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禁武令 > 第二十七章 东飞伯劳西飞燕

第二十七章 东飞伯劳西飞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山神庙中暖意融融,几人相继坐下,便有好客的丐帮弟子端上热汤来。明玉熟练的把张玄素的伤口包扎起来。秦江凑在一边,热络问道:“这位兄弟,你们昆仑山上是个什么光景?”张玄素道:“大雪压山,人心赤诚。”秦江道:“好个口彩!”
  奚明玉瞧见张玄素肩膀上的伤口不再出血,便站起身来。方之画神色一动,把土陶碗放在地上,起身跟了上去。只见在那倒下的土地像背风的地方,对着一大丛茅草。灯火闪烁,只见一个身材瘦弱的少年蜷缩在稻草之中,身上胡乱披着几件衣服。方之画眼神凌厉,一眼便看出,那最贴身的一件便是奚明玉穿在外面的袍子,他心道:“明玉丫头把自己贴身的衣服给他穿着,这在女孩子心目中,这便是十足喜爱的标志了。我一眼便知道,这个孩子准定就是玄素一生的魔障克星。情路不顺,由此而起。”转念想到自己身上:“却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什么样人物。若是像是张大哥一般的英雄豪杰,即便夺人所爱,旁人也就只好认命。若是情敌好像是孙云吉那厮一般的人物,那可就不幸之极。你瞧着心上的姑娘和别人情深意重,心中不仅要发酸,还要纳闷这大好的女子为何偏偏喜欢上了一个熊包,不仅酸涩,还得委屈。”越想着,自己越是委屈。
  只见奚明玉收拢了裙摆,规规矩矩的坐在那堆枯草旁边,用沾着酒水的布巾为少年擦拭额头。淡淡浅笑,流于眼角;丝丝愁绪,凝聚眉梢。那灯火也晃在她脸上,照在红衣黑裙之上,一时美态毕现,看的方之画也一时目眩神迷,心中暗自揣测:“玄素说这女子是武当派大侠的孩儿。她又是姓奚。早知道武当奚千里大侠是位美男子,难道竟然是他的女儿?这也未免太巧了。武当掌门的女儿,怎么来了千里之外的昆仑山?”想不出所以然来,只好走上一步,温言问道:“明玉丫头,这位小兄弟是你的朋友?”
  奚明玉恍然回过头来,一脸迷茫惊惧的神色瞧着方之画:“方叔叔,你见多识广,他气息极弱,好像眼见便不行了,我好害怕。”方之画正色道:“我来看看。”伸手把住营花景脉搏。只觉得他脉相时而强劲的仿佛擂鼓,时而虚弱的有如游丝。惊道:“奇!这一手脉相,我平生只见过一个人。高低游走,如山惊动;往复回环,如水倒流。”明玉道:“方叔叔,那人,那人是不是随即便死了?”
  方之画瞧着明玉的脸色,见她脸都被吓白了,眼睛却晶亮亮的,忽然大笑起来。明玉微微发怒道:“方叔叔,明玉要被吓死了,你笑什么?有人要死了,很开心吗?”方之画收住笑容,道:“有人要死,自然不好笑。好人死了,我等便要怜惜心痛,坏人死了,也是大有可怜。可是,我见过的那人,他在那次见了我之后,还好好的活了十年八年不止。所以,我何必伤心难过?”
  奚明玉“啊呀”了一声,立时站了起来,慌忙道:“方叔叔,你说的那人,现在可还在?”方之画道:“自然是已经去世多年了。”看见明玉期盼的眼神,便接口道:“但死去之时已经是花甲岁月,虽然去世,也谈得上寿终正寝。我便对你说了吧,那人便是我的师父。也是前代天书派掌门人飞红剑田红贞大侠。”
  奚明玉眼神一动,便想起了这起典故,道:“师傅老——师傅他老人家也曾经对我们几个小孩子说过这件事情。田掌门出外行侠,遇到了一件惊人的机缘,竟然将天书派的内功心法练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他从此便闭关去啦。不再管江湖中的事情。方叔叔,你说的是不是这位田真人?”
  方之画道:“是,师傅他老人家,便是在修炼臻于化境的关口,骤然隐退。我最后一次见他,便是那时候。他要我到他床前,摸他经脉。对我说:‘画儿,你可记住了我的脉相?’我便是和你一般的害怕,道:‘师傅,您这是受了内伤!’师傅他老人家道:‘你记住这个脉相,这便是咱们天书派内功练到最深地方的脉相。三十年了,我终于弄明白了。’。”
  明玉摇了摇头:“花景他可没有修炼了三十年的内力。他这也不是内功修炼到极点而出的奇脉。他,他乃是被人用重手法打的伤残才这样的啊。”方之画讶然道:“这怎样可能?”明玉道:“徐少荣大夫和丐帮这位韩湘怡兄弟,都是这样说的。”便把花景身上的淤青和种种经过约略说了一遍。却见方之画瞧着她的眼神越发怜惜,只好略带疑惑的微微一笑。
  方之画心道:“这样说来,这位花景小兄弟和咱们明玉姑娘可说是过命交情,也可说是萍水相逢。明明是一厢情愿的相思,小姑娘却能做到这样死心塌地,钟情无悔,实在也是个性情中人。”不免又赞许的瞧了奚明玉一眼,道:“我说是奇,乃是这手法原来道理不通。人身经脉具有韧劲,即便是没修炼过内功的小孩子,经脉鼓涨到极致之量,业已经和许多武学高手平时身中内力一般了。想要震断一人全身的经脉,非要三五个高手抱着内劲丧失的决心,方能做到。但哪会有什么武学高手,散尽内力,甚至没了性命,之是为了震断一个孩子的经脉?是以我说不可能。”
  明玉道:“我暗自疑心,是当时金玉楼里面的那位阿曼夫人。方叔叔,我仔细瞧着她举止,似乎肢体及其柔弱,但是打起架来,那力气瞧着却实在大的吓人。杀人如同切菜砍瓜。若是这力气全自她内力而出,这内力是不是庞大的吓死个人了?”方之画凝眸细细思量,道:“若真是如此,那也实在太匪夷所思了。江湖千年之间,出了数不尽的武学宗师,但如这般内力深如渊海者,却绝无仅有。毕竟,此非人力所能及啊。”转而对着营花景,道:“明玉,这位小兄弟的脉相,和我师傅决计一点不差。这其中,这其中——”沉思半晌,道:“明玉,咱们叫醒这个小兄弟,我来教他学习咱们昆仑天书派的武功,看他学了能否解开身上的病痛。”明玉暗道:“此时便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道:“好,便来一试吧。”低头呼唤花景的名字:“花景,花景,你快醒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