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禁武令 > 第十八章 元知造物心肠别

第十八章 元知造物心肠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索性今日之事,并非万分为难,非此不可。便是奚明玉假扮不成,也不至于坏了事情,所以想了一回,明玉心中反而平淡了几分,笑着瞧着那局促样子的小少年。那小少年瞧着她神色,更加着急。双手攥紧,牙关紧咬。明玉心中大是好奇,轻声道:“小兄弟,你有什么着急的事情没有?若是有,你便说啊!”
  那少年“呼”的一下站了起来,脑袋猛地碰在车棚顶上,被马车惯力甩开了一步,整个身子撞在了车门上。他却一声没叫,直直瞧着奚明玉,几步走了过来,一把把明玉的手拽在了自己手中。明玉心头一惊,缓声道:“你,你有什么事情啊。”
  少年脸色更加红了,咳嗽了一声才说出话来:“你可是见过我姐姐?”明玉笑道:“你姐姐叫做什么名字,长得什么样子?我近日见到了好些可爱女子,也不知哪一个是你姐姐。”仔细看着那少年眉眼的样子分辨,只觉得清秀典雅,却并不觉得像是见过的什么人。
  少年道:“便是你身上这石竹花的香味,和我姐姐身上一般无二。她治病的药材常有一味石竹,身上平时也就是这石竹花的香味。你一进来,我就闻见了。”
  明玉喃喃道:“石竹花?”她捧起袖子,闻着上面味道,果然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花儿香味,但却也闻得不怎么清楚。心道:“这衣服便是柳姐姐借给我的啦,若是有香味也是她的。这小孩子说的姐姐难道是柳媛姑娘?这就奇怪了。”她缓声道:“我知道一位姑娘,可是她是独生的孩子,没有兄弟。你说她是你姐姐,我便不知道对是不对了。”
  那少年一时局促,少时,缓声道:“我是收养来的孩子,认她爹做了义父,平时叫她姐姐,心中也当做她是姐姐。但,但,但终究……”明玉立时大悔,忙道:“我和柳姑娘,我们认得不过也就是一天的功夫,我知道的毕竟也是有限事情。家中亲眷这样的事情,恐怕还来不及说。”
  那少年却只听见了“柳姑娘”这三个字,哑声道:“你见了,我姐,柳姑娘,你见了她是不是。”明玉微微一点头,少年便连珠一般问道:“她好不好,脸色是发红还是发白,可曾哭泣,可是在难过?”明玉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她很好,心情好的多了,事情也看得开了。”少年忽然如受重击,大声道:“什么叫看得开了!”
  明玉一惊,心道:“我佯装说她看开了情事,这不是好事吗?这孩子怎么这样生气着急?倒好像为陆丰弥叫不平一般。可他口口声声,都是柳姑娘身体好坏,这可奇怪了。”
  金玉笙见情形不对,大声咳嗽了一声。那孩子恍惚惊醒了,抬眼向着金玉笙和那丐帮男子看去。金玉笙垂眸浅笑,假作不知,那青年却目光如电,看着这孩子。孩子被他瞧着发晕,喃喃道:“我……”
  男子冷冷瞥了他一眼,回过了脸去。明玉瞧着他样子,一时间想到了一板一眼的师兄张玄素,不禁扑哧一笑。
  却听见这青年忽然开口说话,道:“报不了父仇,除不了奸邪,此时还要去出卖色相讨好一群不知所谓的女人,人生可笑如此,却还有心思惦记着一个女子,当真活的没有味道。”金玉笙伸手拍在他肩膀上,淡淡道:“罗嗦什么!”那男子便不说话了。
  那孩子怔愣了一下,全身发抖,兀自走回了自己的位置。明玉听着这话,心头也是一惊。继而缓过神来,心道:“说来,报不了父仇,除不了奸邪,我也是一般无二,很是没用。可怜我直到此刻,也还没有分辨清楚,那害了我父亲的,害了我师傅的,到底是个什么?”她转念想:“若是我杀了姐夫,杀了阿曼夫人,我的仇恨便真的报了吗?如此还不够,但我心底里到底憎恨的到底是谁呢?说来,报仇雪恨,本来和死去的人没什么关系,都是为了活着的人心安才做出的举止。可是,我要如何才能心安呢?”想来想去,大是苦恼。也无暇顾及那神色特意的孩子。
