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禁武令 > 第十四章 少小浮萍依无枝

第十四章 少小浮萍依无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乞儿“啊呀”一声,眼中立时流下热泪来。闪电稍纵即逝,只余下他和野狼在一片黑暗中。他捂住嘴巴,不敢胡乱哭泣,只是屏息听着。野狼咬断骨头,撕下碎肉的声音不断,让他三魂七魄都吓出去了,想要逃跑,脚上发软,却是一点力气也没有。
  过了一会儿,雨中传来啪嗒的脚步声,小乞儿虽然看不见,但也约略知道几只野狼渐渐走来了。这些狼吃得饱了,一时间倒不急于杀了他吃肉,但秉性贪婪,吃出了人肉的鲜美,却也不想放他就这样走了。几只大狼不断用鼻子、爪子,扒拉着小乞儿,要叫他和狼群一道走。小乞儿感到那湿漉漉、热乎乎的鼻子磨在裸露的皮肤上,终于怕的不行,把头埋在胳膊肘里面,低声哭泣了起来。
  忽地,雨声中传来一个少女温和的音调:“恩公,你不要害怕。”话音刚落,一道雪亮的剑光闪过,几只野狼一起嚎叫起来,往一处奔去。小乞儿一时间不明所以,趁着野狼走了,拼着残损的身躯,向前爬了几步。只听见身后野狼嘶吼,少女娇声呼喝,中又夹杂了不少刀剑铿锵之声。心中好奇,回身看去。只见奚明玉运起一路昆仑天衣派的“云中剑法”,和群狼正搏杀。她天性便有猎手一般的直觉,虽在黑暗之中,目不能视,但是全靠感觉,竟也能和野狼对上一二。可惜狼群吃饱,虽然凶性减少,但气力十足。不多时,明玉身上便挂上了几十道伤口,皮肉撕烂,血流如注。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小乞儿猛然之间瞧出了奚明玉样子,立时大惊失色,挪动着四肢,忍受着筋骨撕裂的剧痛,往回爬去,嘴里大喊着:“你们快来吃我吧!快来吃我啊!”群狼一起攻击奚明玉,哪个搭理他来着?小乞儿一咬牙,伸手捉住最后一只野狼的尾巴,狠命往后拖拽。他没学过武功,瘦小年幼,本来力气也不见得大了。此时经脉断绝,四肢酸软无力,就如同个四五岁孩子一般。几番拖拽也不动。那狼被他拖拽的烦了,怒吼一声,转头去咬他脖子,小乞儿一声大叫,猛地翻身压在了狼身上,也去用牙齿咬着野狼的脖子。他全身无力,下颚处却是没有经脉的,力气仍在,拼死咬住了,野狼一时不能挣脱,竟被这小孩儿的牙齿制住了。
  却说奚明玉展开一路“云中剑法”,与野狼对搏。她遭逢险境,心神动摇,一会儿便落于劣势。然而奚明玉天性中,偏偏有那一种在险境之中反而情绪高昂的勇气。身上伤痛激起了她心中血性,她不害怕,嘴角反而带上了一点笑意。她劈开一剑,剑尖向前颤巍巍刺出,正是云中剑法的一招“定海神针”,霎时间刺瞎了两只野狼的眼睛,一只左眼,一只右眼,两狼狼狈退出。她轻声呼喝道:“好畜生!再来。”剑如波浪,一招“一波三折”,削断了三只狼的耳朵。群狼痛吼之间,她一个翻身,压在了一只大个子老狼背上,剑出腋下,一招“飞流直下”挑中了老狼的脊骨,她轻声呼喝,肩膀用力,带着老狼身体飞出,侧身翻出,跌入狼群之中,用剑上老狼做沙包,和群狼撞在一起,接着这惯力和剑刃的锋芒,生生把老狼劈做两半。
