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禁武令 > 第十六章 小楼吹彻玉笙寒

第十六章 小楼吹彻玉笙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身影撞来的极快,却不见什么力气,奚明玉脚步一顿,心中惊醒之间还有几分好奇,终究没有躲开。只感到一只小手轻巧的在她腰上撞了一下,摸走了她腰间的钱袋。
  明玉自从和安比槐学了妙手空空的把戏,技艺上已经是炉火纯青,加之脑子聪明,心思灵巧,对于这小偷小摸之道,自信不输给任何人。那偷东西的固然手脚极快,但明玉也在一夕之间反应过来。趁着那人全神贯注偷窃的工夫,伸手拿走了他藏在胸口的一只小小的油布包袱。那人竟没察觉。得手之后,“哎呦”一声,假装摔倒。待到明玉笑着伸手去搀扶,又是一个打滚滚到了一边去。口中大叫着:“姑娘得罪了!”站起来转身就跑。
  明玉微笑着看那小偷走过转角不见。心中笑道:“银钱我可都放在包袱里啦,那包袱放在花景身边,又有柳姑娘看顾着,你却是偷不到的。现下我这钱包里不过几两散碎银子,你要偷走便偷走吧。就是不知这被你妥帖收藏在胸口的油布包袱,里面是什么好玩的东西。”她用指甲轻轻揭开了一点,只见其中装着一大包银白色的粉末。她心道:“是石灰?不,该当是蒙汗药。这个小偷儿,偷人家东西便也罢了,还拿着蒙汗药四处走动。凡是用了这玩意儿的事情,便不能再当做小打小闹图个好玩。这样看来,我此时偷了来也好,免得他徒然生出事端,害人害己。”便把药包儿妥善收藏在袖子里,径自往城西去。
  走了一会儿,黑暗中忽然传来一阵破风之声。劲力直打向明玉后脑的“神元穴”。奚明玉神色一沉,抽出袖中匕首,转身用出一招武当派的“扑跌步”,脚下如同摔跤,向下一矮,向前一扑,匕首历时切断竹棍,明玉身体也瞬息之间向前三步距离,紧紧贴在偷袭之人身前。那偷袭之人“哎呦”一声,侧身避过匕首锋芒。明玉压下匕首刀刃,手腕如同转珠,用出“小擒拿手”,转手抵在了这人的脖颈之上,轻笑道:“小贼,别动!”
  那人“呸”的吐了一口口水,怒道:“说我是贼,这也没什么。但说我是小贼,我却万万不服气。小贼取来不过是个把铜钱,金银玉佩,我和他们可大是不同。”明玉好奇道:“偷东西的和偷东西的,能有什么不一样啦?难道你摸了别人的钱包,只拿走银钱,却把包袱皮还回去?你偷了别人玉佩,只拿走玉石,却把穗儿给人重新系在腰上?若是如此,倒是还有几分脾气个性,算得上与众不同。”那偷儿道:“孤陋寡闻了吧,你这种养在深闺里面的小姐,哪里知道我们市井上的把戏?我们偷了钱袋,何必再放回袋子?我偏偏放回银子,却拿来装钱的包袱皮;至于偷到了玉佩,我也把玉石还给人家,只拿走那系在玉石上的穗儿。你瞧好玩不好玩?”明玉道:“那是什么道理了?你或是不偷,或是偷个值钱东西。你既然偷了,却不在乎银钱,难道是偷盗成性,手上闲不下来?这也有趣了。”那偷儿“呸”了一声,道:“胡说!谁是偷盗成性来着?我如此作为,你这样见识短浅的小孩子哪里明白?”明玉微笑道:“有什么奇妙地方,你说来听听,若是说的有道理,我便放了你离开。”偷儿笑嘻嘻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说话可算数?”明玉道:“我可不是君子,但说话总是算数的没错。”小偷儿道:“好!我信你。”
  “说来,也很是简单。原来在于我偷窃之人。我选的,无一不是美男子、美女子,仰慕者从城东排到城西,也走不到尽头。我拿了银子玉佩,不过有限之资。用他们的贴身物品卖给仰慕之人,那千金之资也不止,这买卖才算是大大的合算。小娘子,你说是也不是?”明玉笑道:“你说了个好玩故事,又暗自夸奖我容貌美丽,我钱包里面的银子,算来还不够你这点心思。我便不再计较啦,放你离开。”说罢,匕首轻轻抛出一点,反手握住,离开了偷儿的脖子。偷儿反应敏捷,历时侧身脱出。两人都是手脚快速,却反而撞在了一起。明玉的手背在偷儿的脖子上轻轻蹭了一下,不过电光火石之间。若是旁人,这一瞬之间定然来不及有旁的想法。但奚明玉却历时觉察出来,轻声叫道:“哎呦!你竟然是个姑娘!”
  偷儿已经闪身到了一边,听她说话,蹲着转过身来瞧着明玉,鼓着腮道:“我不像是姑娘吗?干什么大惊小怪的?”明玉直率道:“身量衣装,都不像个姑娘。”偷儿闷声叹了一口气:“说得有几分道理。我见过的人都说我不像是个姑娘。其实仔细想来,做女子有什么好处了?我倒巴不得做个男子。”转而抬头看着奚明玉:“我本以为你会连声道歉,说自己眼拙,没认出我是个姑娘。我便可以挟私报复,让你把从我手中偷走的蒙汗药拿来。现下这计策可没办法用了。你说怎么办才好?”
  明玉微微一笑,伸出手来,把包裹递了过去。小偷斜着眼睛瞧着她:“小姑娘,你给的这样痛快,该当不会有什么阴谋暗算吧?”明玉道:“没有。我看你这人有趣,不像是个坏人,所以才还给你。”小偷扑哧一笑:“小姑娘,你道有趣的人便不是坏人吗?我却大大的不同意。这世道上的坏人,大多才华出众,说话也头头是道,反倒是做好人的,总是有一大堆规矩要守着,横着是忠孝,竖着是礼义,连说话也要咬文嚼字,之乎者也,免得失了礼貌。很是没有趣味。”明玉微笑道:“胡说,这是做人古板迂腐还是精明练达,却不是分好坏人。我也并非从此看人。我瞧你说起钱包剑穗来,也兴致勃勃、头头是道,一个人但凡在这小事情上花了许多心思,就没有闲工夫去想阴谋诡计啦。但凡是路上的一朵花,一只鸟儿,也引得这人心动许久,而那心术不正之人,旁的不说,名利心重却是一定的。他若是看得见花花草草,看得见这世上许多微小宝贵的东西,便没有了那样重的名利心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