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禁武令 > 第二十六章 寒夜客来茶当酒

第二十六章 寒夜客来茶当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人一进门,只见彩绣辉煌的大厅桌椅散乱排布,不少杯子、酒壶、菜碟被打碎在地上。只有零星几个客人走过,常常是伴着花娘,瞟了一眼,便往深处的房间里面去了,也不在大厅停留。一个中年婆子操着一口带着方言的官话,指挥几个侍女、仆役收拾打翻的东西。
  方之画和张玄素刚一进门,那婆子便极为机警的瞧了他二人一眼,那眼神着重瞧着方之画腰间佩剑,随即便摆上一副堆笑的面容走了过来,道:“哎呦,这位大侠,我们今日不开张了,您要来,改日再来也称。”看着张玄素,笑道:“大侠,您说您,怎么来这个地方,还带着位小公子呢?怎么,这位小公子是您的儿子还是弟弟?莫不是侄儿外甥罢。”
  张玄素板着一张脸,站的笔直,不说话也不乱看。便是像有人要把他砍头一样。方之画只是笑笑,道:“这厅中方才有人打斗?”
  那婆子眼睛滴溜溜一转,道:“兴许是吧,我也不怎么清楚。总之人是都走了,连给我赔偿碗碟钱的也没有。这位客官,你和方才那几位大侠可是认识,若是认识,怎么也得把这砸场的银子给赔了吧。”
  方之画心中觉得好笑:“这婆子说话滴水不露,把事情推了个一干二净,我若是那打架之人的朋友,她便有银子拿,若是他们仇人,便也不会与她为难。”笑道:“你现下问我,我究竟没见过那些在场中打架的人等,也不知道究竟认识呢还是不认识。这些打架的穿着什么衣服,说着什么地方的口音?你若是知道他们是哪个门派的,便更好啦。我瞧瞧看认识还是不认识,若是咱们的朋友,自然该当给老板娘奉上银钱。”
  那婆子听了方之画脱口愿意给钱,神色更加热络了几分,道:“这门派什么的,老婆子不是江湖人,也分辨不清楚。我这有几个丫鬟小厮,向来是看见了、听见了的。铃儿,你听见了没有?”
  一个青色衣裙,看上去年纪不大的秀美小姑娘走上前来,笑道:“是,这乃是两拨人,一波是咱们锦城里面青城派的大爷,另一波是武当派一个生的好俊的少年公子。”
  方之画心头一动:“果然是武当派来人,却不知道是哪一个,待我套出话来。”于是缓声道:“这位婆婆,我们叔侄两个乃是昆仑派的。”那婆婆道:“是了,昆仑派和青城派想来很好。”方之画道:“我们和青城派自然是没什么交情。可是那武当派乃是天下名门正派的领袖,我们昆仑派大是佩服。”婆子喜道:“那就是和武当派的大侠关系很好了?”方之画道:“然而也没有什么太深交往。只是方之画和武当一位大侠关系很好,这人老是穿着一身白色衣服。”铃儿慌忙道:“就是了,这位大侠乃是一身白衣,身后背着一把古琴。”方之画道:“咦?身上背着古琴的,想必是武当派曹雨田大侠。”铃儿道:“是,这位大侠便是叫这个名字。”方之画道:“那可就不妙了,我这位好朋友乃是这位曹大侠的师弟,武当派的掌门人,身上从来不背着琴的。既然闹事的是曹大侠,在下便不便管这事情了。你们上武当山问曹大侠要钱去吧。”给了张玄素一个颜色,两人出门去了。
  那婆子拿了曹雨田的百金之资,哪里还能去武当山要钱?说是要钱,不过是当武林中人愚蠢,随便骗钱来着。此时一场谋划落空,不免大是生气,狠狠在那婢女铃儿的脸上打了一巴掌:“小蹄子,叫你多嘴多舌。”那铃儿痛的眉头一皱,好言微笑道:“是,是铃儿不对,铃儿多嘴多舌。”
  却说方之画和张玄素出了门去,张玄素道:“世叔,你和武当派曹雨田大侠有什么过节吗?”方之画道:“怎会?我不过是想要套出那婆子的话罢了。”张玄素道:“非常之事,非常之计。”方之画笑道:“玄素啊,世叔和你这一路走来,这次是头一次见你出言变通。”继而沉声道:“曹雨田方才在这里,现下已经不见了。他内力深湛,轻功高强,步速极快,若是走远了,我们是找不见的。只能看看是否有武当派的弟子见了这传讯信号,前来汇合。”张玄素道:“曹大侠在这里,也不见得便知道师妹的事情,实在不行,我们就此不再旁顾,径直向着峨眉派去,也许就能立即见到了师妹。”
  方之画摆摆手,面有忧色,道:“我对你直言吧。我心中总是觉得,明玉丫头并不在峨眉派。卢白眉固然喜欢她人才,但也并非是一个强凶霸道之人,明玉若是不肯,他必然不会强求。孔老的尸首还未下葬,她怎能就这般径自往峨眉派去了,也不同我们知会一声。仔细想来,她回武当派的可能还要大些。”
  张玄素道:“师妹不会回到武当派的。”方之画道:“为何?你不是对我说,她家中有亲眷在武当派吗?”张玄素道:“总之,天下之大,她去了哪里都成,却不会轻易回到了武当派去了。”方之画心中暗自生疑,心道:“玄素不肯对我照实相告,这两个小小孩子之间,还有什么秘密不成。算了,该当说时,自然会说。先分辨了眼前的事情,把明玉找回啦,圆了孔老对我的托付。”只道:“我们先去投店。离峨眉派近了,实在更加应该养精蓄锐。”
  张玄素道:“是。”两人顺着街道一路走去,很快便见了一家客店。那客店门前架起来一个草棚,本来是夏日叫客人避暑喝酒用的。此时天光渐渐变冷,课桌都撤了下去,反倒成了小孩子斗鸡走狗的玩闹场所。几个小孩子围在一起,大声叫着,正在抛掷色子。忽然店东从屋中走出来,向着其中一个小孩子道:“秦小哥,这是你要的酒。”那孩子站了起来,瞧着已经是少年人的样子了,嘴唇上长出了一点毛茸茸的胡须。他打开葫芦闻了闻,道:“好,果然是上好的竹叶青。”那店主笑道:“小店的竹叶青驰名锦城内外,那还用说,小兄弟,这是雨轮兄弟要的酒,是不是?”那小儿道:“虽然不是蒋舵主要的,但也是咱们丐帮的好朋友要的酒。”那店主道:“既然如此,那这块玉佩,我就不能收下了。我这酒虽然好,但是也值不上这样的一块羊脂美玉。丐帮的朋友要喝酒,手上没有银子,我自然当分文不取,免费奉上。”围观众位小儿一起道:“景老板好仁义!”店主道:“那可就有礼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