  老狼一死,群狼惊动,几只狼一起低声嚎叫了一回,似乎是觉得与这少女相斗得不偿失。恨恨的看了奚明玉一眼,消失在雨中。明玉微微一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脚下一软,坐在地上。她细细的喘了一会儿气。方要站起来。在淡淡月色,凄迷风雨中,隐约瞧见不远处地上一片黑影,似乎是一只狼。她心中一惊,捡起掉在地上的长剑,缓步走出。
  那狼倒在地上,奚明玉举剑刺在它的眉心,剑入三寸,狼却一动不动,显然死得透了。明玉轻轻一呼气,待要离开,忽然听见狼身下传来一阵呻吟。她稍作思索,便想的明白了,大惊道:“恩公?”奋力掀起狼身,只见小乞儿仰面躺着,气息奄奄,嘴里面都是血液。明玉大惊失色,道:“恩公,你吐了这样多的血。”慌忙扶着他起来,用手试探他胸口后背。
  小乞儿迷迷糊糊醒了,感到一双温热柔软的小手抚摸在他心口,说不出的舒服。微微睁开眼看,明玉的容色都在夜色中隐没,唯有那一双水一般的美眸,亮晶晶的瞧着他。其中蕴藏的真挚情感、无限担忧,让他心中骤然情动。他实在无力,声音轻的好似叹息,道:“那是那只狼的血,我没事。”明玉眼含泪花道:“胡说,你脉相好弱,身体又这么凉。”她解下外袍,紧紧裹在小乞儿身上,小乞儿想要推拒,却早已虚弱到说不出话。
  明玉抿住泪水,微笑道:“别怕…长君,我带你去找大夫。”她慢慢扶起小乞儿,但是身上伤口失血过多,不免眼前一阵发晕。她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不知道我们的马儿还在不在。”小乞儿喃喃道:“那大碗的名马……”明玉道:“那匹大宛名马被狼吃了,我就是瞧见它尸首,才知道你们在这里。”说罢,打了一个呼哨。呼哨声落,明玉先前骑着的那匹青色的马儿从草丛中怯生生探出头来。明玉笑道:“好马儿,原来你还在。”
  她牵过马来,先扶着小乞丐上马。自己再翻身上去。小乞丐全身发抖,趴在马上,牙关打颤,不多时便睡着了。忽然睡梦中觉得马颠簸得厉害了一些,缓缓醒来,发现明玉正策马在荒野间疾驰,四下里都传来野狼嚎叫的声音。小乞儿大惊:“都是狼!”明玉神色平静中带着一点冷峻:“是我疏忽了。我以为打散了这些狼,我们便平安无事了。谁知道它们这般的记仇,引来了旁的狼群。现在不能停下,停下便被围住没法子逃脱了。只能指望着马儿快跑,把这些野狼一起甩在后面。”
  雨停了一会儿,此时又开始下。小乞儿和奚明玉摒住呼吸,策马在夜色中疾驰。跑到山坳地方,山坡上忽然传来一片狼嚎声。几十只森绿色的眼睛从坡上照直跑了下来。明玉眼神一冷,咬唇道:“来了。成与不成,全在此处。你拉紧我。”说罢目不斜视,凭着来时的记忆策马找路。不多时,狼群便冲到了青骢马身后,越来越近。小乞儿忍着害怕回头看着,那一张张血盆大口中冒出嘶吼声音,牙齿和口水几乎沾到马尾巴上。他此生从未见过这样噩梦一样的场景,心中无限害怕,眼中冒出泪花。他看看狼群,再看看奚明玉,那眼色一时绝望,一时温柔。忽然哽咽道:“小仙女,你千万小心。”
  奚明玉心中一动,正要问他说这话什么意思,忽然觉得腰间力道一松,小乞儿骤然放开了环着她腰的手。她“哎呦”一声,侧头一看,见小乞儿竟然从马上跳了下去,冲进了狼群之中。她心道:“他是要野狼吃他,放过我呢。他可要死了。”
