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禁武令 > 第二十一章 人到多情情转薄

第二十一章 人到多情情转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奚明玉径直向山下而去,在黑夜中走过了一回,对这路径也算的上轻车熟路了。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见到了锦城大门。她一路下山而去,一路照直往药庐方向去了。谁知道走到了门前,却见到一圈好事人群围在前面,议论纷纷,明玉抢上一步,只见药庐大门四开,有人从屋中窜出来,手中拿着药材瓷器。当先一个男子大叫道:“没什么好东西,都是些干巴巴的药材。”
  明玉立即伸手拉住那男子的领口,怒道:“谁让你乱翻东西啦。”那男子怒道:“管你什么事情了,管东管西的做什么!”人群中便有一个妇人劝解道:“徐大夫也算是福泽乡里的好人,你也不必趁着乱时偷人家东西。”那男子“哼”了一声,把手中拿到的药材并上许多瓷罐、酒杯之类一起丢在了地上,愤愤不平地走了。另外几个男子见明玉扯住那男子分辩,早就灰溜溜的跑了。明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低头捡起了地上的东西,往屋子里面去,随便放在了桌子上。便急急去找营花景。
  她一路掀开了帘子,口中焦急叫道:“花景,花景,你在哪里?”却见厅中地上胡乱摆放着草席被褥,屋中箱子、柜子都被翻开,乱糟糟的,柜子中的东西也是散乱的一地都是。她转入后院前的小屋,只见出门前睡着营花景的床铺上,被子扯开了,却没有折叠,用手一摸,还是温热的。那枕头之上,兀自耷拉着营花景的几根头发。明玉心中大痛,咬住嘴唇,眼中一阵湿润。心道:“到底是谁人抓走了花景啦?是神火教的人,是阿曼夫人,还是青城派的人?花景病的这样重,他们要把他带去哪里来?他一下床走路,定然全身都痛,怎能带着他走来走去了?”又想:“这被子还是温热的,总归不会走了太远。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找到他才行。”
  她几步抢出门去,要找人问明营花景的位置。眼中泪光闪闪,神色却很是果断坚毅。却在这一刻,听见墙后有个虚弱的声音轻声呼唤道:“小仙女,是不是你?”
  奚明玉恍然回头,只见营花景捂住胸口,脸色虚弱发青,蹲在墙角上。脸上却兀自对着明玉露出了一个由衷喜悦的笑容。明玉微微一笑,长叹了一口气,道:“花景,你原来在这里。”她快步走来,瞧着营花景脸上的细汗,发散的瞳眸,知道他痛到极处。带他反身回到屋中,先睡在大厅里的矮榻上面,自己顺着柳媛曾经的指点,从院中的药庐里面选出了几位有镇痛功效的药材,捣烂做了药渣,要花景含在口中。
  那药渣没经过水煮,味道大是奇怪苦涩,但营花景本来便过惯了艰辛的日子,平素里便是别人吃剩下的残羹冷炙,对他们这几个孩子来说也是难得的好东西。那酸涩的叶子、草根,也是天冷时节必须时时咽进肚子的要紧东西。若是挑肥拣瘦,还顾忌食物的味道,便早就饿死了。他心中只觉得:“这是小仙女给我捣好的药啊。我平生第一次,生了病,有人给我捣药。”把那药渣紧紧咬着,只当作灵丹妙药一般。
  明玉坐在床沿,瞧着花景吞吃药汁的样子,皱紧了眉头,神色大是苦恼。却瞧见营花景脸上竟然有几分平安喜乐的神色,不禁问道:“花景,药汁苦不苦,你身上痛不痛?”花景道:“小仙女,我没事,我此时此刻已经很好了。比我这短短一生度过的很多日子要好的多了。”
  明玉听他这话,很是不解,待道仔细瞧他模样,他神色平淡,脸上带笑,实在是身上的苦痛也比不上他心中的平静欢乐。明玉眼圈一红,轻声道:“如此说来,你这短短一生,便是比我想象来的更加苦难啦。”继而微笑道:“这样一来,你往后的日子,只会比今日更快乐,却不会比今日还要难过几分。”花景脸上露出羡慕的神色,道:“我也不敢想的多好。”心道:“便是有你这样担忧的瞧着我的眼神,我便是病的更重一些,全身疼的昏死过去,也没有什么不好啊。”
  两人相对,笑意盈盈,只是坐着,不必说话心中也很喜欢。营花景心中欢喜的紧了,只觉得心跳的很快,脑子更是一片空白。过了一会儿,渐渐醒过神来,忽然道:“哎呦!有一件要紧的事情,我倒是忘了说啦。“明玉道:“哎呦,是柳姐姐的事情是不是?我瞧见你不见啦,连屋中这些人的去向也来不及顾及,实在很是不好意思。”花景心道:“竟然有这样一日,我在小仙女的心中,比旁的许多人都要重要很多。”哽咽道:“那也很好啊。”
  明玉一怔,微笑道:“什么很好啊?”花景忙道:“都很好,都很好。不不,事情大是不妙。”见明玉神色疑惑不解,只有解释道:“柳姑娘被一伙儿做官的抓住啦。”明玉道:“唉!我终究还是晚了一步。这可怎样才好?”花景道:“没事,没事的,好像那些官员找她也不是什么关键事情,是柳姐姐自己愿意去的,她还自愿要吃徐先生给她做的一副药。”明玉笑道:“哎呦,你可说的我糊里糊涂的。”花景摸着头发,脸上神色大是不好意思,道:“我便把事情与你分说一遍好了。”
  营花景想了一想道:“我是听见了大门碰得响了一声,这才醒过来的。看见一队官人凶巴巴的走了进来,大喊着要找柳姑娘和躺在厅中的那几个伯伯。我,我很是害怕,一时糊涂,便大喊着要柳姑娘逃命。那些叔叔伯伯也挡在这队官员前面,大声叫着柳媛姑娘快跑。可是柳姑娘好像不是很害怕的样子,也并没有想要逃跑,我心中便明白啦,这个柳姑娘恐怕是认识这些来的人,要不然遇见了生人来捉她,为什么不害怕,也不逃跑呢?我可是多事了。”
  明玉道:“她怎会认得这些人了?”营花景道:“她即便是不认识这些人,那位和她一起的徐大夫却一定是认识这些人的。当时那些士兵和厅中诸位大胡子伯伯争执,眼看着就要打起来啦。就在这时候,那位徐大夫走进了屋子里面,大声问他们:‘这是徐少容的屋子,你们在这里打斗,不怕从此没法到徐少容家中做客吗?’其中一个当兵的便说:‘徐大夫,我们这也是公务。至于得罪您,小的是怎么也不敢的。前阵子,多亏了您的针灸和灵药,咱们大人的痛风才见了好。大人时时把您的好处挂在嘴上,小的们可不敢得罪。’他这不可得罪说了两遍,我瞧着是当真不愿意得罪这位徐大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