  不多时,车马到了山脚,来了几十个粗使弟子,换做木抬轿子,以免夜路刮擦,划破了众人衣服。上了山,转眼就见到了青城山门。却见门口乌压压不少人流、马匹、轿子,看来只像是夜市一般。奚明玉和金玉笙对视一眼,两人一起冲到了人丛前面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众锦衣弟子,香囊锦带,玉冠折扇,正笑闹不绝。
  两人惊讶的瞧着,金玉笙道:“莫非是城里的读书人都来了不成?”只听近旁一个男子道:“我这扇子,乃是书山墨客信中其先生的题字,他雅号草上飞凤,擅长用草书仿作女子笔体。笔力横飞之中却又有上几分袅娜风流,盛于当世文人太多,很是珍贵可爱。”另一个道:“看你这人长相威武,却不知道原来胆子这样小,既然心中喜爱女子之字,何必让个写个女子字体的男子冒充来着?你看我这折扇。”那先前说话的男子低头一看,惊讶道:“这是秀秀姑娘的题字!哎呦,你原来认识藏雪楼的陈秀秀姑娘!小生多有失礼了。正如兄台所说,小子多少有点胆子小了,但也这不全是小生的过错。若是小生本来识得如同秀秀姑娘这样的美丽女子,又教她题了一副扇面,那有怎么敢收藏匣中,不以示人?还盼望兄台……”
  明玉心头一动,忽然想到进城时看到的所谓“藏雪楼”,拉过金玉笙道:“不是文人墨客,是花花公子。那藏雪楼乃是烟花巷柳之地,这几个男子恐怕都是一路货色,有钱人家斗鸡走狗,雅号风流的纨绔子弟罢了。”
  金玉笙一愣,脸上立时出现了怒气,道:“我说童泰来问东问西的,还以为他为人热心,嘴巴上又是话多,没想到暗地里还打着这一手好算盘。你瞧那个帘子上面绣着鸡冠花的轿子,里面八成就是他家的那个文不成武不就的混蛋儿子。******,这是什么世道,我们摆开龙门阵本就难之又难,又有这些混蛋纨绔前来搅局。若是真被那些女子瞧上了哪一个,真变成了选美人的比赛,青城派丢人便丢到前十八代祖宗上了,我们武林同道也不太光彩。”想了想,取出了衣带中夹着的蒙汗药,瞧着明玉道:“奚姑娘,你先帮我看着场子,见若是有人起了疑心,便叫我住手,好不好?”
  明玉心下一动,约略明白过来,道:“好!金姑娘,此时凶险,你万分小心。”金玉笙笑道:“也不怕,总归不行了便逃之夭夭罢。”折起一只包袱,翻进了青城内墙去。
  过了不久,忽然听见门内传出说话声音,道:“佟姑娘叫我来给大家送茶啦。”门卫道:“是是,谢佟姑娘的好。”那声音又道:“门口就是等着选作掌门的相公了,是不是?”门卫道:“是了,就是他们。”前一个声音道:“带来的杯子还有剩余,这就把这些茶水拿来给他们吧。润润喉咙,也是很好的。”门卫道:“是,是,小姐心善。”
  只见大门支呀呀打开来。守门的士兵先出,随后走出了个鹅黄色衣服的少女,头发用同色丝带绑着做两个双环小髻,丝带垂下,裙裾犹如流苏。那少女不过豆蔻年华,眉目青涩,但那精灵可爱的神色却从眉梢眼角流出,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奚明玉先是一惊,随即便明白过来,心中笑道:“我先还想你是怎样叫门卫这般相信的,没想到这技巧居然这样的简单。只不过换上一身漂亮衣服,回复了个美貌姑娘的样子,便足以说明自己身份了。那一群女子,这些士兵想来也不能全记住,推说是其中哪个的侍女,他总归不会怀疑你什么。”
  这女孩子正是金玉笙。她浅浅一笑,端的是顽皮可爱。把士兵端在盘中的茶杯一一分给堂下诸人,温声软语道:“您好,您喝水。”有人见她亲切可爱,有人以为她是朝中女使的手下丫鬟,有意讨好,茶杯都接了下来,她倒上的茶水也都照样喝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