  这念头一出,一股戾气便一瞬间侵蚀了明玉的四肢百骸。随着这念头,补天大法立时发动。她全身一抖,猛然翻出一个筋斗,落在小乞儿身边。四周的野狼已经在他身上咬出了许多伤口。他歪着头,脸上带血,已经昏了。明玉心中又是痛又是恼,娇喝一声,用怀中匕首展开一招学自阿曼的天女散花剑法“风花雪月”。匕首飘出一道白练,加之锋利无匹,撕咬着小乞儿的狼群同声痛叫着躲开了。奚明玉瞧准时机,揽住小乞儿腰带,腾空跃起。狼群此时反应过来,一起扑上去撕咬。明玉带着一人,动作不免迟缓,便被咬住了鞋子。她轻声“哎呦”了一声,两人再次双双坠入狼群之中。
  小乞儿先前似乎昏迷,此时忽然清醒过来,一把揽过奚明玉把她护在身下,后背霎时间鲜血淋漓。他低声喘气,眼睛渐渐闭上。明玉慌忙叫了一声:“长君?”他动了动嘴皮,却没发出声音。明玉眼中湿润,轻声道:“谢谢你,周长君。你现下救了我第二次啦,明玉记得你的大恩大德。可欠了你这许多恩情,可不知道我来生是不是还得清。”
  忽然狼群外传出一声马的嘶鸣声。明玉心头一动,见跑了的青骢马此时竟然回转过来,要救主人。她心道:“这是老天可怜我们两个没了爹妈的孩儿,要我们活命呢。”脑子一转,心生一计。手腕微动,退出袖子里夹着的铁索系在了匕首上。抱住小乞儿打了个滚。两人原地转了一圈。湿淋淋的鲜血泼洒在奚明玉背心,锋利的爪子立刻在她腰间开了个血窟窿。她屏息静气,不为所动。运气在铁索之上,冲着狼腿奋力挥出。铁索长,匕首锐利,立时扫倒一片。明玉收回锁链,反手握住匕首,对准倒在地上的野狼的狼头、狼眼,一下一个。倏忽间放倒了三只。她趁机带着小乞丐窜出,一下跃上了青骢马。青骢马灵性非常,立时狂跑起来。不一会儿便把腿上带伤的狼群落在了身后。
  明玉拍了拍马儿的头,意示嘉许。便和小乞丐一道昏在了马背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幽幽转醒。发现两人一马正在一片草原之上。雨停了,星光流转,月色静谧,马儿正低头吃着草。她摸了摸腰上的伤口,鲜血已经凝住了,她奋力喘气,只觉得头晕眼花,强忍着不舒服摸出伤药,扯下衣服上一段布料,包扎起来。再去看小乞儿,见他身上伤口流血凝在了衣服上,待到撕扯起来必然连血带肉,疼痛无比。但也因此暂时止住了流血。明玉掉着眼泪瞧着,也不敢立刻把衣服撕扯开。只是在他露在外面的伤口上涂了伤药。只觉得他裸露在外的皮肤,火热不已,转而去抚摸他额头,也是烧得滚烫。明玉皱眉道:“哎呦,你发热了。”小乞儿半睡半醒,迷糊道:“我不热,我全身好冷。”明玉慌忙脱下系在衣服外面的一层薄外套,裹在了小乞儿身上。用手帕接住了一点露水给他搓在脑门上。
  小乞儿拼力睁眼瞧着奚明玉道:“我们没死吧?我们可还活着。”明玉温柔道:“是,我们两个都活的好好的,你别说话啦,闭上眼睛看看还困不困?”小乞儿道:“我不想闭上眼睛。小仙女,你离我这样近,我非要好好看着你。今日的事情我算是明白了,这人死了还是活着,大多是偶然巧合,虽然现下风平浪静,包不齐立时便要出现变故,害了你我性命。现下老天垂怜,叫我们好生生呆在这里。我非要趁着多活着,好好看上你一眼。唉,你这样美,人又这样好,我看你多少眼那也是不够的。”明玉道:“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从那样危险的境遇中活了下来,也不见得立刻便会死去。往后的日子还长久,我们日夕相对也不止。你别怕,只管去睡就好了。便是天塌地陷,我先为你挡上一会儿,这样好不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