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禁武令 > 第二十九章 三山半落青天外

第二十九章 三山半落青天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营花景再次醒来,便是第二天早上了。明玉正蹲在他面前,低头瞧着他的脸。他脸上一红,慌忙坐了起来,道:“你,你早啊。”奚明玉灿然一笑,明艳无伦,道:“你也早。”营花景道:“这一夜倒是睡得很熟啊。”明玉道:“是啊,我方才叫你,你完全听不见呢。要不是知道你是在睡觉,我还当做你晕过去了。”营花景被这话点醒,心头一动,心道:“我昨天晚上好像真的便是晕了过去。”他忙定神运一口真气。神道穴和陶道穴之间忽然一阵小刀刮动一样的疼痛,让他猛地一咧嘴。明玉道:“你怎么了?还没有睡够吗?”花景道:“没,没,我已经睡好了。”脸上不表,心中暗自挪动那一股真气,只觉得真气流转之间,已经不是昨日那样的滞涩了,果然两端各自有一段经脉,已然被打通了。他心中一喜:“看来这办法竟然可行。”
  他抬起头,见明玉正在笑吟吟地看着他,见他抬头,轻声问道:“花景,你想到什么啦?看起来很是高兴呢。”营花景道:“我,我想到自己不用这样死了,还能和你一起,和你一起过上许多年,我便很是开心。”明玉心头一喜,又是一阵担忧,心中暗自祈祷道:“只愿天书派这内功心法,好好地把花景的内伤治好了。别再出什么意外。”
  花景心满意足地瞧着明玉的侧影,忽然想起一件事情,问道:“小仙女,你往常这时候不是总和你的大师兄练剑吗?今日为什么不练了?”明玉道:“你不问起,我还忘了说。咱们这就要到了湟中城啦,昆仑山便也在左近地方。今日暂不练剑,快马加鞭,赶快赶回湟中去才是道理。”营花景道:“原来快要到了你的门派啦。这车上虽然总是有些好看的光景看。可是毕竟太颠簸了些。我往日瞧见人坐马车,从来都是很羡慕。这几天一直坐在马车上,心里面颠簸地实在有些厌倦了。倒想在地上走走。可见这眼睛瞧见的东西,和那货真价实的东西,这之间还是有区别的。”明玉道:“这话说的很是。”心中却想到在锦城遇见的那一对铸剑的父子。
  马车颠簸了一阵,渐渐逼近了湟中城门,速度逐渐慢了下来。只听见张玄素声音道:“门口有人查问。”方之画道:“无妨,咱们也并非什么犯罪之人,怕的何来?”明玉掀开帘子,见城门口几位身材高大的军官手中各自握着一卷纸,正在逐个检查经过的百姓。
  马车不走人行之门,从偏侧入城。刚到了大门之前,一个尖嘴猴腮的小个子文官便高声叫道:“把头抬起来,帘子也掀开了,瞧瞧里面是什么人。”明玉不待那文官身边的小兵动手,便自己掀开了帘子,笑道:“你来瞧!这里面就是两个小孩子,旁的没有了。”那小兵探头一看,道:“是。”转头对那文官道:“就是两个小孩子,没有旁的人。”带着一人一路入陕的车夫也道:“这位官爷,咱们几位客人都是本分人。”那文官点点头,刚要放行,眼光忽然瞟过方之画的脸。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
  方之画行走江湖多年,这举止一出,便知道其中有危难之处。抓住张玄素的肩膀,向后退去一步。却来不及了。那文官忽然高声叫道:“人在这里!”
  方之画心中惊道:“他要抓住的便是我了?我这几日并未和官员相见,也没有杀人越货,触犯王法,怎么骤然之间,就成了这湟中令通缉的人犯了?”大叫一声:“明玉!快跑!”
  奚明玉反应极快,拉住营花景的手,从马车后面滚出。四人凑在一起,正要从城门逃窜。忽然见到城门口进来了一队手执长矛的甲士,卫队长一声号令:“集中!”一排排长矛便对在了四人面前。方之画头上出了一层冷汗,道:“咱们往城里面冲去!”却听见那文官凉凉道:“方掌门,你看向城楼上。”方之画抬头看去,只见一排排弓箭手已然站住,手中的弓箭早就对准了几人。
  奚明玉不动声色,把一脸惊惧的营花景向后推出一步。瞧着那文官道:“您好,您找方叔叔是为了什么事情。”那文官道:“并非是我要——”这句话还没说完,明玉在倏忽之间用出一招扑跌步,抢上前去一步,用匕首对准了那文官的咽喉。这一番动作,和当日制住金玉笙的那一招一般无二。那文官本来没有什么武功,反应还比不上金玉笙快捷灵巧,尖锐的锋刃在他脖子上一碰,历时吓得不敢动弹,颤声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明玉深深喘了一口气,道:“闭嘴。”转对方之画道:“方叔叔,咱们挟制着他,就这样出去吧。”方之画和张玄素一道拔剑出鞘,向着奚明玉靠拢过来,这就要卷挟着人质,强行冲出门去。
  忽然一人高声叫道:“师姐!师姐!把人放下!”只见城楼上面探出了一个小孩子的脑袋。奚明玉只消一声,便听出那孩子正是自己的六师弟高明。她更加紧张,高声呼喊道:“小六儿,你也给捉住、了,是不是?”
  高明身后忽然闪出一个文官,那人黄色脸皮,身材消瘦,便是半月之前那在湟中城衙门恳求孔老和方之画等人快马行进的黄姓知府了。方之画、奚明玉、张玄素三人俱是三人神色一动,想起孔老说他是个好官的言语。张玄素历时怒道:“我师父当时还称赞你是个难得的好官,此时便原形毕露了吗?堂堂知府,怎的拿个小孩子来当人质?”那姓黄的叹了一口气,朗声道:“几位大侠,可否由我分说几句?”方之画道:“黄知府,你们的刀枪对着我们,此时说要分说几句,这就不太方便了吧?”黄知府道:“好,咱们把刀剑都放下。”
  那被奚明玉挟持住了的文官一直瞪圆了眼睛瞧着动静,见黄知府说话,不禁焦急喊道:“大人,可别放了他们走。上面的任命书函无人接受,大人您可便要吃亏了。”方之画警觉道:“什么书函?”
  那姓黄的知府道:“行昉,我早就不想如此逼迫方掌门几个人,他们都是通情达理的人,相比是非利害还是分得清的。”转而对方之画道:“我们撤去了甲兵,你们便也放了我这账房先生。他身上常有通风的毛病。若是受了惊吓,难免便旧病复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