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禁武令 > 第十三章 不识庐山真面目

第十三章 不识庐山真面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就这样夜间休息,白日赶路。老猴儿真把小乞儿当做神火教的少主一般悉心照顾,教小乞儿感动不已。而奚明玉虽无限疲惫,吃尽了苦头,却寸步不敢稍离。老猴儿多次试探,竟然没把她甩掉。
  几日之间,老猴儿渐渐察觉城中拦路的兵卒见多,街上审查也严密了不少,知道自己一行人的行踪已暴露在阿曼、袁朗等人目下。知道甩开明玉已经是迫在眉梢的事情。
  这一日,他们穿城而过,老猴儿故意在人多处慢行,放松奚明玉警惕。悄声对小乞儿道:“你说,我对你好是不好?”小乞儿恭敬道:“大侠伯伯,我这一生里,你是待我最好的长辈啦。我这人胆子小、没出息,运气却这样好,实在不敢相信。”老猴儿神色一苦,但仍咬紧牙关,道:“那我说的话,你相信还是不相信?”小乞儿幼时候混迹长安街头,性格怯懦乃是天生,但脑子却不笨。察言观色,自成一家。他瞧见老猴儿神色,心中七八分知道他要说谎,却不肯真的怀疑,便道:“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便了。”老猴儿未察觉小乞儿神色变化,只道:“好,那我便告诉你,我那日在长安街上,一群小乞丐,独独看见你一个,不是没道理的事情。我本就是一路要找你来着。”小乞儿道:“我一个小乞丐,你找到了我,又有什么用了?”老猴儿道:“你却不知,你本是神火教教主的幼子,名字叫做周长君的。你父亲是个大大的英雄豪杰,我不过是他手下的一个小人物罢了。”
  小乞儿大是惊骇,道:“你说,你说我是有爹爹的人?我爹是个武林中的教主。我有爹爹,我不是孤儿,我有爹爹,我不是孤儿。”念叨一回,只觉得自己从此不是天地间一个没爹妈的小杂种,而是正经有个爹的人。疏忽间,又觉得自己没有这样好的运气,恐怕老猴儿认错了,便颤声道:“你大概是认错了罢?我这样胆小窝囊,怎能有个英雄做爸爸?”老猴儿道:“没错没错!你爹被仇人追杀,不敢把你带在身边,是以叫你在长安城中做个小乞丐。但他时时偷偷来看你,我也常跟着同来,是以认得你样子。你爹远远见了你,便指着对我说:‘这就是我心肝宝贝的儿子,我生怕他被人害死,所以不敢相认。你是我心腹的手下,所以才敢告诉你知道。’”
  小乞儿全身大震,心头一阵孺慕之情,大喜道:“我是有爹的人!我爹是神火教教主!我——”这话被奚明玉听在耳中,心道:“你是神火教的少主,这我知道的。”
  小乞儿直愣愣笑了一会儿,转头对老猴儿道:“这位大侠伯伯——”老猴儿道:“不敢,你既然知道你自己身份,便是神火教少主,不能叫我伯伯,要叫我侯长老。”小乞丐见惯了老猴儿乖戾残忍样子,一时间不敢,待到想到自己是个了不起的大英雄的儿子,心中猛然涌起一阵英雄气概,终于叫了出来:“侯长老。”老猴儿恭敬道:“少主!”
  这一声少主,叫得小乞儿眼冒金星。手脚都不知道如何摆放。他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慌忙转而问道:“你,大……侯长老,我们这就去见我的爹爹吗?”老猴儿故意摆出一道严肃面目,沉痛道:“教主他被人害死了!”小乞儿眼前一花,心中大痛:“什么!”老猴儿道:“教主被人害死,这些人现下知道你的存在,也要赶着来害你了!我带着你这一路奔波,就是要躲开坏人追捕,救你的性命。好给教主留下一条血脉。你可明白?”小乞儿惊讶道:“我爹是大英雄,大豪杰,也给人害死了,这仇家这样厉害,我没什么本事,总归是逃不脱的,早晚也会被人害死。大侠…侯长老,你不要管我了,快逃走去吧。你武功这样厉害,肯定能逃脱生天。待到他们抓住我,我一口咬死不知道你去向,这样你便安全了。”
  老猴儿心中震颤,道:“小孩子家家,不知道害怕,实在胡说八道。”待到看他神色,一片真诚,作假不来,心中不禁大是愁苦愧疚,心道:“我生平认识的朋友也有不少,胆子像你这般小的一个没有,心性如你这般善良的又有的几个?你愿意为了保全老猴儿性命,自己死了,这样待我的人,除了周大哥,再没有别的。”此时此地,只想要就此放他去了,转念道:“便是恩人知己,也有孰轻孰重,先来后到。周大哥的恩情,我先还了,到时候抵命给你便了。”抬头猛地见了不远不近跟着的奚明玉,心头一转,心道:“嘿嘿,现在倒有个现成的机会。我教少主活命,却叫你小子平白得个如花似玉的老婆,纵然你死了,也是牡丹花下死,总归不冤枉。”便故作大怒道:“你瞧不起我,是不是?”
