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禁武令 > 第十九章 凌波不过横塘路

第十九章 凌波不过横塘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行人进了门去,却见青城派的房屋一派焦态,有的房子被烧灼的只剩下残垣断壁,焦土之上,胡乱搭起了几间草棚。里面声音响动,想必住着青城弟子。
  明玉心道:“这些屋子仔细瞧起来,和山下供应弟子换衣服的草棚,形制细节都是一般的。恐怕请来了一位建房子的师傅,便叫他山上山下两头跑来,全不耽误。”
  走到中心地带,有几间大的殿堂屋宇,建材多石而少木,虽然外表墙壁上仍旧是烟熏火燎的姿态,但总过并未倒塌。只是木头的雕梁画柱被烧了干净,看上去光秃秃的很是丑陋。窗上既没有窗纱也没有窗纸,灯火泄露出来,在冷夜里画出一道道亮色。
  一行人以袁朗为首带路,几位紫色衣服的大人站在前面,来教考青城掌门的这许多弟子跟在最后。一行人迤逦进了殿堂之门。忽然听见女子的嬉笑之声。
  殿堂中心摆上了一道帷幕,灯火便是在帷幕之后亮起来的。似乎是在地面上一排摆了许多只蜡烛,烛光莹莹。帷幕之后,只见十来个女子的身影,身姿曼妙摆动,似乎在起舞。那舞姿飞扬轻灵,妖娆惑人,便也罢了。但从影子看来,这些跳舞的女子,竟然都是****着身子的。
  烛火在下,将这些女人的身影放得极大,投在帷幕上,投在墙上,也投在这些进门的男子的眼睛里。那纤细的肩膀,曲线曼妙的前胸,摆着撩人姿态的手臂大腿,灵活摆动的小巧脚踝。诸多身体上的小小细节,都透过暧昧不明的影子,清清楚楚的传递到众人的眼中。这一层薄薄的帷幔,有了甚至不如没有。这些青年男子,仿佛伸手便能摸到那肌肤一般,顿时口干舌燥,面露窘色。
  袁朗惊得呆了,那紫衣服的大人却气得厉害,怒喝一声道:“妇人!德容工行,一个没有,****好色,全该送去浸猪笼!胡闹!胡闹!”
  帷幔之后,忽然传来一阵嬉笑声音,显然这位老大人的话,谁也没放在心上。脚步声响起,只见十几道影子渐渐淡去,继而不见了,显然已经离去。只有一个影子还在当地。那女子转过身来,从地上捡起了一件衣服,披在了身上,缓步走出了帷幕之中。
  她虽然背着光,但是明玉眼睛尖,一眼便看出了她眉梢下,眼角上点着一颗黑痣,心道:“这就是金姑娘说的那位姓佟的女子了。果然容貌美丽,气质风流。我心中本来以为,这一群姑娘,都是阿曼夫人的同族,现下看来,全然不是啊。阿曼夫人固然不尊礼教,但那乃是并非中原部族的野性天真,现下瞧见这群女子的作为,风流媚骨,出于刻意,恐怕是那青楼中来去之人。这也奇怪。阿曼夫人为什么偏偏找了一群青楼女子来?还交给了她们一路厉害的剑阵招数?唉,这些女子从小没练过武功,气血始终未得到养成,又怎么能转瞬间学到武功了?”
  那女子用手掩住嘴唇,却伸出一段丁香小舌,在手指梢上舔了一下。顿时身后男子一片抽气之声。她浅浅一笑,顿时显出万种风情,瞧着老大人道:“婢子姓佟,名字叫做佟莞乔,给您老先生问好啦。”说罢弯腰行礼。老大人铁青着脸,只是挥了挥手。
  佟莞乔也不在意,抬头露出一段雪白的脖颈,道:“您老先生也不必生气,我们并非生性爱浪之辈,今日这场舞蹈,原来是给这些来做掌门的相公看得。乃是阿曼夫人的命令啊。”
  老先生道:“阿曼夫人?是哪个夫人了?是谁的夫人?”袁朗道:“是陛下选的武林盟主。”老大人冷哼道:“是个女子。陛下毕竟也是少年心性。”终于正视起了这女子,正声道:“你既然是陛下钦差大人的手下,怎么做出这样有辱斯文的事情?你这荒唐行为,除了让这些读书人心中起了些奇怪念头,怎能做出什么校准考验的事情来?”
  佟莞乔莞尔一笑,柔声道:“这个嘛,说来也是容易得很。别管是练习武功还是磨练心性,要紧都在于能忍耐,能克己,能分清轻重。现下这些人心中虽然明白这是选取青城派掌门的紧要关口,却还是不免为我们所迷惑,所干扰,意动神驰,不能自已。这样的人,既练不成武学宗师,也做不成一派掌门。老先生,你看,这些男子,脸色绯红,手足无措,要他们说话,自然也是声音嘶哑,这总是不会错的。”
  老大人“哼”了一声,眼神却瞧着这些年轻子弟。佟莞乔柔声道:“老先生,你看,你脸色也是一般的通红,我先前疑心您老当益壮,那个心思还没死。听您责骂我们几个的声音,中气十足,脸红确然是气得,却不是,却不是……”说罢,嘻嘻一笑,掩住嘴唇,不再说后面几个字。
  老大人又是好笑,又是好气。脸色时而青紫,时而通红。少时,道:“你们几个小孩子,每人给我念一句论语。”他这意思本来是想要考验这些子弟说话是否果真语音颤抖,似若情动,但是当先一个子弟立时便呆立起来,怯懦道:“什么意思?论语的哪一句来了?”
  老大人皱起眉头,听他说话怯懦,尚且听不出声带音色,语气便很是平和:“自然从第一句开始,学而,难道还有别的吗?”心道:“我常知道各地典籍编排大同小异,却不知道在这边连论语的次序也与其他地方不同,实在奇怪也哉。”
  那子弟颤声道:“学而,学而什么?”
  袁朗沉声叹了一口气,道:“大人,这些人本来是武林人士……”老大人怒道:“什么武林人士,身为我朝子民,穿着儒生衣冠,怎么居然不知道孔夫子的论语!荒谬!”指着后面一个道:“你来说!”那人旁顾左右,支吾道:“小人,小人一时之间记不起来。”
  老大人连续问了十来个人,无人能够回答,他立时怒从心起,脸色通红,气得不行。佟莞乔笑道:“哎呦,这可是小女子也知道的。学而,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是不是这一句。”
  后面该当回答之人立时道:“我想起来了,就是这一句,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老先生道:“很好,你接着说下一句罢。”那人立时语塞:“小的,也就只是想起来这一句。”
  这位老大人乃是生性坦率乐观的人,并不轻易怀疑人家说谎。只好说:“好,好。”指着下一个人问:“你来说。”那人自然也是支吾不断,一个字也说不上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