不可。可惜。”道:“这是内功心法,过几日闲了无事,我交给你好了。”小乞儿听了这话,心中忽然一阵感动:“你……你待我真好。”老猴儿听他语出真诚,心中大是不忍,只道:“你若是乖乖听话,我往后一般待你好。”小乞儿道:“你待我好,我为你做什么都甘愿。”老猴儿心道:“为我死了也甘愿吗?”嘴上却不说。
  转眼,他们就到了知府裴元大门前。老猴儿道:“我早先住在长安城里时候,还不见这样高的牌楼,雕梁画栋,好生厉害。”那小乞儿似乎不怕了,朗声道:“裴知府的女儿是皇上的妃子,这牌楼是建给她的,你瞧,那上面画着凤凰,只有皇上的老婆才能自称为凤凰。”老猴儿道:“胡说,皇帝的女儿和妹妹不也是凤凰?”小乞儿道:“是!还有他女儿、妹妹。”老猴儿笑道:“还有他老娘!”小乞儿也笑了:“是,是我考虑不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