  小乞儿道:“怎会?”老猴儿夹缠道:“你肯为我死了,乃是英雄好汉的作为。”小乞儿心中惊喜,心道:“原来这是英雄好汉的作为,我也算是个英雄好汉了,爹爹泉下有知,必然甚是欢喜。”老猴儿道:“我却不肯为你死了,这是脓包废料的作为。你自己要做好汉,要我做脓包废料,这不是看不起我吗?”小乞儿一时怔愣,觉得他这话似乎很有道理,一时间接不上。老猴儿便道:“你若是真心敬我,便要教我做英雄好汉。”小乞儿缓了一晌,道:“我本来无能之极,是个大大的脓包废料,现下你做英雄好汉罢!我来做脓包废料。这才丁是丁,卯是卯。”老猴儿道:“好!我来做英雄好汉,你是英雄好汉的少主,总归也不算是脓包废料。”神色一转,道:“但有件大大为难的地方,需要你来料理。”小乞儿道:“我?我…不知道行是不行,你这样大的本事也做不来,我就更加做不来了。”
  老猴儿眼珠一转,笑道:“你做的来,偏偏只是你做的来。”指着奚明玉道:“瞧见了没,这姑娘长得如何?”小乞儿脸色顿时一红,低声道:“这,这小仙女长得实在美丽。”老猴儿道:“这是你未过门的媳妇了!”小乞儿立时目瞪口呆:“什么!”老猴儿故作镇静,道:“这是你爹生前给你讨要的老婆,人品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好,你喜欢不喜欢?”小乞丐吓得痴了,只觉得说出“喜欢”两个字也是对这少女的玷污。老猴儿笑道:“看你神色,那是不用问了,肯定喜欢。我要跟你说的,就是这件事情。这姑娘品行很好啊,虽然神火教灭门,仍旧不肯离弃你,一路追来。可是咱们老爷们赴死,怎么能连累了小姑娘,所以,我要你使个把戏,把她骗走了。我们独自去逃难。”小乞儿听了,忙道:“是,这件事刻不容缓。”老猴儿一笑,附耳对他说了几句话,忽然一个踉跄,从马上跌落了下来。
  小乞儿和身后跟着的奚明玉慌忙勒马。小乞儿“哎呦”一声,胡乱从马上落了下来。明玉纵马几步来到他身边,俯下身子,伸出手来,道:“恩公,你快随我去。”小乞儿道:“你,你误会他了,他不是要害我,是要救我,你可有什么法子,帮帮他吧!”明玉一时间难辨真假,但她全当小乞儿就是周长君,便他说什么是什么了。只道:“你牵着马,我去找郎中。”翻身下马,把两马的马缰都交给小乞儿,展开轻功飞入廊坊之间去了。
  她刚走,老猴儿忽然翻身上马,揪住小乞儿脖子,把他丢在奚明玉原来骑着的马上,道:“快走!”原来这伤病晕倒、请求救助一番变故,都是他给小乞儿支的招数,用来骗走奚明玉的。
  小乞儿在马上颠簸了几天,对于这骑马的本事虽然算不上熟练,但也有模有样。两人纵马狂奔,立时出城,在郊野中晃荡了几日,见奚明玉没有追上来,知道是彻底甩掉了。老猴儿为了作戏做十成,逐渐交给小乞丐一些神火教入门的、能速成的功夫。小乞丐根骨甚好,学来极快,让老猴儿这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的老师很是得意。他还时时把周长君一些举止言谈教给小乞儿,见他气度实在不像是一派少主,是以便叫他见人少说话。
  小乞儿这几日恍惚一场大梦。他本以为自己便是个卑贱的小乞丐,却突然变成了神火教少主,老猴儿对他及其尊重敬爱,那美到说一句话也不敢的少女竟然是他的未婚妻,这就仿佛忽然闯进了别人的生活一般。叫他虽然几分忧虑,但多是欢喜。至于生死大事,反而不太重要了。
  这一夜,两人行到乌蒙山左近,山野中忽然传来一阵狼嚎声。马儿听了叫声,立时不肯走了,只在原地转圈。老猴儿在马屁股上狠狠打了几下,也没什么用处。
  小乞丐在长安山中见过野狼,知道野狼吃人的凶猛,这时许多只野狼一起大叫起来,吓得他全身发抖,颤声道:“大…侯长老,我害怕。我们往回走罢!”老猴儿道:“这样多的狼,太过凶险,我们先原路返回,待到天亮了,再重新找路便了。”见小乞儿瑟瑟发抖的样子,道:“少主,你来我马上,我们共骑,便不怕了。”谁料到这句话刚一说完,暗处忽地传出一声轻笑,娇媚婉转,似乎是个女子。老猴儿听着这声音,瞬息便知道是哪个,大叫一声:“阿曼!”
  那女子道:“这位就是神火教少主周长君了?小小少年,长得真是俊俏。”小乞儿心道:“我一脸的灰尘泥土,你哪里看得见我长相了。”却不知阿曼喜欢看人看脸上骨相,便是人死了,化作一具骷髅,也能大概瞧出这人生前美丑来。五毒教一代以来,曾经以此招揽女弟子,是以收来的女子,一个赛一个的美貌,专门迷惑那心术不正的武林人士。
  却说阿曼这句话说完,几十只高大的野狼,忽地一起从草丛间窜了出来,把老猴儿围在中间。一双双绿森森的眼珠子,黑暗中瞧上去甚是吓人。老猴儿心道:“你要我们被野狼啃噬,死无全尸吗?老猴儿可不干!”奋力勒动马缰,可惜马儿全不动弹,扯了几下,竟然吓得瘫倒在地上。老猴儿怒骂道:“说是大宛名马,不知是第几代子孙,被那没骨气的龟孙子养着,变成了这般模样,给你老祖宗丢人。”伸手抓住小乞儿脖子,便要运轻功跃出去。忽地,野狼背上闪出一片亮森森的刀剑光影。老猴儿“哎呦”一声,跳回了野狼包围之中。知道外围站着不少人,之所以不敢点火,是怕吓到了这些野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